2019 GP
亞塞拜然站
Azerbaijan
排位賽:2019/04/27 13:00 (台北時間 04/27 21:00)
正 賽:2019/04/28 12:10 (台北時間 04/28 20:10)
April 28, 2019
城市 Baku
賽道名稱 Baku City Circuit
賽道長度 6.003 km
總圈數 51
比賽總長度 306.153 km
排位賽成績正賽成績
[F1]亞塞拜然站決賽:Bottas桿位奪冠,Mercedes AMG開季4站冠亞軍全包
[F1]亞塞拜然站排位賽:8號殺手彎,排位賽2小時激戰,Bottas拿下桿位
1 V. Bottas Mercedes AMG
2 L. Hamilton Mercedes AMG
3 S. Vettel Ferrari
4 M.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5 C. Leclerc Ferrari
6 S. Pérez Racing Point
7 C. Sainz Jr. McLaren
8 L. Norris McLaren
2019年F1賽季的第4站,也是F1史上的第1,001場比賽,來到裡海西岸Azerbaijan亞塞拜然共和國首都Baku巴庫。這是亞塞拜然舉辦F1賽事的第4年,所有的賽道設備均是2016年方才興建完成,2018年起提前至4月底舉行,因此車隊已有此在季節及氣候下在此比賽的經驗與資料。

018年F1賽季的第4站,來到裡海西岸的Azerbaijan亞塞拜然共和國首都Baku巴庫。

賽程時間表

2019年F1第4站亞塞拜然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4/26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4/26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4/27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4/27 星期六2100-2200
決賽04/28 星期日2010-2210

[觀賽重點]近年賽況多變,中游車隊搶分良機

亞塞拜然站雖然僅有3屆的比賽,但是其多變難以預測在近年的F1很少見。2016年雖然Nico Rosberg一路獨走,賽況平淡,但是已有Valtteri Bottas在全新的賽道上留下時速372公里的非正式紀錄。而在2017年及2018年,都留下了許多經典的畫面。2017年Sebastian Vettel情緒失控擠撞Lewis Hamilton,Hamilton則護枕鬆脫必須用手扶持,讓Daniel Ricciardo拿下冠軍;Lance Stroll駕著Williams眼看要拿下亞軍,卻在衝線前鬆懈被Bottas超越。2018年Romain Grosjean在Safety Car帶隊時自行撞牆之外,2輛Red Bull同隊相殘,Vettel失誤,Bottas爆胎,Hamilton遞補奪冠,Kimi Räikkönen亞軍,Sergio Pérez季軍。連續3年,3個不同的桿位、3個不同的冠軍,甚至9個頒獎臺上的位置,只有Pérez重覆出現過。而據F1的統計,從2016年首屆比賽以來至今的58場比賽,僅有3場比賽有非Mercedes AMG、非Ferrari、非Red Bull的車手站上頒獎臺,正是3場在巴庫展開的比賽,讓亞塞拜然的多變與難以預期,顯得獨特,也正是讓各家中游車隊最有機會搶奪高分的機會。

Pérez是至今3屆比賽之中,唯一2度站上亞塞拜然站頒獎臺的車手。

[觀賽重點]Leclerc與Bottas值得期待

面對亞塞拜然站,Hamilton、Vettel、Verstappen當然也都是預期中的奪冠熱門人選,但是在其他車手之中,Ferrari新手Charles Leclerc以及Mercedes AMG的Valtteri Bottas亦是值得期待的重點選手。Bottas在2018年賽季已領先至最後階段,卻因為右後輪爆胎而痛失冠軍寶座,本屆自然是整戈待旦,全力以赴,在賽車性能更勝、本季企圖心更強的狀況下,值得期待。而Ferrari新年Charles Leclerc在前3站已展現實力,自然不容忽視,而亞塞拜然站更是對其更有特別意義。2017年仍在F2奮戰的Leclerc,父親在亞塞拜然站前數天過世,在悲慟之中,Leclerc依舊拿下桿位,並一路領先奪冠,以勝利慰父親在天之靈,是讓其為全球賽車界所震撼的成名之戰。而在2018年的賽事中,他方駕駛Sauber賽車進行第4場比賽,便在亞塞拜然站中展現成熟戰力,首次勝過隊友Marcus Ericsson,並拿下第6名,再次證明其對巴庫賽道極有心得。再搭配本季的Ferrari賽車實力,亦讓其成為奪冠熱門。

Leclerc在2018年的亞塞拜然站脫胎換骨,2019年的比賽讓人期待。

此外,Toro Rosso車隊的Alexander Albon,在2018年的F2賽事之中,亦在此地拿下桿位並奪下冠軍,亦是不容輕視的角色。唯Toro Rosso車隊的賽車表現較弱,受期待度較低。但是誰知道,這是多變難測的亞塞拜然啊。

F1 Youtube頻道:2018年亞塞拜然站Bottas領先時爆胎錯失奪冠機會

[觀賽重點]Ferrari賽車SF90迎來本季首次性能升級

在季前測試中表現強勁的Ferrari,在開季3站以來的賽事乏善可陳。歷經季間的車隊大改組,原本令人期待能有全新開始,卻至今1勝未得,還讓Mercedes AMG車隊連續3站拿下冠亞軍,這是1992年Nigel Mansell以及Riccardo Patrese在Williams搭擋出賽以後27年未出現過的單隊開季3連霸,讓信誓旦旦的Ferrari顯得更為窘迫。據目前3站的表現,Ferrari雖然仍有強勁的動力以及直線速度,但是下壓力的失衡讓其在彎道中顯得爭扎而失去競爭力,同時造成輪胎的磨損,相信Ferrari的改進將會優先解決此一問題。

SF90將在亞塞拜然站迎來首次大規模升級。

SF90將在亞塞拜然站迎來首次大規模升級。

[觀賽重點]Honda將提升動力系統的耐用度

與Red Bull集團合作之後狀況好轉的Honda,目前仍未能擠身一線車隊的行列。而中國站Toro Rosso車手Daniil Kvyat的退賽,讓Honda確認到引擎部份有耐用性問題,因此將在亞塞拜然站為Red Bull以及Toro Rosso提供全新的引擎,據稱性能亦會有些許的提升。是否能讓Red Bull晉身鼎立強隊,是觀賽重點。

Red Bull集團換上Honda動力系統之後,只靠著Verstappen個人的戰力得以與Mercedes AMG及Ferrari比肩,其他車手的性能明顯不足。Honda在亞塞拜然站將先換上新引擎,強化耐用度並增加些許的性能。

邁阿密站賽事無法在市中心舉行

近年一直努力要爭取在邁阿密市中心、熱火隊球場周邊舉辦街道賽的計劃受到當地議會的否定,確認告終。據消息指出,主辦單會將會移至美式足球球隊海豚周舉行。然而整體的賽道規劃以及硬體建造計劃又需重新進行。

F1在2022年前將不會回到雪邦賽道

馬來西亞新任總理馬哈迪在日前抛出希望F1重回雪邦舉辦的議題,然而卻受到雪邦賽道主事者的否認。馬哈迪是當年把F1導入馬來西亞的主要推手,在其帶領的政府全力支持之下,F1在1999年在雪邦賽道舉辦,並持續舉辦了19年,是F1跨進亞洲市場的重要里程碑。然而因為賽事承辦費用過高,票房收入無法支應,因而在2017年賽季之後,退出F1。馬哈迪原本在2003年卸任首相,但在2018年組織新黨後高票當選,成為新任首相後,多次重提重啟F1賽事的計劃。然而就雪邦賽道的主事者表示,目前並不適合,且沒有任何與Liberty Media旗下FOM公司連繫的計劃,在2022年以前,都沒有重回的可能。

輪胎設定

2016年曾由Valtteri Bottas駕駛Williams賽車跑出時速372公里的非正式紀錄,巴庫賽道超長的直線與高速的特性,廣為全球賽車界所熟知。加上狹窄的市區路段及與古蹟擦身而過的舊城區,巴庫賽道是條相當嚴苛的賽道,任何失誤都會有極高的代價。

在輪胎使用上,依據過去資料分析,Pirelli倍耐力指出,巴庫賽邊的抓地力偏低、磨耗亦不高,由於多直線路段,側向力偏低,車隊下壓力的設定亦偏低,輪胎承受的壓力中等。Pirelli倍耐力為亞塞拜然站選擇的是與中國站相同的C2至C4配方輪胎。

在輪胎設定部份,最低胎壓前後分別為21.5 PSI與20.5 PSI。傾角則是-3.50度與-2.00度。


輪胎選擇

在輪胎選擇上,不意外,紅色C4輪胎成為各車隊的主要選擇,各車隊的白色C2輪胎大多僅是聊具一格,多僅選1套,僅有Renault的Daniel Ricciardo、Alfa Romeo的Kimi Raikkonen、Toro Rosso的Daniil Kvyat以及William的George Russell選了2套。而在C4與C3的搭配上,Renault、McLaren、Racing Point選了10套紅色C4最為極端,而Ferrari僅選了7套是最少的。


亞塞拜然共和國簡介

Azerbaijan亞塞拜然共和國位於裡海的西岸,北臨俄羅斯、西連喬治亞、亞美尼亞、南接伊朗,是以伊斯蘭信仰為主的國家,主要是回教什葉派。由於其與亞美尼亞之間有深厚的歷史關係,因此其在亞美尼亞的國境包圍之中,還有幾塊主權屬於亞塞拜然的飛地,包含與土耳其接壤的納希契凡自治共和國。雖然納希契凡同樣宣告獨立,但是國際上並未承認,仍認為其屬於亞塞拜然,因此在地圖上亞塞拜然共和國的國土是分離的2塊。

亞塞拜然共和國是伊斯蘭世界第1個民主共和國,後來併入蘇聯,再於1991年獨立。因為歷史淵源,其國土有部份是位於亞美尼亞境內的飛地。 (圖片來源:Google Maps)

位居交通要衝,為三國勢力所圍繞

亞塞拜然位居高加索山南側,位居黑海與裡海之間,位居交通要衝,周邊又有俄羅斯、土耳其與伊朗等3股大國勢力,歷史發展與3國之間有極深的淵源。其最早在1918年趁十月革命之後宣布獨立,是伊斯蘭文化首個民主共和國。然之後併入蘇聯,直到1991年在蘇聯解體之前獨立。

亞塞拜然的國旗以藍色與綠色分別代表緊臨的裡海與高加索山,以弦月與星星代表伊斯蘭文化。紅色則是進步與未來。

亞塞拜然東臨裡海,是高加索地區的交通要衝。

在經濟上,亞塞拜然盛產石油與天然氣,並是俄羅斯石油與天然氣往南及往歐洲輸運的樞鈕,是主要收入來源,在過去蘇聯時代,是少數不需要中央政府補助的共和國。近年將石油收入做為扶植新產業的財源,大力發展通訊、交通、旅遊、農業等產業,並投入大量資源進行基礎建設。

亞塞拜然政府利用石油資源,大力發展產業,並進行基礎建設。

辦F1比賽的Baku巴庫,是亞塞拜然共和國的首都,位於裡海西岸的Absheron半島的南岸,隔裡海與土庫曼相望,是裡海最大的港口。巴庫的開發在西元前3世紀左右開始見於文獻,並有長久石油開採記錄,是極為富裕的地區,也讓巴庫的市區充滿具有歷史意義的古蹟,並有多項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Baku是亞塞拜然的首都,擁有豐富的歷史古蹟,以及新穎的開發與建設。

巴庫與臺灣在夏季時差為4小時,因此預定在當時間下午4點10分起跑的比賽,臺灣時間則為晚上8點10分。

 
 

賽事介紹

在這樣具有歷史價值的城市中,巴庫賽道並不是重新建設一條全新的封閉式賽道,而是在眾多歷史建築之間,按照選定路線,鋪設一條符合FIA安全要求的賽道,使得巴庫賽道成為一條融通古今的街道賽道。

巴庫賽道是亞塞拜然政府著眼於觀光產業發展、F1營運公司FOM企圖擴大市場版圖之下所產生的最新結果。雙方於2014年正式簽約,並在2016年的F1賽季正式加入F1賽事之中。

按慣例,巴庫賽道由建築師Hermann Tilke所設計。在實際勘察後,Tilke選擇在巴庫海濱地區的街道中,規劃出6.003公里長的路線,採逆時針進行,共計有20個彎道,起跑點則設置在政府大樓前的Azadlig廣場。

德國籍的Herman Tilke,是近年F1當紅的賽道設計師,巴庫賽道亦是由其所設計規劃。在2016年22站賽事中,共有巴林、中國、俄羅斯、亞塞拜然、奧地利、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墨西哥、阿拉伯聯合大公園等10站賽道,均是由其設計及重新設計。

值得一提的是,前2年亞塞拜然站的比賽會在當地時間下午5點舉行,因此將是賽季中繼巴林站之後再一次的黃昏賽事,將可以在夕陽的餘輝之後,看到F1賽車穿梭在華燈初上的巴庫街頭。然而2018年賽季因為提前至4點10分,落日預計在7點32分,因此2018年將不再是黃昏賽事。

賽道紀錄

舉辦過3次F1賽事的巴庫賽道,在2019年迎來了第4屆的F1賽事。2016年的首屆賽事由該年世界冠軍Nico Rosberg一路獨走、輕鬆取勝、沒有任何安全車的出動,觀賽十分沈悶。2017年的賽事則是碰撞紛呈,其至出現紅旗暫停了比賽,Mercedes AMG車隊與Ferrari車隊互相競爭,但因為Sebastian Vettel情緒失控以及Lewis Hamilton護枕意外鬆脫,雙雙失去勝機,由Red Bull的Daniel Ricciardo拿下冠軍,相當好看。菜鳥車手Lance Stroll在終點前因為鬆懈掉了亞軍,也成為經典。2018年的賽事是是狀況連連,2輛Red Bull互撞同時退賽,Safety帶隊至倒數3圈重新起跑,桿位的Sebastian Vettel超車失誤,Valtteri Bottas爆胎,結果Lewis Hamilton遞補奪冠,Kimi Räikkönen成為亞軍,Force India的Sergio Pérez利用Vettel輪胎磨損狀況超越,拿下季軍。

目前巴庫賽道比賽中的最快單圈仍是由Vettel在2017年所創下的1:43.441。2017年的桿位成績由Hamilton以1:40.593所刷新,2018年的桿位Vettel未能刷新。2017年決賽則因為事故眾多,花了2:03:55.573;2018年決賽則是1小時43分鐘。平安無事的2016年則是1:32:52.366。

賽道攻略

全長6.006公尺的巴庫賽道,是在亞塞拜然首都巴庫的新舊城區之間規劃出來的街道型賽道。

巴庫賽道起跑大直線,就在政府大樓與裡海海濱之間,長度達1,500公尺,佔單圈長度達1/4,在比賽進行之中,車手預期將能達到時速345公里以上的高速,顯然對於下壓力的設定必須要降至最低。

一眼看不到底的大直線達1,500公尺,是車手挑戰極速的地方。

在大直線之後,則是直角向左的1號彎,接上以俄羅斯詩人A. S. Pushkin為名的道路上。這段長度亦有300公尺,對F1車手而言,輕鬆達到260公里以上的車速不成問題。

在此車手又必須減速,再以直角向左的2號彎,繞到市政府大樓的後方,迎接車手的,則是長達1公里的Khagani大街的直線,車手再次需要油門全開,以超過330公里的高速,在此競逐。而此地設定為DRS作動區之一,車手則還必須慎防後方車手的突擊。

DRS的對決,是第2長直線的重點。

第3號彎又是一個向左的直角彎,在通過Sahil花園旁240公尺的直線之後,接著則是4號的向右直角彎。這些沿著新城區賽道的路線,繞成了一個長方形的區塊。這2個彎,車手過彎速度均在每小時100公里左右,是全場少數低速的路段。

4號彎之後的路段略帶彎曲,而接著則是先左後右的5號6號複合彎,接著進入頗具地中海風情的商業區,有許多的名品專賣店以及餐廳、咖啡店座落於此。而此地的商店匯聚,也預告著巴庫市區最著名的觀光景點「內城」已在不遠。

內城區:與世界文化遺產共舞

在直線底車手將會面對一個小於90度的向右7號彎,再走一小段距有歐洲風情的市場之後,就在8號彎進入全賽道最狹窄的路段。這段沿著內城所設定的賽道,寬度自然不如現代道路,而左轉的8號彎,寬度僅有7.6公尺,比澳門東望洋賽道最狹窄之處也僅大了40公分,對車手的挑戰極大。而對觀眾而言,則可以看到最先進的汽車工藝品在世界文化遺產之旁飛馳而言,頗有時空交錯之感。而面對古老城堡的壓力,車手必須在此前超過時速200公里的車速,硬煞至時速100公里以下,方能通過。

8號彎入口這個內城的塔樓,是最讓觀眾驚奇的設計,一方面為了車手的安全擔心,另一方面也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安全擔心。

在繞著舊城區的部份,賽道左側便是舊城區的圍牆,右側則是現代化的建築,賽車將會經過見證長久歷史的城門等景點。在原有的石鋪路面上,賽會更鋪上了暫時性的柏油路段,以便賽事的進行。有些路段,舊城的石柱與塔樓就直接沒有防護地聳立在賽道旁,令人為車手擔心,也為舊城擔心。

為了營造獨特的新古交錯時空感覺,亞塞拜然站的內城路段成為其特色。為保護原本的石塊路面,賽會先鋪上了砂土,才在其上鋪設柏油,以利賽事進行。

8號彎至11號彎是沿著城區的連續彎道,速度並無法太高,而在通過12號彎之後,車手轉上了內城外圍的外環道路,車速可以再次提高,街邊景色亦回到了現代的氛圍。沿著道路的曲折,有了變化不大的13號彎與14號彎,車手並不需要煞車就可以快速的通過,車速亦漸次提升到每小時310公里。

離開內城區的11號彎,車手將回到現代化的城市街景。

15號彎的角度較大,入彎處亦較為複雜,車手需要較精密的處理,車速亦降至時速100公里。出彎後的直線則會經過國家科學學院以及音樂廳。而這裡亦是小山丘後下坡之處,車手的眼前將再次出面裡海海濱的美麗景象。

下坡之後的16號左彎,帶著車手再次沿著海濱旁的大道前進,而途中的18號彎還會經過舊時防衛用的高塔。不過車手也沒有閒暇可以左顧右盼,在19號及20號彎的曲率並不大之後,緊接著1,500公尺的大直線,車手在此可以全油門到底,挑戰車輛的極速,試圖超越前方的對手,並小心防守後方DRS啟動的追兵。

18號彎再次出現古蹟的塔樓,但車手已要準備全油門的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