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GP
加拿大站
Canada
排位賽:2019/06/08 18:00 (台北時間 06/09 02:00)
正 賽:2019/06/09 18:10 (台北時間 06/10 02:10)
June 9, 2019
城市 Montreal
賽道名稱 Circuit de Gilles Villeneuve
賽道長度 4.361 km
總圈數 70
比賽總長度 305.27 km
在經典的蒙地卡羅大賽之後,2018年F1再次越過大西洋,來到同樣以法語為官方語言的加拿大Montreal蒙特婁市,在這條以加拿大車手Gilles Villeneuve為名的賽道上,進行第7站的賽事。由於時差的關係,加拿大站對於臺灣的觀眾而言,現場直播都是挑燈觀賽的半夜時程,在比賽前請記得先小睡一下,以免愰神錯過關鍵賽事。

賽程時間表

2018年F1第7站加拿大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6/08 星期五2200-23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6/09 星期六0200-03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6/09 星期六2300-2400
排位賽06/10 星期日0200-0300
正賽06/11 星期一0210-0410

F1為加拿大站增加第3個DRS區

在枯燥無趣的摩納哥站之後,F1與加拿大站主辦單位為增加比賽可看性,在賽前決定在7號彎與8號彎之間的直線加入第3個DRS區,讓整個賽道共有3個DRS區,希望能增加更多的超車鏡頭,增加比賽的可看性。

加拿大站賽道有3段可以啟用DRS的直線路段,希望能增加可看性。

Red Bull將有機會決定2019年後動力系統供應商

Renault Energy與Honda都預計在加拿大站推出升級版的動力系統,讓Red Bull、Renault Sport以及Toro Rosso車隊是否能獲得戰力的提升,成為加拿大站觀察的重點。但此一舉動對於F1賽場更大的影響是:Red Bull究竟2019年將會採用哪一個品牌動力系統,搭配其車體使用。

從摩洛哥站自由練習、排位賽的全面制霸,再次說明了Red Bull的賽車擁有整個F1場上最強的底盤,唯其動力系統,讓其陷入僅能坐居第3大車隊的窘境。這也是Red Bull近年來與動力系統供應商Renault Energy一直不合的原因。Toro Rosso車隊換裝Honda動力系統,在本季以來表現不俗,讓Red Bull高層有了替代選擇的機會。雖然Renault Energy高層希望Red Bull在5月就確定2019年是否還會合作,但是Red Bull仍硬是拖到6月才打算確定,就是想在加拿大站驗收2個品牌動力系統表現的好機會。而Red Bull的決定,也會影響到未來數年F1前3大車隊勢力的變化。

未來是否會在Red Bull車體上看到Honda動力系統,就看加拿大站的表現了。

摩納哥冠軍Ricciardo將至少罰退10位

雖然Red Bull預計可以拿到升級版的動力系統,但是在摩納哥站拿下冠軍的Daniel Ricciardo卻面臨到頻繁動力系統更換而將被罰退的問題。摩納哥站MGU-K組件出問題,雖賽後檢查沒有問題,但車隊仍計劃換掉以防萬一。加上之前在巴林站退賽時已經更換了整套動力系統,MGU-K將是換上本季的第3組,超過2組的使用限額,因此Ricciardo在開賽之前,已然確定將會罰退10位以上。

摩納哥站辛苦拿下冠軍的Ricciardo,因為第3套MGU-K的使用,將會面臨罰退。

Hartley的替代人選仍未能確定

Toro Rosso車手Brendon Hartley的表現不佳,被車隊汰換的消息一直不斷流傳,而就在加拿大站之前,國外媒體指出,Toro Rosso車隊已正式向F2積分的英國車手Lando Norris提出合約,希望能在奧地利站開始,由其代替Hartley參賽到季末。然而Norris現為McLaren車隊的儲備車手,而McLaren車隊已正式否決了這項提案,讓Toro Rosso至今仍未能找到替代的車手。

Toro Rosso向F2領先車手Lando Norris提出邀約被拒絕,車手人選依舊難產。

McLaren車隊2019年的陣容充滿極高的不確定性,讓McLaren車隊不願租借Norris相當合理。而Toro Rosso車隊身為Red Bull二軍,讓Mercedes AMG以及Ferrari的儲備車手如Pascal Wehrlein及Antonio Giovinazzi租借的機會亦不高。日前亦有消息指出,擁有豐富經驗的Williams儲備車手Robert Kubica亦被傳出為屬意人選,但至今亦無下文。

輪胎設定

加拿大站的指定用胎與摩納哥站相同,是從紅色Supersoft、紫色Ultrasoft到粉紅色Hypersoft的最軟3種配方。Pirelli倍耐力表示,根據歷史資料,加拿大站是的地面抓地力不佳,偏高速跑道讓下壓力的設定偏低,輪胎的壓力亦偏低,偩向力的負載不大,但是有多個直線底重煞車的區域,讓循跡要求是全季最高。

在輪胎設定部份,車輛的最低胎壓分別為前輪21.0 PSI、後輪19.5 PSI,傾角限制分別為前輪-3.50度、後軸-2.00度。


輪胎選擇

在輪胎選擇部份,Mercedes AMG與Ferrari再次成為2個極端,Mercedes AMG延續以往,對於最軟的Hypersoft僅選用了5組,是所有車隊之中最少的,也是唯一的,同時選擇了3套的Supersoft與5套的Ultrasoft做搭配;Ferrari則擇了8套的Ultrasoft,僅有2套的Supersoft與3套Ultrasoft。這樣的組合也是場上的主流,包含Red Bull、Toro Rosso也是相同。Williams的Lance Stroll則選擇了5套的Supersoft,與7套Hypersoft,中間的Ultrasoft僅有1套。


Montreal蒙特婁簡介

位於加拿大Quebec魁北克省東南的Montreal蒙特婁,人口約350萬,是魁北克省最大城市,亦是加拿大第2大城,僅次於Toronto多倫多。魁北克省以法語為主要官方語言,也讓Montreal成為全球第2大使用法語的城市,僅次於巴黎。

蒙特婁市位處於聖羅倫斯河與渥太華河匯流的蒙特婁島,沿著聖羅倫斯河往上游,可以進入加拿大與美國邊界的安大略湖。沿著河順而下則可以經聖羅倫斯灣進入北大西洋。具有交通的優勢,因此在17世紀法國人開始發此處之時,便成為附近地區的毛皮交易重鎮,也是蒙特婁採用法語的淵源。

蒙特婁位於蒙特婁島上,是加拿大東部重要的交通要衝,擁有豐富的歷史與人文景觀。比賽所在的聖母島在蒙特婁市之東、聖羅倫斯河中,為籌備1967年萬國博覽會所人工填造而成,並曾是1976年奧運的場地。

然而在18世代在英法交戰之後,蒙特婁改納為英國的殖民地,適逢美國獨立,靠近東北13州的蒙特婁便成為不支持獨立英國人民移居的主要城市,也讓使用英語的人口在此蒙特婁大幅成長。

在19世紀,蒙特婁曾經成為英屬北美地區的首府,然而基於戰略上的考量,將行政中心搬移至更上游的渥太華,但蒙特婁仍維持經濟中心的位置,直到1970年代被多倫多取代為止。有悠久的歷史,蒙特婁仍是加拿大的航太、金融、設計及電影產業的重陣。而獨特的位置,亦讓蒙特婁成為全球最大的內陸港。

獨特的歷史背景與人文風光,讓蒙特婁成為加拿大旅遊的重點之一。雖然位於魁北克,但在歷史交融之下,大部份的商店或是旅遊景點,以法語標示,但服務人員多可法語英語多聲帶,對國人旅遊而言仍屬便利。目前臺灣並沒有直飛蒙特婁的航空公司,依不同的航空公司則有不同的轉機航線可供選擇。

 
 

賽事簡介

F1賽事在蒙特婁市舉辦已有超過30年的歷史。加拿大GP最早在1961年於Bowmanville所舉辦,並在1967年納入F1賽事之中。而在Bowmanville與Mont-Tremblant輪流舉辦10年之後,基於安全的考量,於1982年移至Montreal蒙特婁市舉辦至今。在移師蒙特婁市之後,除了1987年與2009年因財務及合約關係未舉辦,已成功舉辦34屆的F1賽事,在2018年迎接第35屆賽事。

賽道介紹

加拿大Montreal從1978年開始舉辦F1賽事,這條賽道原本名為Ile Notre Dame,但為了紀念已去世的加拿大車手Gilles Villeneuve,因此改名為Circuit de Gilles Villeneuve。
與澳洲站類似,蒙特婁市舉辦F1所使用的場地是一半公園內路徑、一半公路所組合而成的非永久型賽道。而其所使用的公園,則是1967年舉辦萬國博覽會的Parc Jean-Drapeau內的人工島聖母島,因此此賽道原名為Circuit Île Notre-Dame,亦即是聖母島賽道。此賽道的第1場F1比賽由Ferrari車隊的加拿大車手Gilles Villeneuve所拿下,意義非凡。而Gilles Villeneuve於1982年的比利時站的排位賽中發生意外而過世,此賽道便因而改名為Circuit Gilles Villeneuve以作為紀念。

在比賽中常可以看到的巨型球體,便是1967年萬國博覽會美國館場址所改成的Biosphere Environmental Museum。然其並不在聖母島上,而是在隔著河的聖海倫島。

從空照圖其實很容易看出加拿大站賽道的不同之處。整個賽道呈南北走向,其東邊緊靠著奧運划船比賽的長方型水域,讓整個賽道的東側基本上是條大直線,僅靠著賽會刻意設計的幾組減速彎來調整路線。人工填建出來的人工島,亦讓其沒有什麼太大的起伏,也讓加拿大站賽道的平均速度在整個F1賽季中算是相當高的1站,大直線有1公里長,而極速將近時速350公里,是高速型賽道的代表之一。然而,在如此高速之中,彎道的設計相當刁鑽,加上緩衝區不若現代賽道來得大,對於車手精準的操控形成極大的考驗。

歷史紀錄

從1978年開賽以來,賽道大致上的路線保持一致,雖在1987年的停賽期間,賽會將部份路段略做修改,並將起跑線自現在現今12號彎至13號彎之間的位置,移至現在的位置,2002年亦曾做出修改,增長維修區通道以避免車禍。史上共計7次的修改,使賽道從原本19個彎的配置,變成今日14個彎的配置,賽道的總長度則為4.361公里。依比賽規則,F1賽事在此需進行70圈,總里程為305.27公里,目前的單圈紀錄是2004年由Ferrari車手Rubens Barrichello所創下的1:13.622秒。而2017年比賽中,桿位成績為Lewis Hamilton的1:11.459,較自己2016年的成績1:12.812,快近1.5秒。最快單圈亦是Hamilton的1:14.551。冠軍仍是Hamilton所拿下,共花費1:33:05.154。

就歷史而言,Michael Schumacher是本賽道最強的車手,共拿下1994、1997、1998、2000、2002、2003、2004等7屆冠軍。Hamilton則是2007、2010、2012、2015、2016、2017等6屆冠軍,是現役車手中最強者。現役車手則只有Daniel Ricciardo在2014年、Sebastian Vettel在2013年以及Fernando Alonso在2006年、Kimi Räikkönen於2005年曾經拿下過冠軍。

2007年創下史上最長的比賽紀錄

加拿大站還曾在2011年創下另外的紀錄。受到滂沱大雨的影響,2011年的加拿大站在動態起跑、前段停用DRS系統之外,還中間為雨勢所中斷達2小時之久。比賽進行中大量的意外讓Safety Car出動達6次之多,創下歷史紀錄。最終比賽時間超過了4小時,共計4:04:39.537,是史上最長的一戰。而McLaren英國車手Jenson Button雖從第7位出發,但在比賽中一度墊底,一路直追,並趁著Red Bull世界冠軍Sebastian Vettel在最後一圈最後階段的失誤超越,拿下冠軍,成為眾多車迷津津樂道的一戰。

011年的滂沱大雨,讓比賽進行極為困難,途中還出紅旗中斷超過2個小時,最終創下史上最長比賽時間紀錄。

2011年加拿大站,Jenson Button駕馭著McLaren賽車,在途中因多次進站換胎,一度墊底,但在比賽中一路上爬,並趁著Sebastian Vettel在最後階段的失誤,拿下冠軍,成為美談。

6位車手在加拿大站拿下F1生涯首勝

雖然加拿大站的賽道難度相當高,但眾多車手其F1職業生涯的首座單站冠軍,均是在此拿下的,包含Gille Villeneuve、Thierry Boutsen、Jean Alesi、Lewis Hamilton、Robert Kubica、Daniel Ricciardo等。其中Robert Kubica在2007年賽事中發生嚴重事故,隔年卻拿下冠軍,成為美談。而此亦是其唯一的F1分站冠軍。

賽道攻略

維修區後方的筆直水道,是奧運划船競技的場所。沿著岸邊所興建的賽道,也帶來極長的直線路段,主辦單位必須刻意加入幾組減速彎,以增加競賽的精彩度。

起跑的大直線,車手的速度可以達到315公里以上,直線底略向左偏後向右進入1號彎,特別的路線,讓車手必須精密控制煞車與平衡,讓車速降至4檔的時速160公里左右,方能走在最佳路線上,而過了彎點,煞車仍要繼續帶著,讓車速繼續降到85公里左右,方能安然通過急向右的2號彎。

筆直的大直線加上刁鑽的1號及2號彎,讓此地常成為比賽中事故發生之所在。

2號彎的出彎可以盡量的晚切彎,善用出彎的小直線加速,在進入3號彎之前達到時速265公里以上,接著又要精密的平衡與減速,以進入森林區由3號彎與4號彎組成的連續減速彎,其間的速度僅在時速145公里上下。4號彎出口後又是一個全油門加速的向右5號彎,車手將車速拉高至每小時270公里,同時又要跟為求高速而不斷外滑的車尾摶鬥。


在此追求高速切忌太過興奮,因為在1個小看臺前,則是小於90度的左轉6號彎道,再緊接右轉的7號彎,車手必須將時速降至115公里以下,方能順利通過,否則將可能在眾多觀眾眼前衝進緩衝區。雖然6號彎的緩衝區不算小,還有重回賽道的機會,但7號彎卻是緊貼著護欄而建,一旦失控就必須退賽。

順利通過7號彎之後,則是一段後直線,車手再次能將速度拉至時速305公里的水準。然而在通過1座陸橋,還沒適應光影變化之際,便是8號及9號彎連續彎道的入口,車手要在發白的視野之中,找到最好的路線,並將入彎速度壓制到每小時135公里,方能在看臺滿坐的觀眾前,順利通過。

通過之後又是一段不短的直線,亦是DRS偵測器的所在,車手再次有挑戰時速300公里的空間,同時必須拉近與前車的距離,以便能啟動DRS,掌握超車的機會。

再來則是全場最小的10號髮夾彎,速度將會降到80公里以下,同時考驗最佳路線的設定,以便進入接下來2段的DRS作動區,向高速挑戰。

加拿大Montreal以高速特性著稱,而這也當然伴隨著許多重煞車區,因此煞車性能調校和輪胎磨耗管理,是除了動力系統提升外的另外一大重點。

11號與12號彎的曲率非常小,讓車手大多將其與之後的大直線一起處理,一路全油門升至8檔,最高可以挑戰每小時330公里的極速。車手除了要防止後方車手利用DRS超車之外,還必須注意路旁13號彎前100公尺的提醒標誌。因為在此,車手必須要全煞車降至4檔150公里的速度,方能通過與14號彎組成的先右後左減速彎,回到起跑的大直線,再次挑戰下一圈。

在挑戰全速之際,車手亦必須注意路旁的距離警示,精確控制煞車,方能安全通過賽會設置的減速彎。

13號與14號彎對於F1車手而言是甜密的毒藥,在2段大直線之間的減速彎,車手無不希望能用越高的速度通路,以掌握勝機。然而2個90度近距離的直角彎,對於車輛重心的轉移是極高的挑戰,平衡與速度、路線任何一個條件沒抓好,不論是13號彎入彎失誤,或是14號彎過彎錯過,車手都會滑出賽道。而14號彎出口是緊靠著水泥護牆而建,任何一個失誤都沒有挽回的空間。

世界冠軍也難逃的冠軍之牆

這兒就是讓許多世界冠軍退賽的世界冠軍之牆,2005年賽季在此撞牆的只有BAR車隊的Jenson Button。
1999年的F1加拿大站,1996年世界冠軍Damon Hill、1994年/1995年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1997年世界冠軍Jacque Villeneuve,以及1998年FIA GT冠軍的BAR車手Ricardo Zonta,都在最後的14號彎出口撞上這面與維修區相對的圍牆而退賽。一口氣幹掉了3位世界冠軍,讓這片牆被車迷稱為the Wall of Champions冠軍之牆。Sebastian Vettel在2010年拿下第1次世界冠軍之後,隨即在2011年的加拿大站,也撞上了這面牆。所幸,他是在星期五的自由練習撞上,不影響排位,但其在正賽最後階段的失誤,將冠軍拱手讓給Jenson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