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GP
日本站
Japan
排位賽:2019/10/12 06:00 (台北時間 10/12 14:00)
正 賽:2019/10/13 05:10 (台北時間 10/13 13:10)
October 13, 2019
城市 Suzuka
賽道名稱 Suzuka Circuit
賽道長度 5.807 km
總圈數 53
比賽總長度 307.771 km
在俄羅斯站後,F1各大車隊及車手便紛紛準備前往日本,參加在10月4日起的一連串日本站活動,為F1在東亞歷史最悠久的重要市場,帶來年度的高潮。

賽程時間表

2018年F1第17站日本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10/05 星期五0900-10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10/05 星期五1300-14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10/06 星期六1100-1200
排位賽10/06 星期六1400-1500
正賽10/07 星期日1310-1510

 
 

Kyvat回歸Toro Rosso

在俄羅斯站的星期六,Toro Rosso車隊正式宣布事前離隊的俄羅斯車手Daniil Kvyat,將在2019年重新加盟,第3次為Toro Rosso車隊出賽。

1994年4月26日出生的Daniil Kvyat,是Red Bull陣營所培訓的車手。2014年在Toro Rosso車隊出道,並在2015年便晉升至Red Bull車隊,與Daniel Ricciardo搭檔出賽。Kvyat在該年的車手排行為第7名,勝過隊友Ricciardo,表現出色。

然而,在2016年賽季的俄羅斯站,Kvyat與Ferrari車隊Sebastian Vettel發生碰撞,造成相當衝突,被降級回Toro Rosso車隊,讓Max Verstappen在隔站西班牙站升上Red Bull並拿下分站冠軍。Kvyat在Toro Rosso車隊期間表現依舊不穩定,在馬來西亞站被撤換,由Pierre Gasly接替。雖後來在美國站有代班上場,但在年底仍被解約。Kvyat的2018年賽季未能上場,僅能在Ferrari擔任研發車手等候機會。

2017年美國站是Kvyat離隊前的最後1場出賽,以第10名拿下1分。

從2015年的表現,Kvyat證明了他是具有速度的車手,然而後續的離開,則是導因於他的情緒控制與完賽的穩定性。在空白了1年之後,Kvyat是否仍能保有速度並展現更成熟的賽車能力,成為其2019年賽季之後能否續留F1的關鍵。

2019年F1車隊參賽陣容  
車隊名稱車手名稱 (合約年限)
Mercedes AMGLewis Hamilton (2020)Valtteri Bottas (2019+2020)
FerrariSebastian Vettel (2020)Charles Leclerc (2020)
Red BullMax Verstappen (2020)Pierre Gasly
Renault SportNico Hülkenberg Daniel Ricciardo (2020)
HaasRomain GrosjeanKevin Magnussen
McLarenCarlos Sainz Jr.Lando Norris
Force India
Toro RossoDaniil Kvyat
SauberKimi Räikkönen (2020)Antonio Giovinazzi
Williams


輪胎設定

來到鈴鹿賽道,Pirelli倍耐力指定的輪胎配方是白色Medium輪胎、黃色Soft輪胎以及紅色Supersoft輪胎。Pirelli倍耐力表示,從歷史資料來看,鈴鹿是條對輪胎考驗非常大的賽道。輪胎承受的壓力是全賽季最高水準,所要承擔的側向力也是全賽季最高,兼俱高速與中低速賽段,車輛的下壓力設定是普通,地面的抓地力偏高,而路面對輪胎的損耗則是普通。

在胎壓設定方面,前後輪起跑最低胎壓分別為23.0 PSI以及21.0 PSI,而內傾角限制為前-3.00度、後-1.75度。


輪胎選擇


賽事介紹

身為全球有數的汽車大國,日本賽車運動在二戰之後隨著汽車產業的發達而不斷提升。最早在1963年,就曾在Suzuka鈴鹿賽道舉辦不列入年度積分的日本F1大獎賽,並在隔年起於Fuji富士賽道繼續舉辦了11年。在1976年,Fuji富士賽道正式舉辦列入年度積分的F1大獎賽。這年的日本站,正是電影<決戰終點線>所描述的經典之戰,Niki Lauda在德國站嚴重車禍之後,重回賽道,並在日本站與James Hunt爭奪年度車手冠軍頭銜。Niki Lauda因為大雨而退賽,而James Hunt以第3名完賽拿下年度冠軍。

日本站在1977年續辦,James Hunt這次順利拿下冠軍,但卻有2位觀眾因為Gilles Villeneuve與Ronnie Peterson的事故而喪生。然而在1977年賽事之後,日本站原本曾出現在1978年賽曆的安排上,後來卻消失了,而且一口氣消失了9年,一直到1987年,日本站才重新出現在F1賽曆上,而且這一次舉辦的場地,從鄰近東京的Fuji富士賽道,換到名古屋附近、現代觀眾所熟悉的鈴鹿賽道。

這條由荷蘭設計師John Hugenholtz所設計的賽道,是汽車公司Honda所擁有的資產。Suzuka鈴鹿賽道興建於1962年,位在名古屋市西南方30公里處,緊臨Honda鈴鹿工廠旁的Honda機車主題公園。當初Honda興建鈴鹿賽車場的目是用來做為機車產品測試之用的測試跑道。鈴鹿賽道的全長是5.807公里,是Honda發展機車技術的重鎮。隨著Honda投入汽車工業的發展之後,Honda機車主題公園的內容也擴展至汽車的領域,在長年的經營之下逐漸成為一個綜合性的娛樂園區。

巨大的摩天輪是鈴鹿賽道著名的特色。整個鈴鹿賽道是日本汽車大廠Honda本田旗下綜合娛樂園區的一部份。

F1錦標賽在中斷日本站賽事數年之後,於1987年重新將日本站列入賽程之中。這要歸功於Honda重新回到F1賽場並且積極投入F1賽事,而這次Honda是以引擎供應商重回F1賽事,其在F1賽事的貢獻卓著,因此鈴鹿賽道順利取得自1987年起主辦日本站F1賽事的權利。

鈴鹿賽道是一條立體交叉呈8字型的賽道,因此這是F1賽事之中唯一同時具有順時針方向與逆時針方向行駛的賽道,加上設計時加入連續S型彎道、高速130R彎道以及2條大直線,讓比賽極為考驗技術,不論車手或觀眾都極為喜歡此一賽道的設計,加上Honda持續在F1賽事的投入,使得Suzuka鈴鹿賽道持續主辦多年的F1賽事,並廣為全球車迷所喜愛。

在2007年,在Suzuka鈴鹿賽道合約到期之時,適逢Toyota集團全力投入F1賽事,其於2000年所購入的Fuji富士賽道在經過重新整修後,舉辦了2007年的F1日本站賽事。與1976年的首戰一樣,同樣的大雨滂沱,讓Safety Car領跑了前面19圈,而Hamilton是最終的勝利者。2008年的賽事同樣受到雨勢的影響,讓F1的營運者FOM決定日本站賽事將由Fuji富士賽道與Suzuka鈴鹿賽道輪流舉辦,Suzuka鈴鹿賽道舉辦單數年,Fuji富士賽道舉辦雙數年。

然而受到全球金融海嘯影響,Toyota於2009年宣布退出F1賽事,而Fuji賽道亦放棄舉辦F1日本站,使得日本站在Suzuka鈴鹿賽道持續舉辦至今。

歷史紀錄

從舉辦F1賽事開始,日本站一直安排在F1賽曆的最後階段,因此在33屆比賽之中,有13屆比賽是在日本站提前封王。

在所有日本站的比賽之中,拿下冠軍次數最多的車手是7屆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他在1995、1997、2000、2001、2002、2004等6年的比賽中拿下冠軍。Sebastian Vettel則以4次居次,分別是2009、2010、2012與2013。第3名的Lewis Hamilton則是2007與2014、2015年的3次。現役車手中還有Fernando Alonso在2006與2008年2次奪冠。Jenson Button、Kimi Räikkönen則是2011年與2005年的冠軍。

2004年的日本站,受颱風影響,排位賽與決賽均在星期天舉行,Michael Schumacher在早上排位賽中拿下桿位,並在下午的決賽贏得冠軍。

值得一提的是,Sebastian Vettel從2009年至2015年,連續9年在日本站上頒獎臺,是表現最為穩定傑出的車手。而Kimi Räikkönen在2005年從第17位起跑奪冠是日本站史上的最佳表現。

從車隊角度來看,McLaren拿下9次最多,然其中有1977年與2007年是在Fuji富士賽道,在Suzuka鈴鹿賽道僅有7次。Ferrari車隊則以7次居次,但7次均是在Suzuka鈴鹿賽道拿下,所以與McLaren實際上是平手的。後起之秀Red Bull則在Suzuka鈴鹿賽道拿到4次冠軍,全都是靠Sebastian Vettel所拿下的。Mercedes AMG則在2014年起連續奪冠4年,與Red Bull並列,Williams在1990年代的3次在其後。

Mercedes AMG在此地的3次冠軍,除2016年由Nico Rosberg(圖中雀躍者)所拿下外,其餘2次均是由Lewis Hamilton(圖右揮手者)所拿下。

Suzuka鈴鹿賽道總長度5.807公里,F1賽事需進行53圈,以307.471公里的總里程做結。由於位於山谷之中,所以Suzuka鈴鹿賽道的最大落差超過40公尺,讓賽事的進行更增加挑戰。

在Suzuka鈴鹿賽道部份,目前F1比賽的單圈紀錄是由Kimi Räikkönen在2005年駕駛McLaren所創下的1:31.540。另外,Michael Schumacher曾在2006年創下1:28.954的時間,是F1在此留下的賽道紀錄。然而此高懸10年的紀錄,在2017年在排位賽時被Hamilton所打破。

2017年賽事部份,桿位是由Mercedes AMG車手Lewis Hamilton以1:27.319拿下,比2016年Nico Rosberg的1:30.647快上2.5秒。Hamilton以1:27:31.194拿下冠軍,最快單圈則是其隊友Valtteri Bottas的1:33.144。

Senna與Prost的恩怨

在32屆的賽事之中,最為人印象深刻的,除了被電影所宣傳的1976年於Fuji富士賽道的首戰之外,莫過於McLaren車隊2位世界冠軍Alan Prost與Ayrton Senna的互撞。

2位車手在日本站的首次互撞發生在1989年。Prost以積分優勢的狀況來到日本站,Senna必須獲得冠軍才有機會爭取年度冠軍。2位車手在激烈競爭之後發生碰撞,Prost退賽,Senna在場邊安全人員的協助之下重回賽道,並進站維修後繼續參加比賽,在落後的狀況之下一路追趕率先衝過終點線,卻被主辦單位以安全人員的協助違反規則而取消冠軍,讓Senna極度不滿。

率性且對賽車全心投入的Ayrton Senna,至今仍是許多車迷心中不變的車神。

隔年,2人再次來到日本站,此次Senna具有積分優勢而轉隊至Ferrari的Prost必須取得冠軍方有爭雄世界冠軍的可能。Prost起步取得領先,但是Senna在第1彎道直接與Prost發生碰撞,雙雙退賽。Senna因此在日本站提前封王。然而在隔年,Senna承認因為對於F1主辦單位前一年取消其日本站冠軍與對於起跑格位設置不合理的不滿,早已決定若不能起跑領先便決定玉石俱焚。

2位車手的風風雨雨,為1990年前後的F1增添許多的故事,而Suzuka鈴鹿賽道與日本站正好是其中最重要的舞臺之一。

傳奇爭執的2位車手,Ayrton Senna已於1994年5月1日聖瑪利諾站的意外中離世,而Alain Prost則以Renault Sport特別顧問身份,繼續在F1中活躍著。

賽道攻略


鈴鹿賽道是一條立體交叉呈8字型的賽道,因此這是F1賽事之中唯一同時具有順時針方向與逆時針方向行駛的賽道。受限於賽道的整體結構複雜,以及周邊山勢的影響,起跑的大直線並不算長,僅有800公尺,然而在超過900匹馬力的推動下,比賽中車手可以在此達到將近時速340公里的高速。

鈴鹿起跑的直線並不算太長,但在比賽中可以挑戰近340公里的高速,主建物後方則是3號彎起的連續彎道。

在直線底車手迎來半徑不算小的1號彎,並緊接著是半徑縮小的2號彎,2者組合變曲率的髮夾彎,為保持速度,車手在減至時速290公里時便會切進1號彎,並在彎中持續煞車,以將車速降至可以通過2號彎彎點的每小時165公里。在面對眾多車手的爭逐之下,如何精準操控並保持煞車的效率與平衡,是極為考驗車手的技術與冷靜。

出2號彎之後的小直線,車速可以提升至每小時255公里,接下來則是由3號至7號彎所組成與Silverstone賽道極為相似連續型S彎道,在曲率不斷變化不斷放緩的這個路段,車手的路線與平衡是最大的考驗,如何在左搖右晃之間,控制油門與重心平衡,將車速拉高漸次將降至每小時200公里的速度再次升高至時速275公里以上,衝過樹立Dunlop看板的7號彎,並在進8號彎前達到時速300公里,是在這裡的課題。

在以時速200公里通過8號彎之後,把握小直線的機會再補上油門一下,就必須要重煞,以便能以時速160公里的速度,通過直角彎,隨後穿過鈴鹿賽道中最特別的交叉道的下層結構,來到8字型賽道的另一側;賽車在此之後的路段呈逆時針方向行駛。在通過直角彎之後會有一小段的直線路段可以加速,在全力衝刺後的煞車點控制是考驗車手技術優劣的關鍵。接在直路底端先有一個不大的10號彎,緊接著是極為狹小的11號髮夾彎,車手必須將速度降到使用3檔以時速95公里的速度通過,煞車性能好壞將是決定車手在這段賽道的成績好壞。

獨特的立體交叉結構,讓車手必須鑽過賽道下方,才能進入10號彎。

再來的12號彎是大半徑的變曲率彎,除著曲率的減小,車手可以在這彎道上持續加速到時速305公里以上,相當過癮,然而這也代表極大側向G值對體力與輪胎的損耗。

接著車手必須要重煞,減至時速230公里,以進入13號與14號彎組成的Spoon彎。與12號相反的方向以及漸增的曲率,讓這路段的比賽路線並不容易選擇,車手容易在此發生失誤。而脫離14號彎之後,就是車手全場最長的全油門路段。賽車推估可以從時速230公里開始加速,在經過1公里長帶有起伏的副直線加速之後,在著名130R的15號彎前,油門還是可以繼續貼底,以空氣力學增加抓地力,繼續全油門衝刺,可以持續在每小時315公里以上的速度飛馳,十分過癮。

然而在通過彎道與起伏之後,突然出現在眼前是16號與17號彎組成的減速彎,亦是1989年Senna與Prost撞車的地方。地勢的變化帶來重心的起伏與空氣力學效果的變化,煞車點並不容易掌握,很容易錯過而衝出跑道。而即便掌握到煞車點,重踩降至時速110公里的高G值,對車手也會眼前突然一黑。

在通過狹窄的S型減速彎後,車手再次加速到時速260公里通過最後的18號彎,以為大直線的衝刺建立基礎速度,迎向下一圈的挑戰。

圍牆旁的小型減速彎,許多車手錯過16號彎入彎點後可以避免事故的路線,也是1989年Senna受到工作人員協助推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