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GP
英國站
Britain
排位賽:2020/08/08 13:00 (台北時間 08/08 21:00)
正 賽:2020/08/09 13:10 (台北時間 08/09 21:10)
August 9, 2020
城市 Northampton
賽道名稱 Silverstone Circuit
賽道長度 5.891 km
總圈數 52
比賽總長度 306.332 km
排位賽成績正賽成績
[F1]70周年站排位賽:Bottas取得桿位,Hülkenberg代班拿下第3位
1 M.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2 L. Hamilton Mercedes AMG
3 V. Bottas Mercedes AMG
4 C. Leclerc Ferrari
5 A. Albon Red Bull Racing
6 L. Stroll Racing Point
7 N. Hülkenberg Racing Point
8 E. Ocon Renault
歷經了被爆胎意外改寫的2020年F1第4站英國站之後,時隔1周,F1再次在Silverstone這條歷史悠久的賽道舉辦。而為了做出區別,FOM將本站命名為70周年站,以彰顯F1這項頂級賽事在歷經70的挑戰之後仍年年舉行。不過以FOM向來溝通的F1系列賽是以1950年起算,若以此進行計算,今年實為第71年,顯然FOM的行銷人員算術的植樹問題處理能力不佳。不過在2020年疫情漫延、全球經濟活動幾乎窒息的狀況之下,FOM仍勉力帶來頂級賽事,這個誤差,就算了吧。

時隔1周,最富盛名的英國Silverstone賽道再次迎來F1賽事,並以70周年站稱之。

賽程時間表

2020年F1第5站70周年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8/07 星期五1800-19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8/07 星期五2200-23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8/08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8/08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8/09 星期日2110-2310

Pérez依然呈陽性反應,Hülkenberg得以再次代班

在英國站期間從德國臨時徵召而來的代班車手Nico Hülkenberg,因為臨場無法發動動力系統,而無緣正式上場。而在本周,Hülkenberg確認再次為Sergio Pérez代班出賽,將有機會駕駛Racing Point賽車出賽。

70周年站仍能看到粉紅色27號的身影。

之所以如此,是因返回墨西哥探親的Sergio Pérez在英國站確診停賽之後,於近期再次進行複驗,仍呈現陽性反應,所以無法出賽,Hülkenberg因而得以再次代班。

Pérez的返鄉之旅意外染疫,為他及車隊帶來許多麻煩。

Racing Point採用Mercedes AMG設計被扣分並罰款

Racing Point的2020年賽車與Mercedes AMG車隊2019年的冠軍車設計極為相似,在F1場上、場外以及觀眾車迷之間不是新聞,已有無數的照片比較說明其接近的程度。這是否符合FIA賽例中要求各車隊自行打造車身的要求是有疑意的。而身為被Racing Point超越的Renault車隊顯然有無法接受的理由,因此從賽季開始就持續向FIA提出檢舉。而在經過數周的調查之後,FIA於70周年站前夕宣布,Racing Point車隊將被扣除每輛車7.5分、合計15分的車隊積分,並被處以每位車手20萬歐元、合計40萬歐元的罰款。

Racing Point正在研究是否提出上訴。若扣分真的成立,Racing Point將從現在的42分降為27分,落後到Renault的32分之後,成為車隊榜的第6名。

Racing Point賽車與Mercedes AMG W10相像,現在經過FIA認證。

Valtteri Bottas成功再次與Mercedes AMG簽下1年期合約

在Daniel Ricciardo、Carlos Sainz Jr.以及Fernando Alonso、Williams雙雄確定參與2021年F1賽季之後,在70周年站前夕,Mercedes AMG車隊正式宣布與Valtteri Bottas簽約1年,讓其再度為Mercedes AMG車隊出賽。這對於Bottas而言,至少確認了2021年的席位。然而從2017年接替Nico Rosberg為Mercedes AMG車隊出賽以來,其年度排名依序為第3名、第5名、第2名、第2名,表現十分出色而穩定,但是Mercedes AMG從來未曾提供其複數年合約,最好的狀況僅有2019年的合約附有2020年合約的優先選擇權,其餘均是1年1簽的方式合作,呈現卡關的狀況,也讓Bottas每年都在隔年合約不確定的壓力之下出賽。

1年約,再1次。

另一個銀箭車手Lewis Hamilton,雖然車隊與車手都一直公開表達繼續合作的意願,從客觀型式來看,Hamilton亦沒有轉隊他去的理由,Mercedes AMG仍是場上最強的車隊,而且其他頂級車隊的1號車手席位亦均已底定,但是Hamilton始終還沒有簽下Mercedes AMG的2021年合約,顯然雙方對於合約內容仍有歧異,有待協商成功後,才能確定。有沒有可能出現意外的破局狀況?只能靠時間來說明了。

2021年F1車隊已確定參賽陣容  
車隊名稱車手名稱 (合約年限)
Mercedes AMGValtteri Bottas (2021)
FerrariCharles Leclerc (2024)Carlos Sainz Jr. (2022)
Red BullMax Verstappen (2023)
McLarenDaniel RicciardoLando Norris
RenaultFernando Alonso (2022)Esteban Ocon (2021)
Alfa Romeo

Aston Martin (Racing Point)Lance Stroll
AlphaTauri
Haas

WilliamsGeorge Russell (2021)Nicolas Latifi (2022)

車手實力分析

在英國站後,Hamilton已經在此地參賽14次,拿下7次冠軍與7次桿位,10次站上頒獎臺,累計231分,是史上最強的車手無庸置疑。

Sebastian Vettel,在英國站戰鬥力全失,但是其在13次參賽拿下過2次冠軍,因而得以排在第2位。英國站損失鼻翼的Kimi Räikkönen在2007年拿下世界冠軍當年,亦在英國站奪冠,累計7次站上頒獎臺的表現及112分的積分,還多過Vettel。

甫與Mercedes AMG簽約的Valtteri Bottas,以76分排名第4位,其後則是Daniel Ricciardo。其則是拿下英國站亞軍的Max Verstappen以59分拿下第5位。

最特別的是Romain Grosjean,其累計8分的成績,均是在2012年首次在此出賽時的第6名所拿下。之後的8場比賽,1次19名、1次12名、1次13名、4次退賽,2020年則是第16位,英國賽道對近期的Grosjean而言,成為極大的挑戰。

2020年F1英國站車手實力分析
車手國籍參賽次數冠軍桿位頒獎臺累計積分
Lewis Hamilton英國147710231
Sebastian Vettel德國13225108
Kimi Räikkönen芬蘭18117112
Valtteri Bottas芬蘭801376
Daniel Ricciardo澳洲1000169
Max Verstappen荷蘭
600259
Nico Hülkenberg德國900035
Charles Leclerc摩納哥300230
Esteban Ocon法國300018
Pierre Gasly法國300018
Daniil Kvyat俄羅斯600013
Carlos Sainz Jr.西班牙600012
Lando Norris英國200010
Romain Grosjean法國90008
Kevin Magnussen丹麥60006
Alexander Albon泰國
10005
Lance Stroll加拿大40002
George Russell英國20000
Antonio Giovinazzi義大利20000
Nicolas Latifi加拿大10000

輪胎的設定與選擇


與英國站相同使用Silverstone賽道,其分析結果自然是相同,Pirelli倍耐力指出,Silverstone賽道鋪面的抓地力在各賽道之中是屬於偏高的,而面對相當高速的競賽,各車隊亦會設定偏高的下壓力,而新路面對輪胎的磨耗是普通,輪胎承受的壓力是最高等級,而高速的連續彎道,讓車輛的側向力亦是最高等級,對於輪胎而言是相當困難的挑戰。

然而奧地利的雙聯賽事不同,Silverstone的第2場,Pirelli倍耐力所提定的輪胎配方,是較英國站軟1級,從C2至C4的配方,讓各車隊必須採取用英國站不同的策略應戰。尤其是在英國站眾多車手爆胎之後,各車隊勢必會有不同的應戰策略。

而著眼於英國站的爆胎紀錄,Pirelli倍耐力在調查爆胎後亦對車隊的設定規範做出調整,前後輪的最低起跑胎壓分別為27.0 PSI與22.0 PSI,較英國站分別大了2.0 PSI與1.0 PSI。內傾角則維持相同,分別為-2.75度與-1.75度。

輪胎組數的選擇則是維持2020年賽曆統一的8組紅色輪胎、3組黃色輪胎與2組白色輪胎,唯使用配方分別為C4至C2。


2020年英國站輪胎策略回顧

時隔僅1周、使用相同的賽車,英國站的輪胎使用經驗對於各車隊而言是最佳的參考範本。然而Pirelli倍耐力指定軟1級的配方,因此英國站的紅胎相當於70周年站的黃胎,英國站的黃胎在本站變成了白胎,而原本的白胎未使用,70周年的紅胎則是缺乏使用經驗。

在英國站中,最成功的用胎策略,不論是奪冠的Lewis Hamilton,或是從第19位出發,以第12位完賽,推進最多位置的George Russell,均是使用先黃胎換白胎的單停策略,其白色C1輪胎使用都在40圈左右。而黃色C2輪胎,Haas車手Romain Grosjean用了36圈,已幾近磨光。因此70周年站的白色C2輪胎使用上限就是36圈,有4圈的差異。

據此,Pirelli倍耐力在調查後有提出讓車隊多停1次的建議。不過英國站各車隊均是因為Daniil Kvyat的AlphaTauri賽車撞毀事故而提前進站,所以或許仍有機會看到1停的參賽選手。


Silverstone銀石賽道簡介

Silverstone賽道歷史悠久、每逢F1大賽週邊總是有許多同樂活動,以及大批瘋狂車迷的支持之外,最重要的是,對於許多車手來說,這條賽道多連續高速彎道的特性,十分有挑戰性、也充滿樂趣,不過也因為此,對於輪胎還有賽車高速下壓力以及循跡性的要求都相當嚴苛。因此也因其代表性,FOM才以70周年站來稱呼這場獨特的比賽。

Silverstone 銀石賽道位於英國中部的Northamptonshire郡,是以廢棄的機場改建而成的賽道。這個機場在二次大戰時是用來做為英美空軍轟炸機的訓練用機場之一,在戰爭結束後逐漸的被人們所遺忘而陷於荒蕪之間,無人聞問。機場開闊的環境和既平且直的跑道,而且跑道長度在3,000公尺以上,因而為許多熱愛速度的車迷所利用。這裡在週末時間舉行過無數場次的非法賽車活動,Silverstone的名聲很快的就熱愛速度的英國人給炒熱了,就這樣的在愛車的族群間廣泛的流傳開來。

Silverstone的前身是二戰英國皇家空軍所使用轟炸機機場,跑道採經典的三角形設計。之後的賽車場亦是在這個基礎上所規劃出來的。2011年新建的Silverstone Wing是現在的的維修區所在,F1比賽的起跑線亦配合挪移。

Silverstone賽道的催生者Tom Barnard曾表示,「大戰結束後的那幾年,我和一個對賽車運動如癡如狂的朋友常常到英國空軍司令部查詢有哪些在二次大戰時興建的機場已經停用?我們開車親自拜訪這些地主、請求他們不要破壞原有的機場跑道並詢問改裝成賽車跑道的可能性?」Tom Barnard繼續說:「最後的成果就是Goodwood與Silverstone這兩條跑道。」Silverstone日後不但成為歷史上第一場F1世界冠軍大獎賽的比賽場地、也是今日英國賽車界的精神圖騰,而在Goodwood賽道上舉行的古典賽車大獎賽也早已聞名全球。也就是因為這個緣由,有人開玩笑地指出促成英國第一賽道Silverstone誕生的其實是德國的希特勒!

Silverstone賽道是以機場原來用於起降的跑道和滑行道做為基礎,其具有寬擴、平整、路直等適合汽車高速行駛的要件,British Racing Drivers' Club大不列顛車手俱樂部動工構築賽道,臨時的維修區以及周邊的設施也很快的就被建立起來,主辦單位在平坦的機場腹地上以大捆紮的乾草圍出一條長度5.92公里的賽道。在1950年舉辦了史上第一場F1世界冠軍大獎賽的分站比賽,當年還是公主、後來成為英國女皇的Elizabeth當時也在場觀賽。在第2年又將賽道進行改建,成為現今Silverstone賽道的雛型。

皇室親臨,代表Silverstone及F1產業對於英國的重要性。在1950年的首場比賽,英國公主Elizabeth親臨;而2011年改建後的首場F1賽事,Harry王子亦親臨現場。

必須一提的是,在F1比賽的初期,英國站賽事分別在Silverstone、Aintree以及Brands Hatch所輪流舉辦,一直到1987年之後,才固定在Silverstone舉辦。自此Silverstone賽道就成為英國心中對於F1賽事的代名辭;許多的F1車隊都是選擇落戶在Silverstone賽道附近,亦可見Silverstone賽道在英國賽車運動發展歷史上的重要地位。

1987年成為固定的F1賽道之後,Silverstone在1990年及1991年曾做出一些修改,讓賽道的速度降低、駕駛難度變高。1991年的大賽中,英國車手Nigel Mansell拿下冠軍後,在賽道上接起因為油料耗盡而退賽、正在賽道旁步行的Ayrton Senna,成為歷史上最經典的畫面之一。

奪冠的Mansell接回油料耗盡的Senna,是F1歷史中的經典畫面。

1994年在Senna因車禍過世之後,賽道亦做出了些許修改,以符合新一代的F1安全規範。而最近一次的修改是在2011年,賽道改建了維修區,並挪動了起跑線位置,讓彎道的編號與比賽的策略做出了些許的改變。

輪胎在此地面臨的主要挑戰來自於Abbey和Copse等彎道高速過彎時面臨的側向壓力。此外,英國Silverstone也是個相當容易下雨的地方,因此在歷史上也有許多的激戰,是在雨中的溼地上進行,讓車手之間的競逐更加的精彩,更增比賽的刺激性。而就賽道的設計來看,Silverstone賽道多高速彎道特性,因此對於比較缺乏直線速度、於前幾站跑不出理想成績的車隊來說,更有機會將自己的名次提升。

英國Silverstone也是個相當容易下雨的地方,車手在雨中激戰,向來是英國站的經典賽碼之一。

 
 

歷史紀錄

就Silverstone賽道紀錄來看,Jim Clark奪冠3次,而Alain Prost則為5次。然而在2019年與2020年Hamilton拿下冠軍之後,以7冠領先Jim Clark與Alain Prost,成為F1史上最強的英國站選手。他也在此拿下了7座桿位。

然而現行賽道的路線,是在2010年大幅修改而來,而起跑點亦自2011年開始移了位置,使得之前的紀錄參考價值不高。若以現行賽道配置的8場比賽來看,Hamilton以2014年到2017年4連霸,加上2019年與2020年的勝利,成為最得心應手的車手,Mercedes AMG車隊也因為Hamilton成為最多勝的車隊。Sebastian Vettel則是現役車手中唯一亦曾在此奪冠的車手。

這條長達5.891公里的賽道,F1單圈紀錄在2019年由Hamilton的1:27.369創下新高,然而英國站中Max Verstappen的最後1圈換胎衝刺,以1:27.097,推進了0.272秒。

然而場地紀錄由2019年的桿位Valtteri Bottas推進到1:25.093,推進0.8秒。而英國站的Lewis Hamilton則將其推進到1:24.303,一口氣縮短了1.2秒。比賽時間2017年為1:21:27.430,2018年則因為2次Safety Car出動及高達5位車手退賽,讓比賽拉長至1:27:29.784。2019年雖然1次Safety Car,完賽時間亦仍僅需1:21:08.452。而1周前2次Safety Car出動的英國站,則為1:28:01.283。

賽道攻略

如今的Silverstone銀石賽道,長度為5.891公里,依比賽規則須跑52圈,總里程306.198公里。一如2018年賽季的眾多賽道,F1在Silverstone同樣加入了第3個DRS區,以期能增加比賽的精彩。但在安全考量之下,2019年賽事取消了起跑直線的DRS,僅剩下2個DRS區。英國站與70周年站則是比照辦理。


比賽從2011年全新興建的維修區Silverstone Wing旁的大直線出發,順時針進行。在全油門加速之後,很快就會來到名叫Abbey的1號右彎。Abbey彎的路幅狹小,但比賽時速度可達到每小時300公里以上,對於起跑的爭先而言,是極刁鑽的考驗,事故多是難免。緊接著則是2號的Farm左彎,平緩的曲率,車手能維持每小時305公里以上的高速彎路。而接著則是必須重煞並降至4檔的3號向右Village彎,彎中的速度必須降至時速130公里,再加上進一步縮小的路幅,讓這裡的爭奪亦是極為精彩。

從起跑到現在擔任1號彎的Abbey彎,車輛的速度極快,挑戰在於路幅的變化,對於起跑的爭先而言,極為刁鑽。

慢速路段還沒有結束,因為隨後的左彎Loop彎,曲折的角度更大,讓車手必須進一步將車速降至時速90公里左右,而4號彎刁鑽的路線,亦讓車手的駕駛面臨考驗。

離開4號彎則是車手開始油門全開的時間,平緩的5號彎是可以全油門通過的高速左彎Aintree,車手並在此全力衝刺,選定目標,因為出彎之後便是可以啟用DRS的Wellington直線。車手在通過路橋之後,速度更可以上看時速325公里的水準。

10至14號彎,車手必須在時速200公里以上的速度,連續左右切彎,對於體力與車輛的考驗極大。
6號左彎名為Brooklands接在直線之後,大角度的變化,讓車手必須再次降至時速155公里,並精密地調校路線,因為接下來是曲率更大的Luffield右轉髮夾彎,時速進一步降至時速125公里,路線與4號彎極為相似,車手必須由油門精密控制重心的分配。而接下來的小直線之後則是8號的Woodcote彎道,讓車手來到原本的起跑直線。直線底並不會看到車手重踩煞車,因為接下來的9號彎是著名的Copse高速右彎,車輛將以超過290公里的速度在其上奔馳。而接下來則是全場最困難的路段,由Maggotts、Becketts及Chapel等彎道所組成的10號至14號彎連續彎道,讓車手在時速230公里至310公里的高速之間,面臨連續左右左右左轉向的重心轉移,需要精密操駕的難度自不在話下。期間車手的雙手必須連續不斷左推右拉的扭轉方向盤,身體還得要承受2∼3g以上的側向加速度,同時也必需防範其他車手乘機展開的攻擊,想要在Silverstone賽道跑出好成績著實不容易!

Stowe彎之前,現在的車手可以啟動DRS系統,在Hangar Straight上盡展極速,超越前車。
14號彎出來之後,則是長達770公尺的Hangar Straight─以過去設立的停機棚為名。車手再次全油門衝刺,並可以再次啟用DRS系統,車手的速度亦拉至330公里以上。在路底則是向右的15號Stowe彎,彎角弧度怪異的Stowe彎道,使車手必須將車速降至時速250公里左右,以7檔過彎,並且依靠強大下壓力所增強的抓地力,讓賽車得以在受到2.2g的側向力時順利的通過彎道。這裡對於下壓力的設定與懸吊系統的耐用度,形成極大的考驗。

接上名為Vale的小直線路段,接著略向下坡衝進16號及17號組成的複合減速彎。小巧的連續彎道,入彎速度必須降至時速115公里以下。接著則是曲率漸減的Club彎,車手在Club彎中的速度依舊年年提高,在逐漸變大的轉向半徑中,車手持續的加速到時速240公里以上,才能具有足夠的戰鬥力。因此車輛的下壓力設定與懸吊性能再次面臨考驗。在出彎前車手就會承受到高達2.6g的側向力,這對於車手的體力與意志力都是相當嚴苛的考驗。

出Club彎的路線,一般車手會採曲早出彎的路線選擇,好讓加速的路線與之後的起跑大直線做順暢的結合,以獲取高速度以及縮短時間。

精彩的英國站賽事,每年都自全球吸引數以萬計的車迷,將Silverstone賽道的看臺塞滿。2020年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