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GP
比利時站
Belgium
排位賽:2019/08/31 13:00 (台北時間 08/31 21:00)
正 賽:2019/09/01 13:10 (台北時間 09/01 21:10)
September 1, 2019
城市 Spa-Francorchamps
賽道名稱 Circuit de Spa-Francorchamps
賽道長度 7.004 km
總圈數 44
比賽總長度 308.176 km
暑假之後,2018年F1賽季再次由高速的比利時Spa-Francorchamps賽道展開。這條賽道與英國Silversonte、義大利Monza及摩納哥的Monte Carlo,均是1950年F1首次舉辦時便使用的賽道,歷史意義自然不同凡響。加上其為全年賽季中單圈最長、又有著名高速的Eau Rough彎道,充滿挑戰性,眾多精彩的歷史對決發生在此,成為人氣最旺的賽道之一。

暑假雖號稱有3周的休息,但是扣除第1周還有進行的季中測試,各車隊試用2019年規則的空力系統,加上本周的比賽前的奔波與自由練習等,實際休息時間其實相當的短。即便如此,暑休期間車手市場的變化,仍帶給全球車迷極大的震撼。

第1個震撼來自澳洲車手Daniel Ricciardo。原本預期在暑休前會宣布與Red Bull續約而未準時進行,全球車迷與媒體並未特別擔心,只是覺得應該是Ricciardo以這2年較佳的表現,向Red Bull要求高薪,雙方正在研討細節。不料匈牙利站後不到1周的時間,Ricciardo突然在8月3日宣布與Renault Sport簽下2年的合約,離開Red Bull陣營。

這個打破大家眼鏡的消息,改變了2019年車手市場的發展,讓Carlos Sainz Jr.確定失去Renault Sport的席位,而Esteban Ocon也斷了前往本國車隊發展的機會。

拿下摩納哥站冠軍的Daniel Ricciardo,在暑休的第1個星期,確認將在2019年為Renault Sport出賽。

在8月7日,財務困窘而被託管的Force India車隊,正式出售,買家則是Williams的加拿大車手Lance Stroll家族為首的團隊。該團隊宣布將會清償車隊所有債務,並保留所有的員工,讓車隊仍能繼續參加2018年剩下的賽事與2019年賽事。

這個發展,對於F1賽場的穩定極為正面,但是旗下的2位車手Sergio Pérez以及Esteban Ocon的席位就面臨極大的風險,因為Lance Stroll沒有理由續留在Williams,2者誰能留下,或是全部離開,成為觀察的重點。而在Stroll離開後,財務抓襟見肘的Williams會有什麼變化,亦是觀察的重點。

8月7日,財務困窘而被託管的Force India車隊,正式出售,買家則是Williams的加拿大車手Lance Stroll家族為首的團隊。而在Stroll離開後,財務抓襟見肘的Williams會有什麼變化,亦是觀察的重點。

而再隔7天,Fernando Alonso又在8月14日宣布了自F1退休的消息。雖然他未使用退休一辭,並在聲明中不排斥在狀況好之下重回F1賽事,但是可以肯定其將不會參加2019年賽事。這一動作,立刻讓整個車手市場熱度達到最高。現任2號車手的Stoffel Vandoorne似乎因此而提高了續留的機會,而包含McLaren測試車手、現在在F2賽事中領先的Lando Norris以及車隊大股東之子Nicholas Latifi等2位年輕車手進軍F1似乎也有了空間。而之前爭取Ricciardo雖然未果,透露出McLaren對於頂級車手仍有興趣,讓合約始終未定的Kimi Räikkönen,也被車迷點名可以加入McLaren。

歷經了17個賽季,2005年與2006年F1世界冠軍西班牙車手Fernando Alonso於臺灣時間8月14日凌晨正式宣布將自F1退休,不再參與2019年的賽季,成為F1暑休期間的一大震撼彈。

由於正處於重整階段,賽車性能正在谷底,財務壓力亦不輕鬆,所以McLaren對於頂級車手的吸引力是有限的;而2位年輕車手的搭檔,對於McLaren而言亦可能重蹈Williams今年的覆轍,讓有經驗的中生代車手成為較為合理的選擇。而確定失去Renault Sport席位的Sainz,在家世以及實力綜合得分出色,在眾多候選人中出線,於8月16日正式宣布與McLaren簽約,將在2019年為McLaren出賽。

確認2019年將不再為Renault Sport出賽的Sainz,於8月16日正式宣布與McLaren簽約,將在2019年為McLaren出賽。

Sainz原本是Toro Rosso的車手,在2017年美國站至Renault Sport頂替Jolyan Palmer的位置,表現相當穩定。Red Bull車隊亦看好其未來發展,並未在當時就放手讓他轉隊,僅以租借方式與Renault Sport合作,預留未來回營升上Red Bull的可能性。Ricciardo加入Renault Sport,Sainz沒了位置,外界原本看好Sainz回營補上。然而一如前述,Red Bull正式進入Verstappen為中心的建構期,Sainz與Verstappen過去合作不算愉快,名門之後的Sainz也不見得願意屈居人下,召回只是徒增困擾,而Verstappen亦反對,也才造成Sainz離隊他去。

Sainz的合約底定,Red Bull車隊也在8月20日宣布,將由Toro Rosso的法國新秀Pierre Gasly,在2019年與Verstappen搭擋,參加F1賽事,也延續Red Bull持續拉拔自家培訓年輕車手的傳統。Red Bull人事問題至此全面底定。頂級車隊中,現在僅剩Ferrari還沒有揭曉其與Räikkönen是否續約。而對於新生代車手而言,Toro Rosso又多了1個可以爭取的空間。

在Sainz之後,McLaren是否會續留Vandoorne,或是由提拔前述的年輕車手,仍有待觀察。而重整中的Force India車隊,牽動Williams,同樣讓中後段車隊席位市場充滿變數,成為未來觀察重點。

輪胎設定

面對2018年比利時的Spa-Francorchamps賽道,Pirelli建議的是白色Medium胎、黃色Soft胎、以及紅色的Supersoft胎,相較2017年賽季的黃色Soft胎、紅色Supersoft胎、紫色Ultrasoft胎有所調整。

但這樣的調整代表車手們面臨更難去做輪胎搭配選擇嗎?那也不一定,因為事實上2018年賽季所有胎款的配方相較去年皆又更軟了一些,所以2018年賽季Pirelli在此站的輪胎建議組合,在實際效果上是與去年賽季相同。而面對2018年賽季比利時站為全年最長的賽道,2018年的新車皆在動力上較2017賽季有所提升,賽道上又有許多大彎角會對輪胎造成極大考驗,但去年2017年賽季各車手此站的表現,皆證明這樣的輪胎組合設定是相當合適,各車手若對自身與車輛能力的掌握度夠高、選擇適切的換胎策略與節奏,相信能拿到不錯的成績。


輪胎選擇

輪胎選擇部分,就如前述所提,2018年比利時站Pirelli建議的是白色Medium胎、黃色Soft胎、以及紅色的Supersoft胎。McLaren車隊選擇異於其他車隊的輪胎選擇策略,McLaren車隊的Stoffel Vandoorne和Fernando Alonso只使用4套紅色Supersoft輪胎,相較於其他車隊普遍使用6套以上的紅色Supersoft、甚至Williams車隊還使用多達9套紅色Supersoft,McLaren車隊的用胎策略顯得相當迥異,McLaren減少Supersoft胎是否會有助於取得積分,值得觀賽時關注。

至於目前位居前3大領先車隊的Mercedes-AMG、Ferrari、Red Bull,則是使用相當類似的用胎策略。3大車隊白色Medium胎的選擇約在1至3套之間,黃色Soft胎則在4至5套,紅色Supersoft則在6至8套間。


賽程時間表

2019年F1第13站比利時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8/30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8/30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8/31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8/31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9/01 星期日2110-2310

賽事介紹

比利時站所使用的是全球知名的Spa-Francorchamps賽道。這條以舉辦F1賽事、24小時耐久賽以及1,000公里耐久賽而聞名的賽道,是許多車手與車迷所深愛的賽道。擁有全F1賽季中最快的比賽節奏,加上大幅度的起伏與多彎的設定,加上傳統經典賽道不同區域氣候不同的多變面貌,對於賽車手及車隊形成極大的挑戰,自然也造就多變刺激的比賽內容與令人大呼過癮的觀賽體驗。其受到各界的歡迎,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佔地廣大,平均速度極高,加上多變的氣候與地勢起伏,成為全球最著名的賽道之一。 (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位於比利時東部城市Spa東南方10公里處,所處的城鎮名為Francorchamps,正是其名稱的來源。不過,就行政區劃分,Francorchamps並不屬於Spa的管轄,而是另一個城市Stavelot。賽道位置,距離德國邊境僅20公里,與德國著名賽道Nürburgring僅有70公里的直線距離,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則位於西北西方120公里遠。

自羅馬時代起因有溫泉吸引貴族與富豪

Spa的人口並不多,約莫僅有1萬居民。但其開發極早,早在羅馬人統治時期就在附近的山上找到品質優良的泉源,富含鐵質具有療效,因而具有名氣,成為著名的休憩渡假景點,吸引了王公貴族與富豪前來,而連帶的娛樂產業亦在周邊地區形成,包含賭場以及賽車。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位於比利時與德國邊界附近,距離Nürburgring僅70公里。

最早在1902年,在附近的Ardennes森林,便有一條封閉型的賽道。在賽車發展初期,城市至城市之間的競逐還是賽車的主流,這條Ardennes賽道是相當先進的想法。然而賽道長度從一開始的85公里繼續延長至近120公里之後,並未受到歡迎而淡出歷史。

現在的Spa-Francorchamps賽道,原型在1920年代所設計,是一個近似三角形的設計,賽道利用附近的公用道路所組成,長度達15公里之多,並在1922年舉辦首屆的24小時Francorchamps耐久賽,首屆的比利時大獎賽則在1925年舉辦。

在當時的氛圍下,這條賽道以讓車手可以開出更快的速度為目標進行持續的調整,甚至削掉了原本的髮夾彎,以求車手能夠開出比歐陸其他賽道更快的速度。這段在1939年被拉直的路段,就是跨越了Eau Rouge溪的Eau Rouge與Raidillon路段。

紅線為現有賽道路線,藍線則為1939年拉直後的14公里路線。

1950年,第1屆的F1比利時站在此舉行,著名的阿根廷車手Juan Manuel Fangio拿下了首座冠軍。之後除了1957年與1959年之外,一路在此舉辦至1968年。

在1970年代之前,這條賽道就是當地日常使用的公路所組成,在民宅、路樹、與電線桿之間,沒有太多的分隔與緩衝區,讓車手若是失控,完全無法預期將會碰撞到什麼物品,安全性並不佳。而密集的起伏、彎道以及高速,讓車手隨時都需要聚精匯神,對於車手體力與耐力的考驗極高。

Spa-Francorchamps的比賽以氣候多變著稱。
除了賽道的設計問題,不穩定的氣候亦是Spa-Francorchamps賽道的特色。雖然這對傳統幅員廣大的長距離賽道而言都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但是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其氣候特別不穩定,東山飄雨西山晴是常見的場景,往往有一段賽道因為滂沱大雨而路面全溼,森林外的另一段賽道則正豔陽高照。這讓車隊與車手對於賽車調校與輪胎的選擇很難拿捏。

綜合這些因素,Spa-Francorchamps賽道與眾多歷史悠久的賽道一樣,常常發生嚴重的意外,包含著名車手Stirling Moss曾在1960年的比利時站自由練習中受到重傷;世界冠軍Jackie Steward亦在1966年翻出賽道,車底朝天撞在農舍的屋頂上,不但撞斷了肋骨並被破損油箱流出的汽油澆淋全身。

隨著F1對於安全的重視,1969年的F1比利時站被抵制而取消,賽道為此新增了護欄,並為了1970年的賽事增設了臨時的減速彎,結果平均時速還是高達每小時240公里,安全防護仍不能讓F1滿意,因此F1比利時站比賽自1971年移至其他賽道舉辦,直到1982年。

F1的離開,加上1970年代前半24小時耐久賽多起車手喪命的意外,以及賽車界對安全的重視,讓Spa-Francorchamps賽道到了1978年已幾乎陷入停用的狀態。賽道亦於1979年進行了改建工程。

 
 

1979年大幅改建為如今配置

1979年的改建工程,刪除了原賽道中總計近5公里的大直線以及位於大直線中央讓Jackie Steward翻出賽道的Masta彎,將賽道大幅縮短至7公里。雖然縮短了超過一半的長度,並增加了不少彎道,但賽道本身仍盡可能保持原賽道的高速及起伏特性,並仍穿梭在Ardennes森林之中。

直到1983年Spa-Francorchamps賽道才又獲得F1賽事的主辦權,並在此進行比賽。經過重建之後的賽道取消了最危險的一段賽道,並且盡可能的保留了賽道的原始風格,以及在Les Combes與原有賽道的Blanchimont之間做了精心的規劃,以符合那些最具天賦的車手的需要。

除了1984年F1比利時站賽事仍在Zolder賽道舉辦,1985年至2002年,Spa-Francorchamps一直承辦著F1比利時站比賽。

2003年因為菸草廣告管理而停辦


2003年,比利時政府決定提早實施反煙草廣告法令,F1車隊因為贊助商問題,抵制比利時站比賽,使其消失1年。比利時政府在考量經濟利益上的損失,修改了法令後,比利時站主辦單位還對Ecclestone承諾支付更多的主辦權利金以說服F1車隊再次走入Spa賽道。在主辦單位及FIA的努力之下,才使這條車手最愛也最為經典的賽道,被重新排入到2004賽季的F1賽程當中。

然而,主辦單位在2005年年底破產,Spa-Francorchapms賽道的整建進度因而落後,雖然政府進行資助,但仍未能及時完成,因而停辦了2006年的賽事。從2007年至2017年,Spa-Francorchamps繼續在F1的賽季中,吸引著全球的賽車迷與車手。

歷史紀錄

在這條備受歡迎的賽道上,表現最出色的是德國7屆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其於1991年賽季升級至F1賽事,接替Jordan車隊入獄2個月車手Bertrand Gachot的首場賽事,便是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的比利時站。未曾在此出賽的Schumacher,在排位賽取得第7位,是Jordan車隊該季的最佳排位,技驚四座。雖然正賽因為離合器問題而在首圈退賽,但已經他獲得F1業界的關注,並在賽後獲得Benetton車隊的合約,正式展開F1職業生涯。

隨即在1992年,Schumacher便在比利時站拿下了F1首勝。總計至Schumacher於2012年退休之前,他共在比利時站拿下6次冠軍,史上最高;第2位的車手則是巴西世界冠軍Aryton Senna的5次。現役車手中最多的則是芬蘭世界冠軍Kimi Räikkönen,與英國世界冠軍Jim Clark同樣拿下於4次冠軍。Sebastian Vettel與Lewis Hamilton則同樣拿下過2次冠軍。

德國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表現不凡,不但1992年在此高難度賽道拿下職業生涯第1勝,生涯共計拿下1992年、1995年、1996年、1997年、2001年、2002年等6次冠軍,表現非凡,是史上最高,比巴西世界冠軍Ayrton Senna的5次還多。圖為2002年比利時站頒獎臺合影,亞軍由巴西隊友Rubens Barrichello拿下,季軍則是Williams-BMW的哥倫比亞車手Juan Pablo Montoya。

目前的單圈紀錄是由Sebastian Vettel在2017年賽事所創下的1:46.577,刷新自己在2009年所創下1:47.263。2017年的比賽則是2017年世界冠軍Lewis Hamilton所宰制。在晴朗的天氣下,排位賽以1:42.553拿下桿位,並從桿位起跑,一跑領先至結束,最後以1:24:42.820完成44圈的比賽。

賽道攻略


Spa- Francorchamps賽道的全長有7.004公里,共有19個彎道,是現今所有F1賽道當中最長的一條賽道。為符合比賽長度超過305公里的規則,F1比賽要在這條賽道上進行44圈的賽事,總比賽里程為308.052公里。

Spa-Francorchapms賽道的大直線是朝北北西方向建設,賽車在一起跑之後,馬上就遇上一個掉頭的髮夾彎。在比賽中,車手必須在入彎前重煞,將時速300公里以上的車速降至用2檔以大約90公里的時速繞過這個名為La Source彎道之後,會有一段直線,並有起跑格位的線條劃在路面上,這裡原是1981年之前F1的起跑直線。而現在,這成為Spa-Francorchamps賽道最精彩路段的開始。

尖銳的La Source髮夾彎,是Spa-Francorchamps賽道起跑後的第1個彎,競爭激烈自是不難想像。(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賽車在直線路段的底部接上一段略成彎曲形狀的上坡路段,第1個向左跨過小溪的彎道,便是著名的2號彎Eau Rouge,向右的3號Radillion小彎,再接著4號彎後,接上著名上坡的Kemmel Straight大直線,並在直線底部進入名為Les Combes的5號右彎與6號彎組成的減速彎。

這段賽道就是比利時站最引人入勝的一段賽道。為了衝上落差達40.8公尺的Kemmel Straight上坡道,F1車手在3號至5號的連續小彎中,必須精密控制,以全油門時速310公里以上進行衝刺,方能在上坡路段不落於對手之後。而由於空力套件設計的緣故,F1賽車在這個部份亦必須全力衝刺,才能換來最好的下壓力,通過彎道路段。

從圖片中不難看出Eau Rouge之後坡度提升之中。而在進入Eau Rouge之前又有一段小下坡,加上路線彎曲,車手往往用雲霄飛車來形容。

因此車手從La Source出彎到Les Combes入彎前,有超過2公里的全油門衝刺,並必須在最高速下面對不算簡單的連續彎道,並承受超過3G的加速度,其考驗難度之高,不難想像。尤其其中還包含有平面轉上坡的重心轉移與抓地力分配,更提高了考驗的難度,但這亦成為Spa-Francorchamps最精彩刺激的一段。加拿大世界冠軍Jacque Villeneuve在1998年與1999年連續2年此處以時速300公里失控,至今仍令人印象深刻,Villeneuve亦稱其為「人生最華麗的撞車」。

而在通過Eau Rouge彎之後,在Kemmel Straight上,賽車在直線路上持續的以全油門到底做衝刺,因此車速可以達到令人驚訝的時速335公里之上,此處的DRS作動,將對車手的超越產生額外的助力。高速亦讓車手在進出第5號彎之時的減速與過彎的過程,可以產生4G的加速度。在以時速170公里進出第5號與6號這一組連續彎道的過程中,可以看到車手紛紛的在下坡之後畫出漂亮的S型弧線,並為時速220公里幾乎油門全開的第7號Malmedy彎之後的小直線路段做準備。

從畫面下方的Kemmel Straight進入,車手必須從2公里全油門的高速中重踩煞車,以進入5號的Les Combes的右彎與6號的左彎,再以時速175公里進入7號的Malmedy彎,為之後的直線做準備。(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在小直路之後會遇到轉向角度達180度的8號Bruxelles髮夾彎,車速必須降至時速135公里左右,並經過一小段直路後左彎,而後再進入一段的直線路段。為爭取第9與第10號彎之間的直線速度,車手會選擇以時速190公里以上的速度通過第9號彎,並且讓身體在過彎時承受高達2.5G的側向力,以在進入第10號Pouhon彎之前再次挑戰時速305公里的高速。

Bruxelles髮夾彎,車速必須降至時速110公里,再經過像是方型的9號彎與10號彎,挑戰時速250公里。(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在第11到第15號彎之間的賽道,地勢的起伏程度較小,賽道的蜿蜒卻提高了,由於彎道都相當地圓滑,因此車手屢屢在高G值狀態下以高速通過,以走出最佳的路線。在通過15號Curve Paul Frere彎道後,出現一段弧度相當大的弧形路線,讓車手在以295公里出彎後,可以再次享受以時速300公里與2.3G的加速快感,並以每小時325公里以上的高速經過16號彎與名為Blanchimont的第17號彎之後,必須重踩煞車,在130公尺的範圍內,在1.5秒內讓車速降至時速110公里,然後在通過小巧的第18及第19號的「Bus Stop巴士站」連續彎之後,賽車再次回到起跑區,進行下一圈長度7.004公里的賽程。

14號及15號彎內側區域內,設置有汽車技術學校以及1座Go Kart場地。(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經過了漫長的暑休後,F1車手們以最佳狀況回到了賽道、準備迎接本週末的比利時站GP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