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GP
法國站
France
排位賽:2021/06/19 13:00 (台北時間 06/19 21:00)
正 賽:2021/06/20 13:00 (台北時間 06/20 21:00)
June 20, 2021
城市 Le Castellet
賽道名稱 Circuit Paul Ricard
賽道長度 5.842 km
總圈數 53
比賽總長度 309.626 km
排位賽成績正賽成績
1 M.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2 L. Hamilton Mercedes AMG
3 S. Pérez Red Bull Racing
4 V. Bottas Mercedes AMG
5 L. Norris McLaren
6 D. Ricciardo McLaren
7 P. Gasly AlphaTauri
8 F. Alonso Alpine
2021年賽季的第7站,再次來到法國站。法國站曾一度在賽曆上消失了10年之久,一直到2018年才在Paul Ricard賽道重啟,不過舉辦2屆之後,2020年因疫情而取消,在2021年才再次來到這裡,進行Paul Ricard版本的第3屆比賽。

2021年F1第7站法國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6/18 星期五173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6/18 星期五2100-220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6/19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6/19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6/20 星期日2100-2300

Pirelli倍耐力:亞塞拜然爆胎是因為2輛車未依規定設定胎壓

在亞塞拜然站改變戰局的2次意外事件,都跟爆胎有關,而且在逆時針的賽道上,不論是Aston Martin的Lance Stroll或是Red Bull車隊的Max Verstappen,都發生在負擔較輕的左後輪,讓車隊及車手都質疑是Pirelli倍耐力輪胎的問題。

Pirelli倍耐力自然不敢怠慢,將輪胎帶回義大利總部進行檢查,並在法國站前公布了檢查結論。Pirelli倍耐力表示,檢查結果輪胎結構一切正常,受損輪胎亦沒有在賽道上壓到碎片的狀況。檢查中發現輪胎胎壁內側周邊出現破壞,應與輪胎運轉時狀況有關,並認為是胎壓過低所致。

對於這個結果,車隊與車手當然感到不滿。車隊與車手都堅持自己的胎壓設定是符合F1與Pirelli倍耐力在賽前所公布的胎壓限制。不過Pirelli倍耐力也表示在比賽前雖檢測了各車的起跑輪胎胎壓,但對於更換輪胎的胎壓並未進行完全的檢測,因此並沒有實際的數據能佐證。而各車隊雖然也提供自家的胎壓紀錄,其證據力自然不足,因此這個爆胎事件並沒有辦法有個完善的結果。後續若再有爆胎狀況,相信才會讓原因有更多的線索可以追查。

Verstappen在亞塞拜然站因為爆胎而痛失冠軍。(圖: Formula1.com)

Alpine與Ocon續約到2024年

法國車手Esteban Ocon而言,2021年的法國站對他肯定意義重大,因為在家鄉父老面臨競逐之中,Alpine車隊已與其續約了3年,他將在Alpine車隊持續參賽至2024年。這對於曾經因為經濟問題必須離開F1的Ocon而言,無疑是絕佳的發展。

1996年出生的Ocon家中環境並不優渥,但是憑其天份,在賽車賽動發達的法國仍獲得贊助,進入賽車世界發展。他在2014年成為Lotus的培訓車手,當年還打敗了Max Verstappen拿下歐洲F3年度冠軍。2015年則轉為Mercedes的培車手,並在2016年成為Renault的儲車手,並在19歲生日之前替代Rio Haryanto,成為Manor車隊的車手,並在2017年正式加入Force India車隊,並出賽至2018年。Force India車隊被Lawrence Stroll收購後,Lance Stroll拿走了2019年的席位,讓Ocon在2019年沒有出賽的機會。

在2019年一度失業,轉為測試車手,在2020年重返F1並自Mercedes AMG車隊轉至Renault車隊,在2年的合約之下在2021年繼續留在Alpine車隊之中。2021年Alpine車隊找來2屆世界冠軍Fernando Alonso,但是至今6場比賽之中,Ocon的前5場的表現力壓Alonso,第6場則是因為車輛故障退賽。耀眼的表現讓其從Alpine車隊手上贏到3年的長約,說明了這支廠隊對其實力的肯定。

Ocon拿下了3年的長約,足見Alpine車隊對其實力的肯定。

Hamilton與Bottas的賽車底盤將在法國站交換

Mercedes AMG車隊表示,因為賽車使用里程的平衡,在法國站將會交換Lewis Hamilton與Valtteri Bottas賽車的底盤。

這個理由,讓全球車迷一片譁然,因為Bottas的底盤在第2站與Russell發生大撞時應已全面換新,而在摩納哥站又因為換胎意外提前退賽,所以實際使用里程比Hamilton的底盤少上700公里左右,這樣的交換怎麼看都是Hamilton得利。不過以Mercedes AMG與Hamilton車隊落後Red Bull及Verstappen,而Bottas本季表現又不佳的狀況之下,將資源集中其實對車隊才是合理的選擇。至於結果如何,法國站排位賽與決賽就可以見真章。

Bottas的底盤將在法國站起給Hamilton使用。

Ferrari再次展望明年,停止2021年研發,全力投入2022年開發

在法國站前夕,Ferrari車隊透露該隊在2021年的研發工作已經停止,現已全力專注在技術規則大改的2022年賽車開發。2021年的工作將轉為除錯模式,修改發現的問題,但不會進一步投入大專案以求取長足的進步。

Grosjean的Mercedes AMG體驗活動將延期

因為疫情而改變的賽曆,進一步影響到Romain Grosjean享受Mercedes AMG賽車的活動。原訂在6月27日的法國站提前至6月20日,與Indycar的賽事時間衝堂,讓Grosjean分身乏術,因而只能再行延期。

輪胎的選擇與設定

Paul Ricard賽道有很長的直線道,加上很多的急彎,因此對於側向力的要求較高,對輪胎造成的壓力亦較大。地面的抓地力屬於一般,而輪胎的摩耗亦是普通,車隊的下壓力設定亦屬於中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賽季之後,賽道1/3的路段重新鋪設,幾乎所有彎道區均有施工,是否造成新舊路面的抓地力差異,值得觀察。

在胎壓部份,前後輪的最低胎壓分別為21.0 PSI與29.5 PSI;而前後輪的傾角分別為-3.50度與-2.00度。


Pirelli倍耐力為Paul Ricard賽道依舊選擇了C2至C4的3種不同的配方,供各車隊及車手選擇。


賽事介紹

身為歐洲以至於全球賽車的發源地,法國亦是Grand Prix大獎賽的發源地。早在1894年,法國便有賽車組織以Grand Prix為名,舉辦汽車賽事。而在1906年起,ACF法國汽車樂部便開始固定以Grand Prix的名義在封閉環型賽段舉行法國大獎賽,並開放國際車手參與比賽。當時比賽仍是以城市至城市間的單向式比賽為主,讓這個6圈的比賽顯得不同。而當時的冠軍可以拿下4.5萬法郎的獎金,相當於13公斤的黃金,的確是名符其實的大獎賽。

早期的法國大獎賽是在法國許多不同的城市周邊舉辦,包含Le Mans、Dieppe、Amiens、Lyon、Strasbourg、Tours等等,1921年的Le Mans法國大獎賽則是在當年才開啟用的Sarthe賽道舉行。而在1950年,法國站亦是進入現代F1時代的創始7場分站之一,當年是在Reims-Gueux所舉辦,並由傳奇車手Juan Manuel Fangio所取勝。

之後的數十年間,除1955年之外,法國站依舊是在不同城市舉辦。在1950年之後,總計有7個不同的城市及賽道舉辦過59場F1法國站賽事。若回溯至1906年開始的大獎賽歷史,則總計有16條不同的城市及賽道合計舉辦過87場法國大獎賽。

Paul Ricard賽道在1971年首次舉辦法國大獎賽。1972年在Charade舉辦的比賽,仍在封閉的公路進行比賽。然而一般道路上的碎石,飛起打傷了現任Red Bull最高顧問Helmut Marko的眼睛,結束其賽車手生涯之後,法國站便進入封閉專用賽道年代,並由Paul Ricard賽道以及Dijon-Prenois賽道輪流舉行。而在F1決定以單一賽道舉辦比賽後,Paul Ricard賽道雀屏中選,主辦了1985年至1990年的F1賽事。

對近代F1車迷而言,F1法國站賽事則是等同於Magny-Cours賽道。這條位於法國中部、距離巴黎250公里的賽道,自1991年開始連續舉辦了18年的F1法國站賽事,直到2008年,2008年Felipe Massa在Magny-Cours拿下冠軍之後,因為財務問題,法國站在F1的賽曆上消失了10個年頭之久。

終於,在各方努力之下,承辦1980年代多場法國站賽事的Paul Ricard賽道,再次取得了法國站的舉辦權,在2018年6月24日舉辦全新的法國F1大賽。而2019年則是法國站重回賽曆的第2屆比賽。

2008年最後1次在Magny-Cours舉辦的法國站比賽,Ferrari大獲全勝,Felipe Massa(左2)拿下冠軍,Kimi Räikkönen(左1)拿下亞軍,Toyota F1車手Jarno Trulli(右2)拿下季軍。

賽道介紹

Paul Ricard賽道位於法國南部大城Marseille馬賽附近的Le Castellet,是由茴香酒大廠Ricard的創辦人Paul Ricard所出資興建的。其在1969年開工,並在不到1年的時間內完工,於1970年4月啟用,並在1971年便舉辦第1場F1賽事,並在1990年之前,累計舉辦了14屆的F1法國站賽事。

Paul Ricard賽道當時的規劃十分完整,附近設置有汽車產業園區,賽道旁同時興建有機場,同時亦設有賽車學校。

整體賽道的建置大體呈現東西向的配置,與機場的跑道幾乎平行,而賽道的輪廓亦是獨特的狹長型。其建置時招牌的設計,是長度超過1.8公里的Mistral後直線,以及緊接的高速Signes右彎,再加上大直線及高速區段,讓Paul Ricard賽道成為考驗引擎極限運轉下耐用性試煉場,在比賽中出現引擎故障稀鬆平常。

然而在安全的考量之下,1986年之後,Mistral直線被加入了1組減速彎,讓其直線長度減少至1公里左右,賽道的配置也略做了修改,賽道幾乎是攔腰截半,賽道長度由原本的5.81公里縮短成為3.812公里。1986年至1990年的F1法國站便是在短版的Paul Ricard賽道上所進行。

F1法國站在1991年在刺激區域經濟的考量之下,改由Magny-Cours所舉辦。但是Paul Ricard賽道仍是包含Moto GP、WTCC、方程式等多種賽事愛用的場地,F1亦仍有多年選擇在Paul Ricard賽道進行測試,全年的賽車活動仍然十分活躍。而在這種期間內,賽道亦恢復至原有的5.81公里配置,因此2018年起的F1法國站賽事,是在完整版的Paul Ricard賽道上,進行激烈的競賽。

Paul Ricard賽道與眾多場地不同的,在於其彩色塗布的緩衝區設計。緊靠在賽道旁的緩衝區是以藍黑色條紋所塗布,而在緩衝區深遠之處,則是以紅色塗布處理。2種區域所使用的地面材料不盡相同,但均不是尋常所使用的礫石區,讓失誤的車手仍有回到賽道的機會,但是其高磨耗的材料,仍會對失誤的車手造成影響。

歷史紀錄

F1法國站的歷史中,獲得最多勝的車手,是德國車手Michael Schumacher,累計拿下了8屆的分站冠軍;第2多的則是法國車手Alan Prost的6次。Schumacher的8次均是在Magny-Cours所拿下,而Prost的6次僅有1次在Magny-Cours,有4次在Paul Ricard,另1次則是在Dijon-Prenois。

Michael Schumacher(左1)在2006年拿下第8座法國站冠軍,是史上最多法國站冠軍的車手。其在1994年、1995年(Benetton F1)、1997年、1998年、2001年、2002年、2004年、2006年均在Magny-Cours拿下冠軍。

至於在2018年重回Paul Ricard賽道的首站,則是由Lewis Hamilton所拿下,而2019年亦由Hamilton所衛冕。因此現役車手中,僅有Hamilton在此奪冠的紀錄,而現役車手中亦僅有現在效力於Alfa Romeo車隊的Kimi Räikkönen,以及在Alpine車隊回歸的Fernando Alonso,有在Magny-Cours奪冠的紀錄。而現役車手中亦僅有Hamilton、Räikkönen、Alonso、Sebastian Vettel有在Magny-Cours出賽的紀錄。

20世紀最後1次在Paul Ricard舉行F1法國站賽事,是1990年由Alan Prost駕駛Ferrari賽車所拿下,然而當年所使用的是3.815公里長的短版Paul Ricard賽道,與2018年所使用的完整版不同。最後1次完整版Paul Ricard賽事則必須回溯至1985年的比賽,當年由Nelson Piquet駕駛安裝BMW引擎的Brabham賽車所拿下。

2018年的比賽中,桿位由Lewis Hamilton以1:30.029所拿下;Hamilton再以1小時30分11.385秒率先衝線,拿下冠軍,平均時速達每小時206.025公里。比賽中的最快單圈,則是Valtteri Bottas以1:34.225所拿下。

在2019年,Hamilton再次刷新成績,以1:28.319拿下桿位,決賽的奪冠時間亦縮短為1小時24分31.198秒,平均時速達到219.846公里。這場的最快單圈是當時為Ferrari出賽的Sebastian Vettel以1:32.740所拿下。其是在比賽的最後1圈以0.024秒之差從Hamilton手中所搶下最快單圈,讓Hamilton未能完成單站的帽子戲法,也讓桿位紀錄推進了近1.5秒。

Hamilton目前在重回Paul Ricard還屬於完全制霸的全勝紀錄,本屆是否能延續令人好奇。

 
 

賽道攻略


起跑的大直線是從東南往西北方向,在比賽中是可以讓車手以8檔衝刺到時速330公里,而後煞車降至4檔以每小時165公里,進入向左的1號彎。隨後向右的2號彎較為和緩,讓車速可以提升至5檔的每小時200公里。

出了2號彎之後,車手可以繼續油門全開,衝刺至時速305公里,再來進入密集的3號彎至6號彎。多變的連續彎道,車手在時速165公里進入後不斷變化,最慢需要減速至時速95公里。

出6號彎之後是曲率放緩的7號彎,車速可以提高到時速270公里,接著的就是經典的Mistral直線道,車手在此繼續全油門,可以將車速拉高到時速340公里,挑戰瑞士車手Marc Surer在1985年排位賽所創下的時速338公里的紀錄。不過當時的Mistral直線道比現在更長。在超過30年的科技發展之下,是否真能在更短的距離突破此紀錄,值得關注。

在挑戰極速之後,車手就必須要重踩煞車,以進入先左後右的減速彎道,車速在進入9號彎之前要降至時速105公里,對於煞車的負擔之重,不在話下。

離開減速彎道之後,後半段較短的Mistral直線,讓車手可以挑戰時速320公里,而後以高速進入著名的10號Signes右彎,再經過小小的直線道,進入11號彎。

接下來12號彎至14號彎,車頭方向不斷改變,相當考驗車手的節奏,而在經過全場最慢的2檔15號彎之後,車手再次回到起跑直線,進行全新的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