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GP
比利時站
Belgium
排位賽:2021/08/28 13:00 (台北時間 08/28 21:00)
正 賽:2021/08/29 13:00 (台北時間 08/29 21:00)
August 29, 2021
城市 Spa-Francorchamps
賽道名稱 Circuit de Spa-Francorchamps
賽道長度 7.004 km
總圈數 44
比賽總長度 308.176 km
賽程時間表

2020年F1第7站比利時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8/28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8/28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8/29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8/29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8/30 星期日2110-2310

10支車隊全數簽署協和協議,預期參賽至2025年

F1可能瓦解的風險大幅地降低。一如在西班牙站賽事所報導的,各車隊都還沒有簽署F1商業合約─Concorde Agreement,因此2021年起的賽事還沒有著落,F1賽事面臨分崩瓦解的風險。不過一如U-CAR所分析的,各車隊遲遲不簽,只是做為談判的手段,以期為己方獲取更大的利益。想必各車隊在西班牙站把握時間與FOM進行了深入的溝通。因為在西班牙站過後的8月19日,最早表態有意願簽署的McLaren率先簽下了合約,接著Williams以及Ferrari車隊亦簽署。而在半天之後,Formula 1網站便宣布,所有10支隊伍均已簽署Concorde Agreement。

Concorde Agreement其內容是包含FIA、FOM與參賽各車隊之間商業權利義務之間的詳細合約。其最早是1981年開始制度化,在巴黎的協和廣場旁簽署,因而以之為名。期間隨賽事賽務的發展,進行多次改版,每次的期限亦有不同,但是均延用Concorde Agreement的名義。本次簽署為第8次的Concorde Agreement,與歷次相同,內容均有嚴格的保密協定,因此內容無從得知,但其期限為2021年至2025年,因此基本上在2025年之前,理論上會保持至少10支車隊參與的陣容。然而因為亦有車隊退出的先例,因此後續發展仍有待時間驗證。

Williams車隊出售給美國投資公司Dorilton Capital

就在所有車隊簽署了F1最新版本的Concorde Agreement之後2天,F1再次迎來了重大的消息─英國知名車隊Williams車隊,在多年虧損與疫情的衝擊之下,在5月提出了將出售車隊股份以尋求投資人金援的消息,而在數個月的時間之後,8月21日宣布賣給了Dorilton Capital投資公司。

從Dorilton Capital的網站上資訊顯示,Dorilton Capital是私人投資公司,總部位於紐約市,成立於2009年,主要是家族投資,創辦人是Matthew Savage與Darren Fultz,分別擔任董事長與執行長。專注投資中型企業,投資領域跨醫療、食品、工程、服務。在入主Williams之後,又多加了賽車領域。

據F1的直屬網站Formula1.com表示,此交易是完整買下Williams車隊,包含Williams Grand Prix Engineering Limited這家公司、其之前已抵押給Latifi家族的歷年賽車收藏、總部設備、已出售Williams Advanced Engineering公司僅剩的少數股權及其他資產與債務。在交易之後,Williams家族將不再持有股份。

就Williams表示,Williams的品牌與研發設備、歷史傳承等價值均受到Dorilton Capital肯定,因此未來車隊仍將以Williams的名稱參賽,而車隊總部亦會維持在英國的Grove,甚至未來賽車的代號,仍會以來自創辦人Frank Williams的FW做為開頭,讓Williams車隊的歷史可以繼續傳承下去。

至於經營管理團隊是否會有所變動,仍有待進一步消息的揭露。

Williams車隊是Frank Williams以及Patrick Head在1977年所創辦的,在此交易之前長時間為私人持有車隊,在2011年發行股票上市,但主導權一直都掌握在Frank Williams手上,近年則交班給其女兒Claire Williams。

Williams車隊雖然僅43年,但其成就是F1場上僅次於Ferrari,其在1997年就拿下了9座車隊冠軍,Ferrari到1999年才打平紀錄,並在之後靠著Michael Schmuacher的5連冠才突破。而Williams車手亦拿下過7屆車手世界冠軍,1980年、1982年、1996年、1997年都是車隊與車手的雙料冠軍,其一直是F1賽場裡的豪強車隊。

但隨著Frank Williams年事漸高,車隊管理轉移至Claire Williams,加上F1的研發難度以及投資金額不斷高漲,讓私人經營的Williams車隊陷入困境,在2005年與BMW結束合作之後,Williams的成績就陷入後段,在2014年起雖然成功選擇Mercedes-Benz動力系統,在Hybrid年代獲得戰力,但是財務的不足,靠大量付費車手維持車隊的營運,讓其近年即便有著強勢的動力系統,成績仍持續下滑,2018年至今更一直是場上墊底的車隊,讓人有昔日赫赫之歎。

90年代的霸主Williams車隊,揮別了創辦人家族主導的年代,在美國投資人入主之後,進入新的時代。

賽季延長至17站,伊斯坦堡重回賽曆,巴林站成雙連賽事

在各車隊簽署新版Concorde Agreement,Liberty Media繼續全力衝刺著F1賽事的發展。在8月25日,Formula1網站宣布,2020年賽季新增了4站的比賽,讓全年的賽季來到17站。

首先新增的是土耳其站,其將使用的是Istanbul Park賽道。這條賽道在21世紀初期是F1全球擴張的重要一環,土耳其政府亦以其為重要國際宣傳管道,在2002年決定申辦F1,2003年簽約,2005年到2011年舉辦過7屆的F1賽事,在金融海嘯後因為財務問題沒能續約。時隔8年之後,反而因為疫情獲得再次舉辦F1賽事的機會。

Istanbul Racing Circuit興建在Pendik-Kurtkoy機場旁,同樣由Hermann Tilke設計,全長5,793公尺,採逆時針比賽。現役車手中僅有Kimi Raikkonen、Lewis Hamilton、Sebastian Vettel、Sergio Pérez曾在此出賽,對各車手而言是項全新的比賽。

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賽道時隔8年再次主辦F1賽事。

而在土耳其站之後,將是由巴林連續舉辦2場比賽,成為2020年第3個單場地連續比賽的設定,第2場比賽以巴林站所在地的Sakhir為名。而從奧地利站的2站設定完全相同、英國站出現輪胎差異,巴林站則是在第2站採取完全不同的配置,以巴林賽道的外圍設定進行,單圈時間僅需要1分鐘左右,車手及車隊要採完全不同的策略進行。

巴林賽道的第2站將採外圈賽道的配置,提供車隊及車手不同的考驗。

之前持續延後舉辦的中國站,亦已確定改為取消,不會出現在2020年賽曆,成為繼美洲4站比賽之後,最新取消的賽站。目前原本賽曆的賽站中,僅剩下越南站仍未確定是否取消。

2020年F1賽程表  (20200724更新)
分站日期使用賽道
奧地利站07/05Red Bull Ring
Styrian站 (奧地利)07/12Red Bull Ring
匈牙利站07/19Hungaroring
英國站08/02Silverstone
70周年站 (英國)08/09Silverstone
西班牙站08/16Barcelone-Catalunya
比利時站08/30Spa-Francorchamps
義大利站09/06Monza
Tuscan站 (義大利)09/13Mugello
俄羅斯站09/27Sochi
Eifel站 (德國)10/11Nürburgring
葡萄牙站10/25Portimao
Emilia-Romagna站 (義大利)11/01Imola
土耳其站11/15Istanbul
巴林站11/29Bahrain
Sakhir站12/6Bahrain
阿布達比站12/13Yas Marina

Renault撤回對Racing Point判決的上訴

雖然對於判決結果表達強烈的不滿,不過Renault在比利時站前撤回了對於Racing Point使用Mercedes AMG車隊設計判決的上訴。

Amazon用機械學習找出排位賽單圈最快的20位車手

西班牙站結束的另一大話題是FOM於8月18日公布了1份分析資料,以1983年起的賽事記錄,交由電腦進行分析,找出1983年以來最快的車手,並公布了前20名的車手名單。在各方老中青車迷、車隊人員、媒體心目中自有不同的看法與排名,因此名單一曝光之後立刻引起各方熱烈的討論與爭執。

Amazon用機械學習為各車手歷史資料做交叉比對,排出排位賽單圈最快的20位車手。

FOM表示,這個計劃是與Amazon的Machine Learning Solution Lab機械學習解決方案實驗室合作1整年之後才獲得的結果。雙方將1983年以來各比賽的建檔資料輸入系統,由系統以各車手相對於其隊友之間排位賽的成績進行比較,建立演算法,產生排行榜。FOM解釋,這樣的方式,讓駕駛性能不佳賽車的車手,亦有可能在排行榜中名列前茅。演算法同時會處理撞車、車輛故障、氣候變化以及車手年齡等在排位賽中的影響,以期能公平比較各時代的車手,找出在排位賽中速度最快的車手。

Amazon以模擬單圈時間的方式,呈現各車手差異。以最快的Ayrton Senna跑一圈的時間為基準,其他車手模擬單圈時間與Senna的時間差進行排名,展現最快的20位車手。然而有趣的是,這個模擬並沒有說計算基準賽道的長度及特性能,因此惹起許多車迷的討論與爭議。

Amazon最快排位賽車手分析
排名車手首位時間差(秒)
1Ayrton Senna---
2Michael Schumacher0.114
3Lewis Hamilton0.275
4Max Verstappen0.280
5Fernando Alonso0.309
6Nico Rosberg0.374
7Charles Leclerc0376
8Heikki Kovalainen0.378
9Jarno Trulli0.409
10Sebastian Vettel0.435
11Rubens Barrichello0.445
12Nico Hulkenberg0.456
13Valtteri Bottas0.457
14Carlos Sainz Jr.0.457
15Lando Norris0.459
16Daniel Ricciardo0.461
17Jenson Button0.462
18Robert Kubica0.463
19Giancarlo Fisichella0.469
20Alain Prost0.514

車手實力分析

就比利時站的歷史資料來看,來自芬蘭的Kimi Räikkönen,是現役車手的Spa之王,總計拿下了4次的分站冠軍,然而其奪冠分別是在2004年、2005年McLaren時代、2007年的Ferrari以及2009年的Lotus年代,均在2010年之前。

Lewis Hamilton以及Sebastian Vettel均以3次冠軍及152分居次,但是Hamilton站上頒獎臺次數達到8次、桿位達到5次,表現優異。但是Hamilton在2017年奪冠之後已經2年在此輸給了Ferrari車手。Daniel Ricciardo以及Charles Leclerc則各拿過1冠。

2020年F1第7站比利時站車手實力分析
車手國籍參賽次數冠軍桿位頒獎臺累計積分
Kimi Räikkönen芬蘭1441587
Lewis Hamilton英國13358152
Sebastian Vettel德國13316152
Daniel Ricciardo澳洲910361
Charles Leclerc摩納哥211125
Valtteri Bottas芬蘭
700258
Romain Grosjean法國900131
Max Verstappen荷蘭500119
Sergio Pérez墨西哥900042
Daniil Kvyat俄羅斯500020
Alexander Albon泰國100010
Esteban Ocon法國300010
Kevin Magnussen丹麥50004
Pierre Gasly法國20004
Carlos Sainz Jr.西班牙50001
Lance Stroll加拿大
30000
Antonio Giovinazzi義大利10000
George Russell英國10000
Lando Norris英國10000
Nicolas Latifi加拿大00000

輪胎設定與選擇

Pirelli倍耐力依歷史資料分析,高速、急彎的Spa-Francorchamps,對於輪胎壓力、側向力需求,都是所有賽道中最高的等級,而地面的抓地力是平均偏高的,同樣帶來偏同的輪胎磨耗。而為了求追高速,各車隊所設定的下壓力則是偏低。


對此磨耗極高的賽道,Pirelli倍耐力指定最硬的C2至C4配方輪胎,較2019年軟1個等級,供各車隊使用。據Pirelli倍耐力表示,之所以這樣挑選,因為2019年比賽中,幾乎所有車隊都選滿10組的C3配方輪胎,C1輪胎基本上只是為了規則而選。因此2020年就調軟,以滿足車隊的需求,也期待策略能有更多的變化。

而在起始設定部份,前後輪的最低胎壓分別為24.5 PSI以及21.0 PSI,分別比2019年多0.5 PSI以及1.0 PSI,而內傾角前後分別為-2.75度以及-1.50度,維持相同。


2019年輪胎策略回顧

雖然賽道的磨耗狀況極高,但因為2018年比賽中,大多數車手均是以Supersoft搭配Soft輪胎跑完比賽,僅有2位車手使用了最硬的Medium輪胎。有此經驗,除了George Russell之外,2019年所有的車手均僅選擇1套的白色C1輪胎。Mercedes AMG的黃色C2輪胎選擇仍是最多的4套,而Ferrari與Red Bull及其他多支車隊則選擇2套黃色C2搭配10套紅色C3的組合應戰。


而實戰的結果與2018年的差異並不大,前3名的車手均是以紅色C3輪胎起跑,完成近一半的里程,再單停換上黃色C2輪胎之後直接完賽,Sebastian Vettel是領先群中少數2停的車手,但主因是Vettel的黃色C2輪胎衰退超過預期,只好提前換胎。但是多換一次紅色C3輪胎讓他跑出最快單圈,拿下額外的積分。


賽事介紹

比利時站所使用的是全球知名的Spa-Francorchamps賽道。這條以舉辦F1賽事、24小時耐久賽以及1,000公里耐久賽而聞名的賽道,是許多車手與車迷所深愛的賽道。擁有全F1賽季中最快的比賽節奏,加上大幅度的起伏與多彎的設定,加上傳統經典賽道不同區域氣候不同的多變面貌,對於賽車手及車隊形成極大的挑戰,自然也造就多變刺激的比賽內容與令人大呼過癮的觀賽體驗。其受到各界的歡迎,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佔地廣大,平均速度極高,加上多變的氣候與地勢起伏,成為全球最著名的賽道之一。 (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位於比利時東部城市Spa東南方10公里處,所處的城鎮名為Francorchamps,正是其名稱的來源。不過,就行政區劃分,Francorchamps並不屬於Spa的管轄,而是另一個城市Stavelot。賽道位置,距離德國邊境僅20公里,與德國著名賽道Nürburgring僅有70公里的直線距離,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則位於西北西方120公里遠。

自羅馬時代起因有溫泉吸引貴族與富豪

Spa的人口並不多,約莫僅有1萬居民。但其開發極早,早在羅馬人統治時期就在附近的山上找到品質優良的泉源,富含鐵質具有療效,因而具有名氣,成為著名的休憩渡假景點,吸引了王公貴族與富豪前來,而連帶的娛樂產業亦在周邊地區形成,包含賭場以及賽車。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位於比利時與德國邊界附近,距離Nürburgring僅70公里。

最早在1902年,在附近的Ardennes森林,便有一條封閉型的賽道。在賽車發展初期,城市至城市之間的競逐還是賽車的主流,這條Ardennes賽道是相當先進的想法。然而賽道長度從一開始的85公里繼續延長至近120公里之後,並未受到歡迎而淡出歷史。

現在的Spa-Francorchamps賽道,原型在1920年代所設計,是一個近似三角形的設計,賽道利用附近的公用道路所組成,長度達15公里之多,並在1922年舉辦首屆的24小時Francorchamps耐久賽,首屆的比利時大獎賽則在1925年舉辦。

在當時的氛圍下,這條賽道以讓車手可以開出更快的速度為目標進行持續的調整,甚至削掉了原本的髮夾彎,以求車手能夠開出比歐陸其他賽道更快的速度。這段在1939年被拉直的路段,就是跨越了Eau Rouge溪的Eau Rouge與Raidillon路段。

紅線為現有賽道路線,藍線則為1939年拉直後的14公里路線。

1950年,第1屆的F1比利時站在此舉行,著名的阿根廷車手Juan Manuel Fangio拿下了首座冠軍。之後除了1957年與1959年之外,一路在此舉辦至1968年。

在1970年代之前,這條賽道就是當地日常使用的公路所組成,在民宅、路樹、與電線桿之間,沒有太多的分隔與緩衝區,讓車手若是失控,完全無法預期將會碰撞到什麼物品,安全性並不佳。而密集的起伏、彎道以及高速,讓車手隨時都需要聚精匯神,對於車手體力與耐力的考驗極高。

Spa-Francorchamps的比賽以氣候多變著稱。
除了賽道的設計問題,不穩定的氣候亦是Spa-Francorchamps賽道的特色。雖然這對傳統幅員廣大的長距離賽道而言都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但是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其氣候特別不穩定,東山飄雨西山晴是常見的場景,往往有一段賽道因為滂沱大雨而路面全溼,森林外的另一段賽道則正豔陽高照。這讓車隊與車手對於賽車調校與輪胎的選擇很難拿捏。

綜合這些因素,Spa-Francorchamps賽道與眾多歷史悠久的賽道一樣,常常發生嚴重的意外,包含著名車手Stirling Moss曾在1960年的比利時站自由練習中受到重傷;世界冠軍Jackie Steward亦在1966年翻出賽道,車底朝天撞在農舍的屋頂上,不但撞斷了肋骨並被破損油箱流出的汽油澆淋全身。

隨著F1對於安全的重視,1969年的F1比利時站被抵制而取消,賽道為此新增了護欄,並為了1970年的賽事增設了臨時的減速彎,結果平均時速還是高達每小時240公里,安全防護仍不能讓F1滿意,因此F1比利時站比賽自1971年移至其他賽道舉辦,直到1982年。

F1的離開,加上1970年代前半24小時耐久賽多起車手喪命的意外,以及賽車界對安全的重視,讓Spa-Francorchamps賽道到了1978年已幾乎陷入停用的狀態。賽道亦於1979年進行了改建工程。

 
 

1979年大幅改建為如今配置


1979年的改建工程,刪除了原賽道中總計近5公里的大直線以及位於大直線中央讓Jackie Steward翻出賽道的Masta彎,將賽道大幅縮短至7公里。雖然縮短了超過一半的長度,並增加了不少彎道,但賽道本身仍盡可能保持原賽道的高速及起伏特性,並仍穿梭在Ardennes森林之中。

直到1983年Spa-Francorchamps賽道才又獲得F1賽事的主辦權,並在此進行比賽。經過重建之後的賽道取消了最危險的一段賽道,並且盡可能的保留了賽道的原始風格,以及在Les Combes與原有賽道的Blanchimont之間做了精心的規劃,以符合那些最具天賦的車手的需要。

除了1984年F1比利時站賽事仍在Zolder賽道舉辦,1985年至2002年,Spa-Francorchamps一直承辦著F1比利時站比賽。

2003年因為菸草廣告管理而停辦

2003年,比利時政府決定提早實施反煙草廣告法令,F1車隊因為贊助商問題,抵制比利時站比賽,使其消失1年。比利時政府在考量經濟利益上的損失,修改了法令後,比利時站主辦單位還對Ecclestone承諾支付更多的主辦權利金以說服F1車隊再次走入Spa賽道。在主辦單位及FIA的努力之下,才使這條車手最愛也最為經典的賽道,被重新排入到2004賽季的F1賽程當中。

然而,主辦單位在2005年年底破產,Spa-Francorchapms賽道的整建進度因而落後,雖然政府進行資助,但仍未能及時完成,因而停辦了2006年的賽事。從2007年回歸,Spa-Francorchamps繼續在F1的賽季中,吸引著全球的賽車迷與車手。

歷史紀錄

在這條備受歡迎的賽道上,表現最出色的是德國7屆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其於1991年賽季升級至F1賽事,接替Jordan車隊入獄2個月車手Bertrand Gachot的首場賽事,便是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的比利時站。未曾在此出賽的Schumacher,在排位賽取得第7位,是Jordan車隊該季的最佳排位,技驚四座。雖然正賽因為離合器問題而在首圈退賽,但已經他獲得F1業界的關注,並在賽後獲得Benetton車隊的合約,正式展開F1職業生涯。

隨即在1992年,Schumacher便在比利時站拿下了F1首勝。總計至Schumacher於2012年退休之前,他共在比利時站拿下6次冠軍,史上最高;第2位的車手則是巴西世界冠軍Aryton Senna的5次。現役車手中最多的則是芬蘭世界冠軍Kimi Räikkönen,與英國世界冠軍Jim Clark同樣拿下於4次冠軍。Sebastian Vettel與Lewis Hamilton則同樣拿下過3次冠軍。而Daniel Ricciardo以及Charles Leclerc則是各拿下1次。

德國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表現不凡,不但1992年在此高難度賽道拿下職業生涯第1勝,生涯共計拿下1992年、1995年、1996年、1997年、2001年、2002年等6次冠軍,表現非凡,是史上最高,比巴西世界冠軍Ayrton Senna的5次還多。圖為2002年比利時站頒獎臺合影,亞軍由巴西隊友Rubens Barrichello拿下,季軍則是Williams-BMW的哥倫比亞車手Juan Pablo Montoya。

目前的單圈紀錄是由Valtteri Bottas在2018年賽事駕駛Mercedes AMG賽車所創下的1:46.285,刷新Sebasitan Vettel在2017年所創下1:46.577。2018年排位賽後段天雨,Lewis Hamilton的第3階段桿位時間僅有1:58.179,全場最快為Sebastian Vettel在第2階段創下的1:41.501。而2019年Charles Leclerc的桿位成績1:42.519亦未能打破此記錄。

2019年比賽時間為1小時23分45.710秒,亦不及2018年Vettel奪冠時的1:23:34.476。

賽道攻略


Spa- Francorchamps賽道的全長有7.004公里,共有19個彎道,是現今所有F1賽道當中最長的一條賽道。為符合比賽長度超過305公里的規則,F1比賽要在這條賽道上進行44圈的賽事,總比賽里程為308.052公里。

Spa-Francorchapms賽道的大直線是朝北北西方向建設,賽車在一起跑之後,馬上就遇上一個掉頭的髮夾彎。在比賽中,車手必須在入彎前重煞,將時速300公里以上的車速降至用2檔以大約90公里的時速繞過這個名為La Source彎道之後,會有一段直線,並有起跑格位的線條劃在路面上,這裡原是1981年之前F1的起跑直線。而現在,這成為Spa-Francorchamps賽道最精彩路段的開始。

尖銳的La Source髮夾彎,是Spa-Francorchamps賽道起跑後的第1個彎,競爭激烈自是不難想像。(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賽車在直線路段的底部接上一段略成彎曲形狀的上坡路段,第1個向左跨過小溪的彎道,便是著名的2號彎Eau Rouge,向右的3號Radillion小彎,再接著4號彎後,接上著名上坡的Kemmel Straight大直線,並在直線底部進入名為Les Combes的5號右彎與6號彎組成的減速彎。

這段賽道就是比利時站最引人入勝的一段賽道。為了衝上落差達40.8公尺的Kemmel Straight上坡道,F1車手在3號至5號的連續小彎中,必須精密控制,以全油門時速310公里以上進行衝刺,方能在上坡路段不落於對手之後。而由於空力套件設計的緣故,F1賽車在這個部份亦必須全力衝刺,才能換來最好的下壓力,通過彎道路段。

從圖片中不難看出Eau Rouge之後坡度提升之中。而在進入Eau Rouge之前又有一段小下坡,加上路線彎曲,車手往往用雲霄飛車來形容。

因此車手從La Source出彎到Les Combes入彎前,有超過2公里的全油門衝刺,並必須在最高速下面對不算簡單的連續彎道,並承受超過3G的加速度,其考驗難度之高,不難想像。尤其其中還包含有平面轉上坡的重心轉移與抓地力分配,更提高了考驗的難度,但這亦成為Spa-Francorchamps最精彩刺激的一段。加拿大世界冠軍Jacque Villeneuve在1998年與1999年連續2年此處以時速300公里失控,至今仍令人印象深刻,Villeneuve亦稱其為「人生最華麗的撞車」。

而在通過Eau Rouge彎之後,在Kemmel Straight上,賽車在直線路上持續的以全油門到底做衝刺,因此車速可以達到令人驚訝的時速335公里之上,此處的DRS作動,將對車手的超越產生額外的助力。高速亦讓車手在進出第5號彎之時的減速與過彎的過程,可以產生4G的加速度。在以時速170公里進出第5號與6號這一組連續彎道的過程中,可以看到車手紛紛的在下坡之後畫出漂亮的S型弧線,並為時速220公里幾乎油門全開的第7號Malmedy彎之後的小直線路段做準備。

從畫面下方的Kemmel Straight進入,車手必須從2公里全油門的高速中重踩煞車,以進入5號的Les Combes的右彎與6號的左彎,再以時速175公里進入7號的Malmedy彎,為之後的直線做準備。(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在小直路之後會遇到轉向角度達180度的8號Bruxelles髮夾彎,車速必須降至時速135公里左右,並經過一小段直路後左彎,而後再進入一段的直線路段。為爭取第9與第10號彎之間的直線速度,車手會選擇以時速190公里以上的速度通過第9號彎,並且讓身體在過彎時承受高達2.5G的側向力,以在進入第10號Pouhon彎之前再次挑戰時速305公里的高速。

Bruxelles髮夾彎,車速必須降至時速110公里,再經過像是方型的9號彎與10號彎,挑戰時速250公里。(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在第11到第15號彎之間的賽道,地勢的起伏程度較小,賽道的蜿蜒卻提高了,由於彎道都相當地圓滑,因此車手屢屢在高G值狀態下以高速通過,以走出最佳的路線。在通過15號Curve Paul Frere彎道後,出現一段弧度相當大的弧形路線,讓車手在以295公里出彎後,可以再次享受以時速300公里與2.3G的加速快感,並以每小時325公里以上的高速經過16號彎與名為Blanchimont的第17號彎之後,必須重踩煞車,在130公尺的範圍內,在1.5秒內讓車速降至時速110公里,然後在通過小巧的第18及第19號的「Bus Stop巴士站」連續彎之後,賽車再次回到起跑區,進行下一圈長度7.004公里的賽程。

14號及15號彎內側區域內,設置有汽車技術學校以及1座Go Kart場地。(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經過了漫長的暑休後,F1車手們以最佳狀況回到了賽道、準備迎接本週末的比利時站GP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