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GP
新加坡站
Singapore
排位賽:2019/09/21 13:00 (台北時間 09/21 21:00)
正 賽:2019/09/22 12:10 (台北時間 09/22 20:10)
September 22, 2019
城市 Singapore
賽道名稱 Marina Bay Street Circuit
賽道長度 5.063 km
總圈數 61
比賽總長度 308.843 km
從2007年簽約,2008年開始開賽的新加坡站,在2018年迎來第11年的賽事。

F1車隊再度移師亞洲,備戰夜間F1賽事:新加坡站GP大賽。

賽程時間表

2018年第15站F1新加坡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9/14 星期五1630-180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9/14 星期五2030-220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9/15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9/15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9/16 星期日2010-2210

Räikkönen風波平息,與Sauber簽約2年,Leclerc直升Ferrari車隊

在迎接新加坡站來臨之前的2個星期,F1車壇其實風雨不斷。風暴核心,就是Ferrari的芬蘭世界冠軍Kimi Räikkönen。

Kimi Räikkönen是義大利站後全球車迷的議論焦點。

Räikkönen是全球人望極高的車手,擁有廣大的車迷支持。然而,其年事已高,近幾年的表現亦不算好,重返Ferrari車隊以來未曾拿下分站冠軍,加上性格問題,並不受甫過世前總裁Sergio Marchionne喜歡,因此2018年合約到期的Räikkönen,不能獲得續約的消息從不曾間斷。而2018年Ferrari培育的Charles Leclerc加入Sauber,表現極佳,更受到Marchionne的青睞,其取代Räikkönen的情勢已經昭然若揭。

據國外消息指出,Räikkönen的不續約與Leclerc的加盟,原本在Marchionne生前便已確定,然而Marchionne的突然辭世,加上Räikkönen在2018年賽季回溫的表現,讓新經營團隊產生猶豫。而義大利站Räikkönen在排位賽驚人的拿下桿位,更讓車隊進退維谷。國外消息指出,車隊原本在賽前已經與Räikkönen溝通,由Räikkönen自行向外宣布此變動,並在後半賽季能協助車隊取勝,以維持和善局面。不料Räikkönen一語未提,還在排位賽中一舉拿下桿位,在決賽之中更卡住主將Sebastian Vettel的進攻,未協助Vettel取勝,讓局面相當難堪。若從此角度來看,也不難理解Vettel在賽後重語批評的怒火何來。

消息指出,車隊原本期待Räikkönen(中)自行宣布離隊消息,並協助Vettel(左)完成賽季,結果不但沒有宣布,還拿下桿位。

而在義大利賽後,Räikkönen的車迷在眼看局勢更為明確之下,還發起了全球聯署的行動,希望以車迷之力,協助Räikkönen鞏固車隊席位。聯署活動短期就匯聚了超過8萬名車迷的參加,足見Räikkönen的人氣之旺。然而,車隊運作不是等閒,若如外傳Leclerc已簽署合約,更將涉及法律問題。實務來看,多方想辦法協商才是正途。

最後,Ferrari宣布簽下Leclerc,Räikkönen宣布與Ferrari陣營的Sauber車隊簽署2年的合約,據傳並有取得部份的股權,相信就是在各方協商之下所取得的平衡解。這個協議,讓Ferrari破天荒簽下了20歲僅有1年參賽F1經驗的新秀,也讓Räikkönen的車迷還能看到芬蘭冰人在賽道上奔馳,相信亦包含有Räikkönen全力輔佐Vettel及車隊取勝的協議,就現階段來看應是皆大歡喜的結果。然而Leclerc與Vettel是否能契合,Ferrari是否真能取得更好的結果,仍有待時間來證明。而Räikkönen空降至Sauber,自然也將擠壓部份年輕車手爭取席位的機會,車手市場自然也將有一次的波動。

Leclerc以20歲之齡成為Ferrari正式車手,創下隊史新頁。

英國車手Lando Norris加盟McLaren車隊

義大利站賽後,McLaren車隊的2019年陣營亦已確定。數次參與McLaren第1階段自由練習的英國小將Lando Norris,正式取得McLaren車手席位,並簽下複數年合約,將在2019年與Carlos Sainz Jr.合作參賽。而本賽季表現不佳的比利時車手Stoffel Vandoorne,則確認在2018年賽季結束之後離隊。

Lando Morris取代Stoffel Vandoorne成為McLaren的正式車手。

Lando Norris出生於1999年11月13日,2019年賽季開始時,方才19歲,是相當年輕的車手。他是McLaren青年車手計劃的成員。Norris原本是對摩托車賽事較有興趣,然而賽車生涯仍是在7歲時由Karting賽事開始,一路發展至2015年加入初級方程式,2016年還遠征紐西蘭參加地區賽事。接著則進入了Formula Renault,表現出色,在2017年成為McLaren青年車手計劃的一員,成為McLaren車隊的測試車手,拿下歐洲F3冠軍,並在澳門F3賽事中取得亞軍。2018年則繼續擔任測試車手,並在F2賽事中暫居第2名。

Norris對於成為F1正式車手自然十分興奮,但目前他仍將全力參與F2賽事,期待能以冠軍身份,光榮升級F1。

Mercedes-Benz與Red Bull車手培訓計劃雙雙卡關

相對於Ferrari以及McLaren車隊順利從旗下的車手培訓計劃找到下一輪F1車手,Mercedes-Benz與Red Bull則面臨卡關的狀況。近2年表現不俗的Esteban Ocon,至今仍未能找到2019年的車手席位,即便是母國車隊Renault Sport,亦因為其為Mercedes-Benz培訓車手身份而猶豫,適逢頂級車手Daniel Ricciardo出走,Ocon就失去為法國車隊參賽的機會。從現在狀況看起來,Ocon極有可能重蹈Pascal Wehrlein的窘況,空有一身賽車本領,但是陣營主力車隊沒有空缺,自身又缺乏加盟中游車隊的財力支援,而只能回到Mercedes-Benz勢力龐大的DTM賽事。

Mercedes-Benz陣營背景,讓Ocon在尋找2019年席位上碰到很多的阻礙。

擁有2支車隊的Red Bull陣營則恰恰相反,近期出現席位多於車手的狀況。Sebastian Vettel、Daniel Ricciardo以及Max Verstappen自然是培訓計劃中的佼佼者,但是Ricciardo出走,Daniil Kvyat被罷絀、Brendon Hartley實力不足,一口氣出現3個空缺,讓Red Bull培訓計劃應接不暇,成為Red Bull陣營目前最為頭痛的問題,也讓Toro Rosso車隊2019年的參賽陣營至今難產,甚至連找Kvyat回鍋的可能性都被提出討論,其左支右絀的困境,可見一斑。

2019年車手陣容進度

2018年賽季已經進行2/3,2019年的車隊陣容亦已逐漸成型,目前車隊排名前4名及McLaren等5支車隊10個席位均已確定,加上Räikkönen的Sauber席位,僅剩9個位置車手不明,U-CAR F1頻道整理列表於下,並加註已知合約年限。

2019年F1車隊參賽陣容  
車隊名稱車手名稱 (合約年限)
Mercedes AMGLewis Hamilton (2020)Valtteri Bottas (2019+2020)
FerrariSebastian Vettel (2020)Charles Leclerc (2020)
Red BullMax Verstappen (2020)Pierre Gasly
Renault SportNico Hülkenberg Daniel Ricciardo (2020)
Haas

McLarenCarlos Sainz Jr.Lando Norris
Force India
Toro Rosso
SauberKimi Räikkönen (2020)
Williams


從表格中可以看出,2021年將是F1下一個重大變動的轉捩點。配合預計2021年進行賽事技術規則的大幅變動,頂級車手多將合約設定至2020年,以便在新時代中保留選擇的自由。而剩下9個席位誰屬,則成為2019年賽季開始前觀察的重點。

輪胎設定

Pirelli倍耐力為新加坡站的街道夜賽,選擇了黃色Soft輪胎、紫色Ultrasoft輪胎以及粉紅色Hypersoft輪胎等3種配方,這也是粉紅色Hypersoft輪胎在摩納哥、加拿大之後第3次上場。

Pirelli倍耐力以歷史資料分析,新加坡路面的柏油抓地力表現是全賽季最差的等級,輪胎承受的壓力亦是全賽季最輕的幾站,雖然側向力需求低於平均,但是各車隊仍是以最大的下壓力方足以因應,而輪胎磨損的狀況則屬於中等。

高達23個彎道,讓新加坡站成為全年賽季中彎道最多的1站,讓車手十分忙碌,輪胎自然也會不變地進行轉向。而配合賽道的設計,左後輪成為各胎之中磨損最快的1只輪胎。

因為賽道的特性,新加坡站的胎壓是全年賽季中最低的一站,前後輪的最低起跑胎壓分別為18.5 PSI以及17.5 PSI,而內側角設定限制為前-3.75度,後-2.00度。


輪胎選擇

在抓地力不佳的街道鋪面,各車隊均重押粉紅色Hypersoft輪胎做為主力,以強化性能表現。Ferrari、Force India以及Haas均選用了9套的粉紅色Hypersoft輪胎。而Mercedes AMG則是最少的6套。相反在黃色Soft輪胎上,Mercedes AMG選擇了3套,而Ferrari僅有1套。2大車隊相反的搭配組合,對於勝負有何影響,成為比賽中觀察的重點。


賽事介紹

新加坡,是國人所熟悉的城市型島嶼國家,位於馬來西亞與印尼之間,總面積716平方公里。新加坡在19世紀起為英國殖民地,於二戰之後曾經是馬來西亞的一部份,在1965年獨立建國。雖然國土面積不大,總人口亦僅有540萬左右,然而由於地理位置在東南亞重要的麻六甲海峽南端,讓新加坡成為航運中心,加上政府的刻意發展成為南亞重要的金融中心,經濟活絡,人均收入超過5萬美元,名列已開發國家之林。

Singapore Grand Prix新加坡大獎賽雖然是近年隨F1賽事而為眾人所熟知,但其實在1961年開始,在當地的Thomson Road便已開始舉辦比賽,並在1965年新加坡獨立後改名為新加坡大獎賽,唯其比賽並非F1等級的賽事。隨著新加坡經濟成長、交通繁忙,封街辦比賽受到許多的反對意見,加上1972年與1973年的賽事均有發生人員傷亡,在1973年比賽之後,此系列賽事便宣告停止。

在歷經了東南亞金融風暴與2003年的SARS恐慌等2次密集的衝擊之後,新加坡政府決心大力發展觀光產業,除了導入環球影城、國際賭場之外,F1賽事的導入,亦成為新加坡政府新政策下的重點項目。

新加坡觀光局於2007年與F1正式簽訂契約,並找來德國賽道設計師Hermonn Tilke抓刀,在填海擴張的Marina Bay灣區沿岸,規劃了1條街道賽道,成為日後新加坡站的舉辦場地。

新加坡賽道環繞整個新加坡濱海中心,起終點分別位於濱海灣花園和摩天觀景輪附近,而由於賽道橫跨金融中心、海港、商業鬧區和市政府,因此主辦單位也利用周邊地形地物,讓Marina Bay賽道不只是一個賽車場,而可以說是一個大型賽車遊樂園。

為了進一步與其他賽事進行差異化,新加坡站亦提出夜賽的規劃,讓其成為F1歷史中首場夜間進行的比賽,讓F1賽事在現代化的高樓大廈間與強力燈光照明之下,形成獨特的觀賽體驗。

整條賽道共安裝了1500個聚光燈,並動用了108423公尺長的電纜與240個鋼質支架予以支援。預估週日正式比賽中的平均亮度將達到300流明。

歷史紀錄

自2008年開賽以來,新加坡站持續在F1賽曆上出現,至今共舉辦了10次的比賽,2018年為第11次的比賽。

在目前為止的10屆比賽中,表現最佳的車手為Sebastian Vettel,總計拿下4次冠軍,其中3次為2011年至2013年在Red Bull車隊期間所創下。

Lewis Hamilton拿下3次居於第2位,西班牙世界冠軍Fernando Alonso則以2次居於第3位。Alonso是2008年首屆新加坡站冠軍,並在轉至Ferrari車隊之後又在2010年拿下冠軍。

從車隊角度來看,在新加坡站加入之後分別有拿下4度世界冠軍的Red Bull及Mercedes AMG各有次平分秋色,Ferrari則是拜Alonso以及Vettel各有1次,Renault與McLaren各有1次。

2015年新加坡站,Ferrari展現強大戰力,拿下第1名與第3名,同時亦是Vettel在此地的第4勝。而Vettel前3勝是在Red Bull車隊期間拿下,而Daniel Ricciardo 2015年亦在此拿下亞軍及最快單圈,亦顯示Red Bull車隊不俗的競爭力。

目前賽道的最快單圈紀錄,是由Lewis Hamilton在2017年所刷新的1:45.008,比Daniel Ricciardo在2016年賽事最後階段追趕Nico Rosberg所創下的1:47.187快上2秒。

2017年的桿位由Ferrari王牌Sebastian Vettel以1:39.491所拿下,比2016年Nico Rosberg的1:42.584快上3秒。然創下最快單圈的Lewis Hamilton同樣拿下了比賽冠軍,為2:03:23.544。

由於街道賽事先天不若專用型賽道來得寬闊以及擁有廣大的緩衝區,因此發生事故一直都是街道賽無法避免的特性,新加坡站亦不例外。新加坡站至今10屆比賽中,每場均有Safety Car出動的大型事故。而2017年的起跑更就造成桿位的Sebasitan Vettel、新秀Max Verstappen與世界冠軍Kimi Räikkönen與Fernando Alonso退賽,延續新加坡站年年出動Safety Car的紀錄。

從2008年首屆比賽2次Safety Car出動扭轉了比賽情勢以來,Safety Car在新加坡站年年出動,扮演重要角色。

頻繁的Safety Car出動,加上平均圈速僅有每小時175公里左右,讓新加坡站成為F1賽曆中耗時最久的比賽,2009年新加坡站耗時1小時56分已是歷年中耗時最短的比賽。由於有轉播需求2小時強制停賽的規定,2012年至今6次比賽中,已有4次比賽因為耗時過長而未能跑完61圈的比賽。

2008年撞車門醜聞

然而,在短短10年的比賽歷史,或精確地說,在新加坡站首屆的比賽之中,就發生了不符合運動精神的比賽狀況。

新加坡站一如其他街道賽站一樣,路幅狹小、路面不平、沒有什麼緩衝區,容易發生事故。2008年首場F1賽事中,Renault車隊當家車手Fernando Alonso在自由練習時速度表現不差,但是排位賽因為賽車故障,提前退出排位賽,僅能從第15位出發。

Alonso因此採輕油量出發,利用初期對手高載油的狀況持續超車。當其在第14圈上升至第11位時,隊友Nelson Piquet Jr.發生事故,造成各車手必須跟隨在Safety Car之後繞圈,讓Alonso與前方領先車手之間的差距歸零。

Nelson Piquet Jr.在2008年新加坡賽的撞車,讓隊友Alonso得利獲得冠軍,事後證明是車隊高層指使,違反運動精神,最終造成Renault車隊退出F1競賽5年的時間。

原本取得桿位並領先的Ferrari車手Felipe Massa在Safety Car之後進站加油,卻過於急躁,未等油管拔除就起步,拉斷油管並造成技術人員受傷,Massa也不得不停在維修區出口等待油管被拔除,出站時已從領先地位掉至最後1位。而Alonso此時則已上到第5位,並之後再利用其他車手受罰之時,上至第1位,並拿下當年的第1場分站冠軍。

Fernando Alonso在2008年贏得新加坡站的首勝,不料卻是一場不名譽的行為結果。Alonso矢口否認知情,因此並未受到任何懲處。

驚奇的奪冠過程在當時成為美談,然而隔年Nelson Piquet Jr.與Renault車隊不歡而散時,驚爆新加坡撞車是車隊指令下所執行,以迫使Safety Car出動,為隊友創造勝機。此不符合運動精神的行為,讓Renault車隊高層Flavio Briatore離開F1賽事,並間接造成Renault於2010年賽季之後將車隊出售給Lotus,直至2016年才重回F1賽道。

當年的撞車門事件,讓Ferrari車手Felipe Massa原本的優勢不再,再因自己犯錯而未在新加坡站拿下任何積分,影響其年度積分,最終年度積分以1分之差輸給了在新加坡站第3名拿下6分積分的Lewis Hamilton。

在2009年事件爆發後,Massa原本期待賽會會取消新加坡站積分,讓其有機會拿下年度冠軍。然而F1認為僅是Renault車隊與Nelson Piquet Jr.之間的行為,Alonso及其他車手均不知情亦未受影響,未做出任何改變,Massa生涯最接近的1座世界冠軍確定無緣。

Felipe Massa已宣布將在本賽季後退休。在2008年拿下年度亞軍,是其職業生涯最接近世界冠軍的1次,新加坡站的撞車門無疑是讓他錯失冠軍的重要一環。相信最後一次在此出賽,他的心情肯定五味雜陳。

 
 

賽道攻略


新加坡賽道全名為Marina Bay Street Circuit,共有23個彎道,總長5.065公里,是個逆時針進行的賽道。總計需要進行61圈,總里程為308.828公里。然而2018年因為16號彎至17號彎附近有工程進行,賽道略做修改,讓賽道長度略縮為5.063公里,總里程亦變成308.706公里。

雖然賽事從2008年才開始舉辦,但是至今已有3次針對賽道進行細部的調整,目前所使用的是第4個版本的賽道。

比賽的起點,在新加坡著名景點摩天輪附近。在以濱海南北向道路做為起跑的大直線,並在大直線的西側設有維修區。

新加坡站的起跑大直線,在著名景點摩天輪附近。

在比賽中,這條可以加速至時速315公里以上的大直線之後,會穿過市區通往樟宜機場的高速公路下方後,急煞降至3檔,以每小時155公里的速度進入1號左彎,再以時速170公里,以進入向右的2號彎。但車手尚不能輕鬆,因為接下來向左的3號彎路線更為詭異,讓車手必須小心的操駕,方以2檔時速90公里通過而不會衝出緩衝區。

在3號彎之後的一小段Republic Boulevard並不平直,是賽道的4號彎道。但是因為曲率不大,車手會在此衝上時速205公里,並在5號彎之前加速至7檔的時速265公里,再重煞至時速120公里,以在5號彎右轉,駛上Raffles Boulevard。

這段Raffles Boulevard正是Ritz-Carlton Millenia麗池卡爾登飯店、Marina Mandarin文華酒店等5星級飯店的所在,F1賽車就將在這些頂級飯店門口呼嘯而過,十分刺激。Raffles Boulevard在後1/3處略呈右彎向北,是賽道的6號彎,但是曲率不大加上路面較寬,車手可以在5號彎之後一路全油門,直到7號彎入彎前,車速亦可以達到時速325公里以上。這段高速路段,亦是起跑大直線之外另一個DRS作動區,讓車手有機會可以在此進行超車。

比賽從畫面左側的Raffles Boulevard左轉7號彎,再進入右轉的8號彎。 8號彎與14號彎是利用同一個十字路口分隔而來,比鄰而立,畫面中被照亮成為白色的十字,右上部份為繞著音樂廳的14號彎,左下為繞著戰爭紀念公園的8號彎。

車手會在Suntec會展中心前進行高達5G的重煞車減速,以在7號彎左轉進入Nicoll Highway,並在經過戰爭紀念公園之後,右轉8號彎駛上Stamford Road,再左轉9號彎駛上St. Andrew教堂與政府大廈大草場之間的St. Andrew Road。3個依循都會道路所設定的直角彎,考驗車手對於煞車的控制,讓車手一直在時速200公里的入彎前速度與時速130公里間的過彎速度之間變化,同時考驗車隊對於車身平衡的設定及高G值的挑戰。

Fullerton Hotel之前的鐵橋以及連續彎道,是新加坡站路線更改的重點位置。

沿著政府大草場,車手可以在進10號彎之前將車速拉至近時速280公里,然後是新加坡站路線時常進行變更的路段,在直角向左的10號彎之後,車手會從歌劇院通過鐵橋,來到由郵政總局改建的Fullerton飯店,這路段有11號及12號彎形成的減速彎,並在Fullerton飯店之後,再來1個銳角過彎速度僅每小時75公里的13號彎,駛上跨海的Esplanade Drive,連續而細微的路線,再次考驗車手的操控。

由原本郵政總局改建而成的Fullerton Hotel,就在13號彎旁。

而一路筆直的Esplanade Drive,讓車手可以全油門加速,在新穎銀色屋頂的Esplanade音樂廳旁,達到時速285公里的高速,並必須重煞降至3檔,以時速100公里右轉14號彎,回到Raffles Avenue。14號彎與8號彎是利用同一個十字路口區隔而成,比鄰而立,亦成為街道賽獨有的景象。而14號彎的重煞,亦成為車手常選擇進行超車的熱點所在。

在14號彎之後的賽段,主要便是依著Raffles Avenue沿著Marina Bay前進,賽道設計師為了比賽的精彩,在此加入了大量的彎道,讓車手在15號至21號彎之間密集的左彎右轉,車速亦在2檔3檔4檔之間游移。在出21號彎之後,則是延著海岸地形有著2個高速的彎道,讓車手以時速240公里以上,繞過摩天輪,完成1圈的比賽,重回大直線,進行下一圈的競賽。

比賽的最後路段,就位於著名的金沙酒店對岸。F1賽車會從Raffles Avenue轉到活動浮臺附近,增加許多彎道,讓難度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