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GP
摩納哥站
Monaco
排位賽:2019/05/25 13:00 (台北時間 05/25 21:00)
正 賽:2019/05/26 13:10 (台北時間 05/26 21:10)
May 26, 2019
城市 Monaco
賽道名稱 Circuit de Monte Carlo
賽道長度 3.337 km
總圈數 78
比賽總長度 260.286 km
排位賽成績正賽成績
[F1]摩納哥站決賽:Hamilton以黃胎力撐67圈奪冠,Verstappen焦急失誤掉至第4名,Vettel隔山觀虎鬥拿下本季最佳第2名
[F1]摩納哥站排位賽:Hamilton最後一刻刷新紀錄拿下桿位,Mercedes AMG再次包下頭排,Verstappen第3位,Vettel無緣前3位,Leclerc在Q1淘汰
1 L. Hamilton Mercedes AMG
2 S. Vettel Ferrari
3 V. Bottas Mercedes AMG
4 M.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5 P. Gasly Red Bull Racing
6 C. Sainz Jr. McLaren
7 D. Kvyat Toro Rosso
8 A. Albon Toro Rosso
2019年F1賽季的第6站,再次來到全世界最紙醉金迷的濱海大公國Monaco摩納哥,這也是全賽季唯一特例不達305公里的賽站。與美國Idianapolis 500英哩大賽、法國Le Mans 24小時耐久賽並稱全球車壇年度三大賽事,其獨特性,向來是全球車迷所關注的焦點。

結束了西班牙站的爭奪後,F1車隊開拔到了法國南部,準備即將來臨、眾所矚目的摩納哥站GP大賽。

賽程時間表

2019年F1第6站摩納哥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5/23 星期四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5/23 星期四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5/25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5/25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5/26 星期日2110-2310

巨星隕落!3屆世界冠軍Niki Lauda辭世,享壽70歲

在經典的摩納哥站開始前,F1車壇卻先接到不幸的消息。1975年、1977年及1984年3屆F1世界冠軍奧地利車手Niki Lauda,於2019年5月20日不幸辭世,享壽70歲。

Niki Lauda,1975年/1977年/1984年3屆F1車手世界冠軍。生於1949年2月22日,2019年5月20日辭世,享壽70歲。

Niki Lauda出生於1949年的奧地利,家境優渥,少年時對賽車充滿熱忱與興趣,不顧家人反對,自行發展賽車事業,並借貸重金取得進入F1的機會,最終如願進入F1賽事,並在1975年取得首座世界冠軍。

1976年Niki Lauda的故事是最為現今車迷所熟知,因為他與英國車手James Hunt之間的競爭,以及在Nürburgring賽道發生嚴重意外,吸入大量油煙及全身大量燒傷毀容,再急速復出,繼續力爭世界冠軍的故事,被拍攝成電影《Rush決戰終點線》。Lauda在1979年賽季中至1981年曾退出賽壇轉戰航空業,並在1982年復出,並在1984年與Alain Prost激烈競爭,拿下第3座世界冠軍,並在1986年正式自車手身份退休。

退休後的Laudi仍與多支車隊合作,而近年最有名的便是投資並加入Mercedes賽車運動部門,協助經營帶領團隊,簽下了Lewis Hamilton。Mercedes AMG車隊在2014年至今的霸業,Lauda扮演重要的角色。

Lewis Hamilton加入Mercedes AMG,Niki Lauda是主要促成者。

Lauda在2018年夏季開始出現呼吸系統問題,並在8月進行了肺臟移植手術,並因而淡出Mercedes AMG車隊的運作,而在近1年之後,Lauda仍不敵健康問題,於5月20日辭世。

Niki Lauda以慎密的思考與冷靜的情緒,加上飛快的速度,與強大的意志力為人所稱道,並因而拿下3屆世界冠軍,成就斐然,是F1傳奇之一,其因病辭世,讓全球車迷與F1業界同感哀戚。

為紀念Niki Lauda,摩納哥站Mercedes AMG賽車上的三芒星廠徽,其中1顆換成紅色,以象徵Niki Lauda招牌的紅色帽子。

2019年摩納哥站將成為Kimi Räikkönen個人F1生涯第300場比賽

時間不止,歷史不斷留下新的篇章。Niki Lauda的辭世,代表F1一個時代的結束,而摩納哥站,亦將會留下新的篇章:Kimi Räikkönen將在摩納哥站迎來個人F1生涯的第300場比賽。

隨著Jenson Button在2000年以20歲的年紀加入F1,近代F1開啟了車手年輕化的變革,各車隊均在尋找更年輕的戰力,而Kimi Räikkönen亦是當時這種風氣之下進入F1的年輕車手。在2001年澳洲站參加F1比賽之前,Räikkönen僅有23場Formula Renault的賽事經驗,當時引起相當大的爭議。

然而Räikkönen很快便以實力證明了自己足以勝任F1車手的工作,他在首站就拿下第6名與舊制中1分的積分,全年17站有4站跑在前6名,奧地利站與加拿大站更來到第4名,全年9分積分在22個席次、26位車手之中排名第10位,也助Sauber車隊拿下史上最佳車隊第4名的成績。

Räikkönen在隔年便受到Ron Dennis的青睞,轉戰當時頂級強隊McLaren,爾後5年2度拿下年度亞軍,展現堅強實力,也因而為Ferrari車隊所重用,2007年起接下Michael Schmuacher離隊後1號車手的席位。而Räikkönen亦順利在該年拿下世界冠軍,達到F1生涯頂峰。

Räikkönen在Ferrari待到2009年後被Fernando Alonso所取代,而想要待在頂級車隊的Räikkönen未能找到合適的席位,暫離了F1,參加了拉力賽、NASCAR等賽事,直到2012年從Lotus車隊重回F1,並在2014年重回Ferrari,做為Sebastin Vettel的搭檔,並在2019年為了Ferrari車隊重組之故,把席位讓給了Charles Leclerc,回到原為Sauber車隊的Alfa Romeo車隊。

飛快的速度、簡潔直接到略顯無厘頭的回應,當然還有帥氣的外表,讓Räikkönen在全球擁有大量的車迷,而來自芬蘭的背景與冷靜的個性,也讓他有了「Iceman」的稱號。轉瞬間,跳級加入F1的小夥子,已將展開第300場的比賽,成為史上第5位進入300俱樂部的車手。若Räikkönen順利跑完與Alfa Romeo至2020年底的合約,他將能超過Michael Schumacher的308場與Jenson Button的309場、Fernando Alonso的314場與Rubens Barrichello的326場,成為史上參賽最多場賽事的F1車手。

Kimi Räikkönen將在摩納哥站迎來個人F1生涯的第300場比賽。

2020年賽曆確定新增荷蘭站,在Zandvoort賽道舉辦

隨著Max Verstappen加入Red Bull車隊,F1看臺上的橘色服飾越來越顯著,顯見Verstappen的明星魅力。相信也是在Verstappen因素的發酵之下,已經34年沒有舉辦F1賽事的Zandvoort賽道於日前確定,將舉辦2020年的F1荷蘭站。

Zandvoort賽道位於阿姆斯特丹西方約25公里,是條濱海的賽道。過去曾舉辦30屆的F1荷蘭站比賽,1985年的最後1場比賽由甫過世的傳奇車手Niki Lauda所奪冠,之後便退出了F1賽事。終於在荷蘭車手大放異彩之後,荷蘭站重回來F1的賽曆之中。而在宣布之際,Red Bull地方車手Max Verstappen與隊友Pierre Gasly亦到現場參與宣布活動,並實際試跑。

從試跑的影片中可以看出Zandvoort賽道是條非常狹窄的傳統賽道,賽道長度亦是未達5公里的短賽道,過去比賽的圈數達71圈之多。然而FIA、FOM與主辦單位KNAF正在全力合作,針對賽道進行必要的修改,以讓其能符合現在F1的安全規範,並能增加超車的機會。


Zandvoort賽道是條非常狹窄的傳統賽道,主辦單位正在全力修改,以符合新的安全規範並帶來更多的超車。

Fernando Alonso挑戰Indy 500賽事再次受挫

Fernando Alonso挑戰Indy 500賽事再次受挫

立志取得3大賽事冠軍的西班牙世界冠軍Fernando Alonso,在2018年Indy 500大賽車中因為引擎故障退賽受挫,於2019年捲土重來。不料其參賽表現更差。先是在5月15日的自由練習時發生嚴重事故,讓車輛嚴重受損。在修復後第1階排位賽表現不佳,僅能以第31名在第2階段排位賽中與暫居31位至第36位的車手爭取最後3個席位。而在第2階段排位賽中又未能跑出速度,Alonso的狀舉再次受挫,只能展望2020年。

事後McLaren車隊出面道歉,表明了眾多車隊疏失才會造成Alonso的接連失利。但是Alonso最寶貴的時間與機會,已無法挽回,只能再等1年。

Alonso的2019年Indy 500挑戰,比2018年更為悲涼。

輪胎設定

獨特的山城道路形成全球矚目的摩納哥賽事,低車速、狹窄的賽道與難以超越的特性,讓下壓力與抓地力成為所有車隊唯一關心的設定因素。為了讓車輛在急彎中仍能取得轉向,所有車輛的下壓力最調到最大,而各種參數都是全年賽季最低的狀況。

為了符合這樣特別的環境,Pirelli倍耐力為車隊及車手指定了全年最軟的3種配方,從C3的白色Hard輪胎、C4的黃色Medium輪胎與C5紅色的Soft輪胎。

面對獨特的摩納哥賽道,Pirelli倍耐力建議的設定亦相當不同。前後輪的最低胎壓分別為18.5 PSI與17.5 PSI。前軸的內傾角為-4.00度,後軸為-.275度。


輪胎選擇

毫不意外,紅色C5 Soft輪胎會是各車隊最主要的選擇。然而2019年Monaco站的選胎,比起過去幾年更為集中,Ferrari、Red Bull等2大車隊,竟選了11組的C5輪胎,白色C3輪胎與黃色C4輪胎均僅選1組,是近年所首見的。2隊是否能靠輪胎的改變,來拉近與Mercedes AMG之間的差距,令人好奇。


Monaco簡介

Monaco摩納哥是個位於地中海濱的蕞薾小國,周邊全部為法國所包圍,鄰近法國與義大利交界。在臺灣因為譯名的關係,常讓許多讀者將其與北非的Morocco摩洛哥搞混。

位於西北非洲、隔著直布羅陀與西班牙相望的,是Kingdom of Morocco摩洛哥王國,是個以阿拉伯語為主的君主制國家,人口有3,300萬,土地面積有44.6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臺灣的12倍大。

圖片取自Google map

在賽車歷史上佔有絕對地位的,則是Principality of Monaco,外交部譯為摩納哥候國,坊間亦有人譯做摩納哥大公國、摩納哥親王國,人口不到4萬人,土地面積僅有2.02平方公里,差距極大。


摩納哥與許多歐洲國家一樣仍保有王室,途中右側者為Albert親王,也是F1摩納哥站頒獎台上的頒獎嘉賓。

摩納哥的政治體制相當有趣,與許多歐洲國家一樣,摩納哥仍有王室,是從13世紀起便統治此地的Grimaldi家族。然而在18世紀至19世紀之間為法國所佔領,一直到1911年轉為君主立憲體制,並在1918年簽署了被列入凡爾賽和約的條約,載明由法國提供摩納哥一定的保護,而摩納哥的政策亦必須因應法國的政治、軍事與經濟利益進行調整。

1919年摩納哥更與法國簽署條約,規定若國家的元首過世,且沒有男性後裔,摩納哥就將併入法國,使得摩納哥王室的傳承,一直成為極重要的議題。直到2002年雙方簽署了新約,明定即便沒有繼承人,摩納哥仍將為獨立國家,法國亦將繼續提供防衛。

F1摩納哥站的賽事,是以摩納哥國內最核心的Monte Carlo蒙地卡羅區域所舉辦,這也是常有人稱之為蒙地卡羅大賽車的原因。

在強大法國旁邊的摩納哥,由於沒有什麼天然資源,因此在19世紀東邊的領土被切割給法國,變成現在如此迷你的尺寸之後,摩納哥在1856年起便利用從法國取得的賠償金額,發展博奕產業,獲得巨大的成功,成為歐陸王公貴族以至於全球富豪熱衷的休閒勝地。摩納哥進一步利用博奕產業的收入,發展包含觀光與金融等產業。加上摩納哥並不向國民課徵所得稅、遺產稅、資本利得稅等,吸引了眾多富豪入籍避稅,再進一步吸引各國金融產業進駐,使其成為獨樹一格的特別國家。

身價不菲的F1車手,亦有多人選擇設籍或居住於此,包含Mercedes AMG車隊Lewis Hamilton及Valtteri Bottas、Red Bull車隊的Daniel Ricciardo與Max Verstappen、前Williams車手的Felipe Massa等。Ferrari新秀Charles Leclerc亦是摩納哥籍的車手。

免稅的摩納哥吸引眾多高收入富豪入籍。而2018年的新秀Charles Leclerc則是摩納哥籍的車手。

賽事介紹

富豪群聚,自然而然摩納哥也成為賽車運動發達的地方。以FIA轄下最頂級的2種賽事──F1、WRC,每年都將摩納哥納入賽站的安排,自然便可以看出其獨特之處。

F1摩納哥站的賽事,是以摩納哥國內最核心的Monte Carlo蒙地卡羅區域所舉辦,這也是常有人稱之為蒙地卡羅大賽車的原因。最早的Monte Carlo大賽在1929年就開始舉辦,其中曾因為二戰及其他因素停辦幾年。F1賽事雖在1950年首屆就將摩納哥站納入賽站規劃,但是隔年1951年以及1953年、1954年未在此舉辦,一直到1955年起才每年均列入賽季規劃至今,2019年是連續第64年舉辦F1賽事。

蒙地卡羅區域是建築在高聳的岩壁之上,因此摩納哥站有著極大的賽道起伏,在下坡的6號彎更有著全年最慢、時速不到60公里的彎道。

由於賽道難以超車,所以歷史上在此奪冠的車手,大多由桿位起跑,共有30次,而過去10年則有7次是由桿位車手所奪冠的,3次例外分別是2015年Lewis Hamilton桿位,卻因為車隊策略則由Nico Rosberg奪冠;2016年的桿位Daniel Ricciardo則因為車隊的錯誤,將冠軍拱手讓給Lewis Hamilton;2017年則是由Kimi Räikkönen拿下桿位、Sergio Pérez拿下最快單圈,卻由Sebastian Vettel所奪冠。至於1996年法國車手Olivier Panis在傾盆大雨中從第14位起跑但最終奪冠的情節,則可說是難能可貴的經典畫面。而該次比賽僅有4輛賽車完賽,亦創下F1的紀錄。

2016年苦情錯失冠軍的Daniel Ricciardo,在2018年終再次拿下桿位,並順利奪冠。也成為現役車手中,唯一非世界冠軍卻有在此奪冠紀錄的車手。

2016年錯失冠軍的Daniel Ricciardo,在2018年終於如願奪冠,跳入泳池內慶祝。

 
 

歷史紀錄

在這條高難度的賽道上,英國車手Graham Hill在1960年代在BRM及Lotus車隊時分別拿下3連勝與2連勝,讓他贏得「Mr. Monaco」摩納哥先生的美名。然而史上在此奪冠紀錄,是由巴西車手Ayrton Senna所創下,在1987年至1993年之間,除了1988年之外,年年拿下冠軍,創下史上最多6冠以及5連冠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Graham Hill、Michael Schumacher則以5冠的成績居次,Alain Prost拿下4冠,甫退休的Mercedes AMG車手Nico Rosberg,則以2013年至2015年的3連冠,與英國傳奇車手Stirling Moss以及Jackie Stewart並列。現役車手Lewis Hamilton、Fernando Alonso與Sebstian Vettel則是以雙冠的成績,與Juan Manuel Fangio、Maurice Trintignant、Niki Lauda、David Coultthard、Mark Webber等車手並列。

在這條高難度的賽道上,巴西車手Ayrton Senna展現其驚人的賽車實力,在1987年至1993年之間,除了1988年之外,年年拿下冠軍,創下史上最多6冠的紀錄。

目前賽道紀錄是2018年由同屬Red Bull車隊的Max Verstappen所創下的1:14.260,打破2017年由Sergio Pérez駕Force India粉紅色VJM10賽車所創下的1:14.820,之前則是Lewis Hamilton在2016年駕駛Mercedes AMG賽車所創下1:17.939。2018年的決賽冠軍Daniel Ricciardo以1小時42分54.807秒完成比賽。

2017年Kimi Räikkönen的桿位時間為1:12.178,較2016年的Daniel Ricciardo桿位時間1:13.622快上近1.5秒。然而Daniel Ricciardo在2018年在排位賽中,以1:10.810的驚人速度,拿下桿位。

賽道介紹

Circuit de Monaco摩納哥賽道的全長為3.337公里,比賽總共要跑78圈、共計260.286公里。這樣的長度其實不符合比賽規則必須超過305公里的限制,然而摩納哥站的歷史地位以及富豪的影響力巨大,讓其必須存在賽季之中,而起伏多彎的環境又讓其平均時速僅在每小時160公里左右,因此在轉播時間的考量之下,讓其成為F1賽季中里程最短的1站,再次可見其獨特性。

摩納哥賽道是以摩納哥賭場為中心的蒙地卡羅區域街道做為賽道。受限於自然環境與歷史發展,使得摩納哥賽道的路幅極為狹窄而且多彎,並沒有太多直線路段,連起跑的格位都沒有辦法直線排列,十分特別。也因此讓F1車手在此十分不容易超車,同時容易發生碰撞的意外,影響比賽成果。

蒙地卡羅區域是建築在高聳的岩壁之上,因此摩納哥站有著極大的賽道起伏,在下坡的6號彎更有著全年最慢、時速不到50公里的彎道。而在從高處回到海濱之後,還會經過極長的隧道,車手又必須與隧道出口的刺眼陽光搏鬥,增加賽道考驗的難度。多元的考驗,讓摩納哥賽道成為F1賽事中最具特色、車手最想到征服的賽道,拿下摩納哥賽道的冠軍甚至比拿下世界冠軍有更高的滿足感。

富豪群聚,自然而然摩納哥也成為賽車運動發達的地方。

賽道攻略


摩納哥站的起跑點,位於一個向右的大彎道中間,讓其成為F1賽事之中,唯一無法一眼看到所有參賽車輛的賽道。獨特的彎道起跑,也讓起跑的事故率較其他賽站高上不少。

在全油門起跑後不久,車手就必須塞進名為Sainte Devote的狹小1號右彎,也因為其他路段超車不易,因此1號彎往往也是碰撞最嚴重的地方。

在全油門起跑後不久,車手就必須塞進狹小的1號右彎。這個名為Sainte Devote,是這條狹小街道賽的超車重點,因為若錯過此地,錯過起跑大彎道的DRS區域,在其他地方並不容易超越前車,也因此這個彎道,往往是每年車輛碰撞最嚴重的地方。

繞過1號彎之後,再來就是攀上岩壁的大上坡區域,雖然落差極大,又有略為偏右的2號彎夾於其中,但在1,000匹的F1賽車眼中,其實並不會構成問題,因此在上到坡頂之前,車速多能達到將近280公里時速。

1號彎之後,就是攀上岩壁的大上坡區域,雖然落差極大,又有略為偏右的2號彎夾於其中,但對1,000匹馬力的F1來說並不構成問題。

位於坡頂的左轉3號彎,所經過的便是摩納哥最著名的賭場,也讓這個彎以Casino彎聞名全球。經過3號彎之後,在高級大飯店前的廣告,賽道再次轉而向右。這條看起來筆直的路段,其實會有一小段上坡之後,開始大幅度的下坡,進入比賽最為複雜的區域。

著名的Casino彎。

在這個下坡路段,在有限的空間中要降下高度,回到海濱,讓原本的道路極為蜿蜒,有多個大角度彎道,5號與6號彎均是接近掉頭180度的彎道,6號彎的半徑更小,是全球最知名的髮夾彎,極速可以上看360公里以上的F1賽車,在這裡必須將方向盤轉到左死點,並將速度降至每小時41公里左右,搭配最大的路線,才能順利通過。

5號與6號彎均是接近掉頭180度的彎道,6號彎的半徑更小,是全球最知名的髮夾彎。

而在激烈減速之後,車手又在7號彎右轉上橋,再接上8號彎後的小橋,進入了全區最快的隧道區。這條為了市區交通在岩壁中開鑿出來的4線隧道,寬度僅有9公尺,車手從每小時80公里左右的時速,一路全油門,沿路與方向盤及後輪搏鬥,在看到長372公尺隧道出口時,時速均可挑戰300公里以上。在如此狹小而封閉的環境之中,為了走出最佳的路線、做出最佳的速度,車手不但要全油門到底的在大彎之中奔馳,更需要緊貼著路旁的護欄行駛,除了高超的技術之外,抗壓性與膽識亦是分辨一流與二流車手之間水準的標竿。

從昏暗的隧道之中,高速衝出陽光之下,對於車手眼力亦是一大考驗。在過去,隧道出口之後還有一段的直路,讓車手均冒著出隧道瞬間陽光刺眼短暫失明的風險,繼續大腳油門衝刺,造成許多危險。後來在安全的考量下,在隧道出口加上了10號以及11號的連線彎道,強迫車手減速,進而壓低了隧道中的速度,以提升安全。然而,在全力拼鬥之時,仍不免看到許多車手煞車不及,衝過減速彎道的畫面。

摩納哥賽道最著名的隧道區,車手出8號彎後即一路全油門,沿路與方向盤及後輪搏鬥,在看到隧道出口時,時速均可挑戰300公里以上。

接著一小段直線之後,車手左轉進入12號彎。再接著則是繞過摩納哥游泳池的連續彎道。狹小的路幅更讓許多車手在這裡不小心發生了擦撞。不過,就從出隧道一路到游泳彎區域附近,比賽時總是停滿各國富豪的頂級遊艇,近距離觀看比賽,而遊艇上身著泳裝的俊男美女,往往會吸引轉播攝影師的注意力,而錯失了一些關鍵的鏡頭。

而在繞過游泳池旁最後1個16號彎之後,車輛繼續延著海濱前進,繞過路線刁鑽的18號及第19號彎之後,回到起跑的大彎道,再次繼續後續的賽事。而與前車緊貼的車手,則會利用DRS開啟的優勢,全油門在大彎道上加速至時速290公里以上,再力拼煞車技術,期能在1號彎前完成超越;而前車則必須展現防守的技巧,以確保順位,也讓觀眾看到一次又一次的近身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