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GP
Emilia Romagna站
Emilia Romagna
排位賽:2020/10/31 13:00 (台北時間 10/31 21:00)
正 賽:2020/11/01 13:10 (台北時間 11/01 21:10)
November 1, 2020
城市 Imola
賽道名稱 Autodromo Internazionale Enzo e Dino Ferrari
賽道長度 4.909 km
總圈數 63
比賽總長度 309.267 km
排位賽成績正賽成績
[F1]Emilia Romagna站:輪胎策略及好運決勝負,起跑不佳的Hamilton後來居上,拿下F1生涯第93勝,Mercedes AMG提前前王,拿下連續第7座車隊世界冠軍
[F1]Emilia Romagna站排位賽:Bottas在最後一刻刷掉Hamilton拿走桿位
1 L. Hamilton Mercedes AMG
2 V. Bottas Mercedes AMG
3 D. Ricciardo Renault
4 D. Kvyat AlphaTauri
5 C. Leclerc Ferrari
6 S. Pérez Racing Point
7 C. Sainz Jr. McLaren
8 L. Norris McLaren
2020年F1賽季的第13站,來到義大利北部的小城Imola,在當地的Autodromo Enzo e Dino Ferrari賽道舉行比賽。這條賽道對於資深車迷而言並不陌生,1980年在Monza進行整修之際曾舉辦1屆的義大利站賽事,在1981年後以附近的聖馬利諾共和國為名的聖馬利諾站的名稱,出現在F1的賽曆中,成為超跑之國義大利境內的第2場分站,直到2006年。2020年賽季因為COVID-19疫情的影響,賽曆出現大幅更動,讓Autodromo Enzo e Dino Ferrari再次獲得舉辦F1賽事的機會,並成為本賽季繼Monza、Mugello之後,第3場在義大利境內舉辦的分站。

賽程時間表

由於葡萄牙站與Emilia Romagna站之間有2,500公里的距離,若依正常F1活動的排程,各車隊必須在星期三抵達,搭建車庫及貴賓室,以在星期四展正式的記者會活動等,對於以陸路載運輜重的各車隊工作人員而言,便是在葡萄牙站決賽結束後就必須立刻拆卸物件裝箱趕工,再兼程從歐陸最西南的角落趕往義大利Imola,幾乎無法休息,亦為交通過程中帶來極高的風險。因此Emilia Romagna站的賽程特別經過調整,取消星期五的2階段自由練習,以給工作人員較為安全與充裕的移動與工作時間。

2020年F1第13站Emilia Romagna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10/31 星期六1700-1830
排位賽10/31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11/01 星期日2010-2210

Alfa Romeo繼續冠名,2位車手陣容不變

在葡萄牙站前,Haas車隊的2位車手確定在2020年賽季結束之後離隊,2021年車手陣容的議題再次浮上檯面,尤其是與Haas車隊息息相關的Ferrari動力陣營車手的布局。就在Emilia Romagna站前夕,Alfa Romeo車隊確認其與Kimi Räikkönen以及Antonio Giovinazzi等2位車手將繼續在2021年賽季合作,維持車隊的陣容。據了解,2人的新合約為單年的合約。

Räikkönen在葡萄牙站首圈推進10個位置的表現,證明其仍是場上極具競爭力的車手;而Giovinazzi從2019年賽季下半季開始持續改善的表現,在本季至葡萄牙站為止取得3分,超過Räikkönen的2分,讓其獲得Ferrari的支持,得以繼續留在陣中。

此外,Alfa Romeo亦宣布將繼續延長其與Sauber車隊之間冠名贊助的合作方式,在2021年繼續出現在F1賽場上。Sauber車隊在2016年出售之後,與FCA集團開始緊密的合作,而在2019年更由集團品牌Alfa Romeo進行冠名贊助,雖實際運作仍是Sauber車隊,但在F1賽場上以Alfa Romeo名義出賽。在經過2年的合作之後,Alfa Romeo認為F1賽場上的表現,對於市售版車款的形象與銷售有實質的助益,Sauber車隊的工程資源亦能協助市售產品的開發,車手亦為新車銷售增色不少,因此決定在2021年繼續現有合作方式。

Alfa Romeo陣容不變,眾多車迷所最關心的是本季表現出色的名將之後F2車手Mick Schumacher將何去何從。目前看起來,席位全空的Haas車隊成為其最可能在2021年進入F1的機會,其競爭者還包含有同樣在F2征戰的Ferrari培訓車手Callum Ilott、Robert Shwartzman,還有家族財力雄厚的Nikita Mazepin。

Pierre Gasly將續留AlphaTauri車隊

在本賽季表現出色,並在Monza拿下F1生涯第1座分站冠軍的法國車手Pierre Gasly,近期亦是車手市場討論的焦點,尤其是在2019年季中與其對換位置的Alexander Albon對於Red Bull車隊2020年賽車的適應持續未能提升,積分僅有主將Max Verstappen的4成,比起Gasly亦僅有1分的領先,讓眾多車迷認為Gasly應有在2021年重返Red Bull的機會。

不過這個想法在10月28日確認破碎。AlphaTauri車隊在Emilia Romagna站前夕確認,Gasly在2021年將會繼續為AlphaTauri車隊出賽,成為該隊首位確認席位的車手。

Gasly對於續留的決定自然表現出高興,但是受訪時他亦表示他對於未被考量升級至Red Bull感到訝異。Gasly認為他是除了Sebastian Vettel之外唯一駕駛Toro Rosso/AlphaTauri賽車取得分站冠軍的車手,Vettel隨即被升級到Red Bull並下4屆世界冠軍,他對於未被升級感到訝異。Red Bull領隊Christian Horner對於Albon仍表示支持,仍表示Red Bull賽車的駕駛難度與AlphaTauri不同,Albon面臨的問題與Gasly在2019年升級後面對問題相同,Albon的表現並不差。

不過,外界對於Albon是否能續留Red Bull仍充滿疑慮,認為Albon有可能被降至AlphaTauri,而Red Bull則是外找如Sergio Pérez以及Nico Hülkenberg等有戰力資深車手輔助Verstappen。而AlphaTauri的另1席位置,除了Albon之外,Honda贊助的F2日本車手角田裕毅亦是熱門候選人。唯本季至葡萄牙站僅拿14分、落後Gasly近50分的現任車手Daniil Kvyat普遍不被看好可以續留。

Williams車隊將維持現有陣容

甫於本賽季完成出售的Williams車隊席位亦是市場關注的焦點。在葡萄牙站便有媒體就傳聞新經營團隊Dorilton打算靠招募Sergio Pérez以取得豐厚贊助的議題向車隊詣問,未獲得正面回應,讓謠言熱度大增。在Emilia Romagna站前,Williams正式確認車隊將會延續Claire Williams在7月初所做的決議,執行2位車手2021年的合約選擇權,因此2位車手都將繼續留隊出賽。

由於時序接近11月,讓各車手團隊及車隊積極協商,讓各車隊席位狀況大致底定,但是車手市場上最重要的合約─Lewis Hamilton與Mercedes AMG車隊之間的合約始終無法談定,是2021年車手市場以至於F1賽事最大的變數。畢竟,車手及車隊均是具有長期宰制F1發展的實力,任何的變動都會對F1未來數年的發展帶來極大的衝擊。

在葡萄牙賽後,Mercedes AMG領隊Toto Wolff曾開玩笑,Hamilton的合約金額之高,Daimler集團需要出售幾座工廠才得以支付。這雖然是玩笑話,但是這說明了在2000年之後,車手身價持續膩炕A手握1座世界冠軍的車手,合約便是千萬歐元等級,Sebastian Vettel便曾有4,000萬歐元的水準。換算下來,即將取得7屆世界冠軍的Lewis Hamilton,合約至少在5,000萬歐元以上,甚至要到6,000萬歐元。相對於2021年車隊的預算上限在1.45億美元,雖然不需要包含車手及管理階層薪資,也可以看出其合約對車隊預算的影響之巨大。而Daimler集團在F1已連續拿下6屆車隊與車手世界冠軍,加上市售車部門出現虧損,2020年COVID-19疫情前景不明,雖然集團總裁已表明繼續留在F1,但是繼續投入如此高昂預算在單一車手合約上,在執行上就可有相當的難度。

而Wolff已在Emilia Romagna賽前表示,Hamilton與車隊將在車隊冠車與車手冠軍雙雙確定之後,再好好坐下來談2021年合約的內容,所以到底結果如何,也要等待時間才能揭曉解答。

值得一提的是,Wolff與車隊的合約亦已屆滿,亦尚未簽署,Wolff又與Sebastian Vettel一樣,私人投資Aston Martin車隊,是否會帶來更多的變化,令人好奇。

2021年F1車隊已確定參賽陣容  
車隊名稱車手名稱 (合約年限)
Mercedes AMG
Valtteri Bottas (2021)
FerrariCharles Leclerc (2024)Carlos Sainz Jr. (2022)
Red BullMax Verstappen (2023)
McLarenDaniel Ricciardo (2021+) Lando Norris (2021)
RenaultFernando Alonso (2021+)Esteban Ocon (2021)
Alfa RomeoKimi Räikkönen (2021)Antonio Giovinazzi (2021)
Aston Martin
(原Racing Point)
Lance StrollSebastian Vettel (2021+)
Toro RossoPierre Gasly (2021)

Haas

WilliamsGeorge Russell (2021)Nicolas Latifi (2021)

輪胎設定與選擇

Pirelli倍耐力在Emilia Romagna站選擇中間的C2到C4配方組合。依據資料,Pirelli倍耐力分析,對於輪胎的壓力是中等;車輛的側向力中等,煞車需求中等,循跡性偏低。有意思的是,地面抓地力以及地面磨耗的狀況為未知因為在上次比賽之後路面曾經重新鋪設。

輪胎的組數因應縮短的賽程,從13組減少為10組,紅色C4輪胎6組、黃色C3輪胎2組、白色C2輪胎2組。

在設定部份,前後最小起跑胎壓為23.0 PSI與20.0 PSI,最小內傾角設定為-3.50度以及-2.00度。

賽道介紹

Imola是位在義大利亞平寧山脈東麓的一個小市鎮,舉凡Ferrari、Lamborghini、Maserati等專門製造純種跑車的名廠,它們的公司及工廠都是設立在Imola的附近,由於這樣的地理位置與人為環境,讓Imola賽道成為義大利的賽車文化中最為重要的據點之一,使得Imola成為全球跑車迷在有生之年必要一遊的聖地。平時Ferrari亦經常在Imola賽道上進行測試工作。

1994年,F1巨星Ayrton Senna在此意外喪生。
Imola賽道的全名是Autodromo Enzo & Dino Ferrari,用以紀念Ferrari車廠的創辦人Enzo與其在賽道上喪生的愛子Dino之名來做為賽道的名稱。Imola賽道的歷史可以回溯至二次大戰後的1950年,在戰後經濟蕭條的年代中,Imola政府為了與重建地方經濟,於是決定大舉進行公共建設,以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而在Alfredo Campagnoli、Graziano Golinelli、Ugo Montevecchi及Gualtiero Vighi四位賽車迷的提案之下,決定以新建的道路與原有的公共道路相連接,以建構成賽道有足夠長度的一個賽車場,並且提供當地及附近的汽車廠在此進行測試和競賽之用。在兩年之後,Enzo Ferrari便帶了一輛Ferrari跑車到Imola賽道上,由Alberto Ascari、Gigi Villoresi及Giannino Marzotto等知名車手進行測試。另外Moto Guzzi與Gilera等機車廠亦陸續的開始在這裡進行測試。而Imola賽道則是在1953年以舉行機車比賽來揭開Imola賽道的競賽歷史,首次的汽車比賽則是到了1954年6月才舉辦。

過高的路沿石考驗懸掛系統的耐用度。
F1錦標賽在1963年來到Imola賽道上舉行。當時主辦單位募集了充足的資金之後,邀請F1的車手先從無關積分的表演賽開始進行,但是象徵義大利精神的跑車大廠Ferrari卻沒有出席。為了獲得Ferrari對於在Imola賽道上舉行F1賽事的支持及參與,於是Imola市議會開會決議以Ferrari創辦人Enzo Ferrari與其早逝的愛子之名,而將Imola賽道更名為Dino Fearrari賽車場。Imola市議會的這項行動終於獲得Ferrari的支持,因而在隨後獲得Ferrari在金錢上的奧援,因而能興建正式的封閉型賽道。並於1979年,以無關積分的Dino Ferrari Grand Prix重啟F1賽事之門,並於隔年取代了Monza賽道,接下義大利站的比賽,正式列入F1賽季之列。雖然1981年Monza再次取回了F1義大利站的主辦權,但是F1大老Bernie Ecclestone仍繼續在Imola賽道舉行F1比賽,並以距離賽道80公里處、義大利歷史上曾經存在的聖馬利諾共和國,將其命名為聖馬利諾站,成為正式的賽程。

聖馬利諾站在舉行比賽的初期,曾有許多車手因為爆胎或是機械故障的緣故而發生重大意外,但是都奇蹟式地受到輕傷。但是在1994年的意外,卻讓F1損失了近代賽車史上最閃亮的巨星─Ayrton Seena。當年的那場比賽,在排位賽時就造成Roland Ratzenberger的喪生,而在隔天,由於方向機柱的斷裂,讓巴西籍的天才車手Senna的賽車失控,高速撞上出彎處的護牆,讓F1賽場上的傳奇提早畫上了句點。

過了Tamburello彎之後就是一段大直路,F1賽車在此可以達到時速300公里。
而僅管有著F1黑暗的回憶,但Imola賽道仍是F1比賽之中相當經典的一站。只是在Senna發生嚴重車禍之後,F1大刀闊斧地修改安全規定,以讓車手在越來越快的比賽之中,仍能維持生命安全。而在設備上一直無法更新符合F1比賽要求的聖馬利諾站,最後在2006年賽季之後,離開了F1賽曆。

包含1980年的義大利站賽事,以及1981年起的San Marino聖馬利諾站賽事,至2006年起,俗稱Imola賽道的Autodromo Enzo e Dino Ferrari舉辦了17屆的F1賽事。在這27屆的比賽之中,1980年的義大利站是採5.000公里長、20個彎道的配置,而在1981年起的比賽,則是5.040公里長、22個彎的配置。在1994年Senna發生事故之後,賽道做出修改,而變成4.959公里長、22個彎的配置。而本屆賽事會採用4.909公里長、19個彎的配置。

1994年的改變最主要是針對包含Senna在內多名車手出事原名為Tamburello的高速彎道,加入了現行的2號彎至4號彎的減速彎,以讓車手不會在路面起伏的Tamburello彎道上,全油門衝刺,減少危險的發生。

歷史紀錄

回顧Autodromo Enzo e Dino Ferrari的歷史賽事,1980年的賽事由Nelson Piquet以Brabham賽車所拿下。但是從聖馬利諾站開始,聖馬利諾之王則是德國車手Michael Schumacher,他累計拿下7屆冠軍,包含1994年、1999年、2000年、2002年至2004年以及2006年。而在此隕落的Ayrton Senna與其長期對手Alain Prost則是各拿下3勝,分別是1988年、1989年、1991年以及1984年、1986年、1993年,除了Prost的1993年冠軍外,2人的5座冠軍都是駕駛McLaren賽車所拿下的。英國車手Nigel Mansell以及Damon Hill則各拿下2次。

從車隊冠軍的角度來看,Ferrari在此拿下8次,與Williams平手,而McLaren則是有6次。

在之前的紀錄中,Jenson Button在2004年以1:19.753拿下桿位是場地紀錄,比賽中的最快單圈則是同年由Michael Schumacher所跑出的1:20.411。不過由於賽道配置又經過改變,之前的紀錄只能做為參考,無法直接比較。

賽道攻略

而撇開歷史因素不談,Imola賽道的確有其動人之處。一如許多歐洲歷史悠久的賽道,Imola賽道的安排並不如現代新開發的賽道那般佔地方正,直線與彎道的配置規律,路面寬大平整。相反的,Imola並沒有乾脆俐落的大直線賽道,而是有許多不太長的直線或是大曲率的彎道,配合上許多的小彎道所組成的。不足5公里的全長並不算長,完成一圈的時間需在1分21秒以上,平均時速在210公里左右。而Imola賽道除了以彎道的配置來打亂車手的節奏之外,更有著高聳的路沿石,讓車手在過彎時,面臨相當程度的震動,這對車手的技術、體能與車體懸載的耐用度都是極大的考驗。

反時針出發的Imola賽道,從直線上的排位開始起跑。在直線之後就慢慢融入一個向左的大彎,不大的曲率讓車手仍能繼續全油門加速前進。一直到了Tamburello的連續彎道之前,車手可以上到6檔,以時速289公里前進。但是先左後右的彎道,加上狹小的路面,讓車手必須減速至每小時128公里,以通過這兩個彎角,並將檔位保持在3檔,以在第一時間利用馬力峰值加速前進。

出了連續彎道,還沒一會,又碰到了一個左彎,接著就來到全場最長的直線。車手再次可以油門全開前進,車速亦直上300公里,檔位用盡,在直線中跑出第一個計時段的成績。緊接而來的Villeneuve連續彎道,又要讓剎車降檔,不過由於半徑不算小,所以車速還能保持在200公里以上,並能以4檔220公里以上時速出彎,接上小直線路段。但是油門並不能全開,因為在直線之後出現全場最低速的2檔掉頭彎,出彎速度將僅在時速100公里上下,對於路線選擇與剎車系統成為極大的考驗。

許多車手常常會在進入Rivazza彎道前因煞車不及而衝入緩衝區,因此車手對這個高速下坡直線底彎道的掌握是否得宜,會影響單圈成績的好壞。2005年聖馬利諾站的排位賽,Michael Schumacher就是在這邊衝出賽道的。
接下來的彎道在設計上並不刁鑽,但是從Piratella彎道起,賽道來到了賽場上的高點,在直線加速爬完上坡之後,就在重心挑高的時候,賽道正好碰到入彎點,對下壓力的設定將是極大的考驗。而成功完成這個彎角之後,賽道已轉而下坡,在重力的幫助之下,車輛很快便能回復速度。在直線段的再次用到6檔,時速在260公里以上。接下來的Acque Minerali彎道則是由兩個右彎組合而成,而出彎時賽道又略為彎左,對於路線選擇極為重要。接著就是第二段直線,並完成第二個計時段。

而接下來到終點之前的道路,再次由緊湊的連續彎道開始,接著是一條曲率不大的高速彎道,讓車手再次能將車速推至接近300公里的水準。而在高速彎道之後,接著是兩個左轉的直角Rivazza彎道,讓車手回到起跑線附近。但是眼見終點在前的車手,仍無法全油門到底,盡興而歸,因為就在起跑大直線前,又有一個緊密的連續彎道,讓車手再次把車速降到100以下,以2檔通過,完成一圈的賽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