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GP
匈牙利站
Hungary
排位賽:2019/08/03 13:00 (台北時間 08/03 21:00)
正 賽:2019/08/04 13:10 (台北時間 08/04 21:10)
August 4, 2019
城市 Budapest
賽道名稱 Hungaroring
賽道長度 4.381 km
總圈數 70
比賽總長度 306.67 km
由於德國站的回歸,2018年賽季的匈牙利站,成為年度的第12場賽事。但其仍是維持F1暑假前的最後一站。

Mercedes AMG車手全數簽約,其他陣營加快速度

Mercedes AMG車隊在德國站比賽前夕,確定了其2019年的車手陣營,其中,Lewis Hamilton不意外地與車隊續簽了2年的合約。拖延多時的關鍵─合約金額,據傳包含利潤分紅在內達到每年4,000萬英鎊之譜,創下英國車手身價新高。而Valtteri Bottas亦在Hamilton之後,簽署合約。據了解,此合約容為1年車手合約加上1年車隊選擇權合約,因此若Bottas表現良好,Mercedes AMG能在2020年優先續約。因此,Mercedes AMG的車手陣容,很可能在2020年賽季結束前,都維持現有狀況。

賽程時間表

2018年F1第12站匈牙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7/27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7/27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7/28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7/28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7/29 星期日2110-2310

大家長Sergio Marchionne離世,Ferrari賽前瀰漫哀傷

對於Ferrari車隊而言,2018年的匈牙利在開賽前,因著FCA集團執行長兼Ferrari董事長Sergio Marchionne因手術失敗而突然逝世,不可免地,瀰漫著一股哀傷氣氛。同時,這條全長4.381公里的Hungaroring賽道,決賽最快單圈紀錄仍由Michael Schumacher於2004年,以飛快的1:19.071所創下,時至今日,車壇後進新秀仍無人能挑戰。

一代汽車集團經營舵手永遠離去,一代F1賽車好手也因傷沉隱,人生際遇之起伏,確實讓人不勝唏噓。

FCA集團執行長兼Ferrari董事長Sergio Marchionne驟逝,不僅震撼全球車壇也讓Ferrari車隊於開賽前瀰漫哀傷氣息。

輪胎設定

來到盛夏氣溫偏高,且擁有複雜彎道的Hungaroring賽道,對於輪胎、賽車與車手的體力都是嚴苛考驗,而在2018年匈牙利站,Pirelli倍耐力提供跟德國站相同的輪胎搭配,白色Medium、黃色Soft與粉色Ultrasoft等3種配方輪胎。

Pirelli指出Ultrasoft超軟配方胎首次使用在匈牙利站,這條素來以刁鑽、隨山勢起伏且顛簸的Hungaroring賽道,某方面,擁有連續且多變化彎道的Hungaroring賽道,部分路段類似德國站賽道特性,但更短的賽道距離,代表輪胎在激烈的競賽中,得面對更少的喘息與散熱機會。


輪胎選擇

首次在匈牙利站搭配的粉色Ultrasoft超軟配方胎,成為各車隊在匈牙利站的主力配胎選擇,全數車隊分別採用7到10套的設定,Mercedes AMG選擇7套Ultrasoft輪胎參賽,Ferrari車隊也讓旗下Vettle與Räikkönen兩位車手,分別採用9套與8套Ultrasoft輪胎的設定,甚至,Renault車隊更一舉採用10套Ultrasoft輪胎,作為出戰的主力配胎策略,其他Medium與Soft則採用1或2套的組合,屬於本站最為極端的車隊配胎策略。

至於Soft軟配胎部分,採用最多的是Mercedes AMG Hamiton的1/5/7搭配,跟同隊Bottas的2/4/7組合略有差異。Red Bull的Ricciardo與Verstappen均採用2/4/7的組合,屬於車隊中採用Soft軟配胎相對偏多的設定。


賽道介紹

Hungaroring賽道位在匈牙利首都Budapest布達佩斯的東北方19公里處,是在1986年的6月落成啟用之後,開始加入F1賽季,2018年將是其第33屆的比賽。匈牙利站是Bernie Ecclestone將F1版圖擴展至全球的重要範例。時值共產國家與歐美國家逐漸解凍之期,Bernie Ecclestone敏感地找到發展的機會,與當時的匈牙利政府達成協議,在政府的協助下,僅以短短的7個月時間就完成整個賽道的工程,並揭開F1賽事在匈牙利比賽的歷史。

Bernie Ecclestone早在1986年就進入鐵幕,推廣F1運動,努力30年,讓F1成為全球頂級且商業價值最高的賽車運動。

當年首次在共產鐵幕裡舉辦的F1賽,總共吸引了20萬名觀眾共襄盛舉,而巴西車手Nelson Piquet駕駛著Williams-Honda賽車,在大直線超掉了駕駛著Lotus-Renault賽車的巴西車手Ayrton Senna,並以橫滑移的方式進入第1個彎道,確保超車的戰果,並拿下該站冠軍,至今仍是F1歷史中的經典畫面

1986年Nelson Piquet就駕著6號的Williams賽車,靠著精密的橫滑移控制,超過了Ayrton Senna,拿冠軍。

Hungaroring賽道依著山勢坡度達7%的山谷中興建而成。狹小、起伏的路面,以及遷就山谷的地形所興建的彎道,對於車手及賽車而言,是一種另類的考驗,甚至有直徑僅20公尺的彎道;再加上極為狹窄的路幅設計,使得Hungaroring賽道成為F1賽事中最難跑的第2條賽道,亦讓F1界以「沒有的街屋的Monaco」來形容這條賽道。據F1統計,在30屆的比賽中,由桿位拿下冠軍達13次,亦足見此賽道超車的困難,以及排位賽表現的重要。

然而,英國車手Nigel Mansell在1989年的匈牙利站比賽,從第12位起跑,一路超越前車,最終利用慢車卡住桿位Ayrton Senna的機會超越,拿下冠軍,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創下另一個車壇經典。

 
 

歷史紀錄

匈牙利站對於McLaren的Fernando Alonso具有特別的意義,因為生涯首勝,便是在此所拿下的。在2003年駕駛著他的Renault賽車,打敗Michael Schumacher,拿下生涯的首座冠軍,成為當時史上最年輕的分站冠軍。McLaren累計11次冠軍,亦是此站史上最強的車隊,Williams及Ferrari則分別有7次勝利,Red Bull與Mercedes AMG則是各2次。

現役車手中Mercedes AMG英國車手Lewis Hamilton在此表現最佳,拿下過2007年、2009年、2012年、2013年以及2016年共5屆分站冠軍。德國車神Michael Schumacher則拿下過4次冠軍、其後則為Ayrton Senna的3次、Sebastian Vettel的2次。現役車手除Alonso之外,還有過1次冠軍經驗的則有Ferrari的Kimi Räikkönen在2005年奪勝,Red Bull的Daniel Ricciardo則是2014年。

Lewis Hamilton是現役車手中在匈牙利站奪冠次數最多的車手,2007年以及2012年、2013年他更是以桿位車手的身份奪冠。

退役車手中,1996年世界冠軍Damon Hill職業生涯的首勝,亦是在1993年匈牙利站所拿下,並在1996年成為唯一一對成功子承父業拿下F1世界冠軍的車手。其1997年駕著Arrow賽車在此領先76圈,在最後一圈機械故障,在6號彎為Jacques Villeneuve所超越,僅拿下第2名,亦是F1史上的經典賽事之一。

在這條4.381公里長的賽道上,必須進行70圈的比賽以完成306.630公里的賽程。目前決賽中單圈紀錄保持人為Michael Schumacher,在2004年所創下的1:19.071。

2017年Sebastian Vettel以1:16.276拿下桿位,並繼而以1:39:46.713拿下決賽的冠軍。比賽中的最快單圈則是Fernando Alonso以McLareon賽車所創下的1:20.182。

賽道攻略


Hungaroring賽道原本設計長度僅有3.975公里長,讓F1必須在這裡進行77圈的比賽。2003年則對賽道進行了修改,將總長度拉長至4.381公里,比賽進行的圈數亦因此而縮短至70圈,總比賽里程為306.63公里,目前的賽道紀錄由Michael Schumacher於2004年所創下,以1:19.071秒的時間完成1圈。

位於山谷底部的Hungaroring賽道,大體上呈現方正的格局,以順時針進行,大直線為西北─東南走向,依著山勢而建,因此在僅有4.381公里的路線中,有多達14個彎道,路幅亦不寬,讓其相當困難。起跑的大直線是在地勢最高的地方,地勢最低則是在3號彎至4號彎之間,兩者高度落差達34.7公尺,讓匈牙利站賽道增添更多的考驗。

起跑的格線是設定在大直線的最尾端,以保留起跑衝刺的空間。車手在900公尺的空間內,可以讓車速拉到時速330公里以上。則而右後迴旋設定的略下坡1號彎極為狹窄,車手必須煞至時速110公里之後方能順利通過。

有30年歷史的匈牙利站,賽道寬度並不大,使得起跑的車陣顯得擁擠。

與其他賽道不太一樣,在直線缺乏的匈牙利站,除了起跑大直線可以啟用DRS之外,1號彎之後的略帶曲率的路段亦是DRS使用區,使用在第1個DRS失利被超的車手,很有機會立刻再用DRS超回來,極為有趣。

在DRS之後,車手又必須降至3檔,以進入先淺後深的2號彎。用早切彎的方式貼在內線,並將車速降至時速140公里,以迎接短短的直線。在這直線F1賽車將展現強悍的加速力,在進入3號彎之前,速度已經回到每小時240公里。
雖然彎道看似很急,但是以F1的強大下壓力,是可以繼續以5檔加速入彎通過,依著下坡的山勢,繼續加速至時速300公里。

在經過全場最低點後,再來車手要一路面臨上坡的考驗。4號彎的彎形與3號彎相近,加上廣大的緩衝區,車手都以時速220公里的高速左彎,以爭取最快的表現。

與2號彎一樣,5號彎也是一個先淺後深的彎道,讓車手必須選擇以晚切彎路線來處理,車速亦在彎點處降至時速170公里,以4檔通過。再來的路段並無法加油太久,因為6號與7號的先右後左S型彎道,是以時速115公里通過的慢速彎,車手要在下壓力與重心之間仔細找到平衡,並在出彎時大腳油門,以時速165公里衝向左轉90度的8號彎,並接著以時速160公里通過漸漸收小的9號彎彎點。

10號彎雖然與9號彎不遠,但是和緩的曲率,讓車手可以全油門處理,彎點的速度在6檔時速250公里以上。往右轉的11號彎速度必須減至時速230公里,接著又是一段全油門的直線路段,挑戰時速280公里以上。

90度向右的12號彎以時速120公里通過後,繼續保持3檔,以100公里速度通過大大的髮夾式13號彎,再以時速130公里的速度,通過14號彎,回到起跑直線,準備進行再一次的DRS對戰。

14號彎車手以130公里時速通過後,準備重回起跑大直線,重啟DRS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