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GP
奧地利站
Austria
排位賽:2021/07/03 13:00 (台北時間 07/03 21:00)
正 賽:2021/07/04 13:00 (台北時間 07/04 21:00)
July 4, 2021
城市 Spielberg
賽道名稱 Red Bull Ring
賽道長度 4.318 km
總圈數 71
比賽總長度 306.578 km
因為疫情而受到延誤的F1賽季,在澳洲站突然取消之後,隨著疫情發展,又陸續取消了7站的比賽,並有4站比賽目前是宣布為延期,但舉辦時間仍未能敲定。在FIA、Liberty Media、各站主辦方以及各F1車隊的全力努力之下,終於,2020年賽季將在7月的首周重新起跑,而比賽的地點選擇在Red Bull車隊的主場─奧地利Red Bull Ring。

賽程時間表

2020年第1站F1奧地利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7/03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7/03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7/04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7/04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7/05 星期日2110-2310

肺炎疫情造成2020年賽曆大幅改變

2020年唯一大事就是武漢肺炎的疫情。全新的病毒四處蔓延,快速感染並帶來嚴重的後果,讓各國苦無招架之力。F1原本在澳洲站選擇準時開賽,卻因為McLaren車隊隊員感染後退賽,造成澳洲站在星期五緊急取消賽事。而隨著全球疫情急速升高,緊接著的巴林站與越南站也宣布延期,中國站亦接著宣布延期。

2020年F1澳洲站在已有眾多車迷進場的星期五才臨時宣布取消,造成極大的爭議。然而之後全球確診人數不斷提升,F1賽季亦不斷延期。

而疫情遲遲沒有退燒的跡象,讓後續的比賽陸續延期或取消。在FOM與各車隊的協助之後,先行將每年8月的暑休期間往前挪至3月至4月之間,並把停止開工研發時間拉長至3周,以因應賽季的改變,並期待5月可以重新開季。

然而狀況仍沒有見緩,同樣用到街道進行比賽的摩納哥站,與澳洲站一樣難以挪動賽期,因而同樣取消。未能開賽對於各車隊的營收亦造成實質的衝擊,因此狀況不佳的Williams車隊以及正在努力復原的McLaren,亦進行了紓困補助的申請及貸款的申請,以因應龐大的財務壓力。

而事實上,即便進到5月中旬,全球的疫情仍未見放緩,但是停滯的經濟已讓許多國家無法承受,各國政府開始研發解封,並在6月份逐步開放經濟活動,FOM與F1各車隊亦持續努力,終於在幾經改變之後,於6月中旬確定了從奧地利開始的前8場比賽,並繼續努力增加後續的場次,希望能提供豐富的賽季。

雖然比賽重啟,但受到各國法規的限制,各車隊在各場地進場的工作人員數量受到限制,而目前的比賽也都是採閉門比賽的方式,沒有開放車迷入場觀賽。

全球車迷在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近半個月之後,終於FOM與FIA不再提出改變,2020年的F1賽季,在奧地利站將可以正式開始。

2020年F1賽程表 
分站日期使用賽道
奧地利站07/05Red Bull Ring
Styrian站07/12Red Bull Ring
匈牙利站07/19Hungaroring
英國站08/02Silverstone
70周年站08/09Silverstone
西班牙站08/16Barcelone-Catalunya
比利時站08/30Spa-Francorchamps
義大利站09/06Monza

在調整之後的賽曆,為了讓跨國旅行降至最低、把隔離檢疫的成本做最有效的利用,因此在奧地利及英國都進行史上首次的雙連賽事,連續2周在同一條賽道上舉辦比賽。而為了做出區隔,第2場在Red Bull Ring的比賽以所在地Steiermark為名,而在Silverstone所舉辦的第2場比賽則稱為70周年大獎賽,以慶祝F1開賽70周年。

在原有22站的賽曆部份,目前已確定有7場比賽取消,大多是有採用到街道部份的賽事。西班牙站確定延期至8月16日進行,其他另有4站的比賽宣布延期,但是實際舉行日期未定,這中間就包含了越南與荷蘭2場2020年新加入的賽事。至於季尾的比賽目前狀況未明,端視FOM、FIA以及疫情的發展,才會有更明確的決定。

2020年F1原訂賽程表 
分站原訂日期現況
澳洲站03/15取消
巴林站03/22延期,未定
越南站04/05延期,未定
中國站04/19延期,未定
荷蘭站05/03取消
西班牙站05/10延期,08/16
摩納哥站05/24取消
亞塞拜然站06/07取消
加拿大站06/14延期
法國站06/28取消
奧地利站07/05準時,雙連賽
英國站07/19延期,雙連賽
匈牙利站08/02提前,07/19
比利時站08/30原訂時間
義大利站09/06原訂時間
新加坡站09/20取消
俄羅斯站09/27未定
日本站10/11取消
美國站10/25未定
墨西哥站11/01未定
巴西站11/15未定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站11/29未定

車手搬風提前上演:Vettel去向未明,Sainz加盟紅軍,Ricciardo轉隊McLaren

疫情除了讓F1的賽程大受影響,讓暑假提前,原本應該在暑假才點燃的2021年車手合約大戰,亦提前在疫情期間揭幕,而且,一開始就是大條的。

就在5月12日,4屆世界冠軍Sebastian Vettel與Ferrari車隊同時宣布,雙方在2020年合約期滿後,將不再續約,結束6年的合作關係。

Vettel確定在合作6年後脫下紅軍戰袍。

而隔了2天,同樣合約在2020年底到期的頂級車手Daniel Ricciardo亦宣布將在約滿之後離開Renault車隊,以複數年合約加盟McLaren車隊,與Lando Norris搭檔出賽。這個消息一出,就代表Carlos Sainz Jr.是在2021年離隊的車手。然而時隔半小時左右,Carlos Sainz Jr.則宣布,其將在2021年及2022年為Ferrari出賽,遞補Vettel離隊後所留下的空缺,與Charles Leclerc搭檔出賽。

原本在Vettel離隊消息傳出之時,同時傳出是Ferrari要求Vettel降薪及單年合約,而Vettel不同意而一拍兩散,但是在Sainz的消息出現後,進一步的消息指出其實Ferrari在2019年賽季後就與Sainz所有接觸,甚至已經簽署合約。若此消息為真,則代表這次的三角交易是早已談定,而各方出於對Vettel的尊重而讓其率先宣布與詮釋。

穩定、配合,Sainz出線加入Ferrari

這樣的變化其實不難預期。Vettel從2015年代表Ferrari出賽以來,每年領取數千萬歐元的報酬,但長時間最多僅能在年度亞軍的位置上掙扎,對於Mercedes AMG車隊與Lewis Hamilton的宰制無法展現抗衡的能力,全球Tifosi以及豪門Ferrari的殷殷期盼已經轉為不耐的壓力。而在2019年新拔擢的F1 2年級生隊友Charles Leclerc竟然力壓4屆世界冠軍,讓車隊早早簽下至2024年的長約,清楚表明車隊押寶在Leclerc的策略。在設定好新主力之後,仍有企圖的Vettel肯定不像Kimi Räikkönen般願意轉任輔佐的位置,雙方的拆夥毫不奇怪。

Ferrari的下一步自然是在市場上尋找穩定、願意配合車隊指令的好手,而在2019年跑出生涯代表作的Sainz,完全符合需求,加上家世資源協助,Sainz要坐進Ferrari的席位已是水到渠成。

雖然Sainz對外持續表示他的合約內沒有明文寫到2號車手的任務分配,但是紅軍長年主從明顯的車隊文化,Sainz的副手地位應毋庸置疑。除非Leclerc在合約期間表現與2019年有嚴重的落差,Sainz方有突破的機會。

事後消息傳出,Ferrari車隊在2019年賽季後便與Sainz接觸。

年歲漸增,Ricciardo轉隊尋求冠軍機會

至於在Ricciardo方面,推估以F1場上第3高的薪資條件加盟Renault,Ricciardo與Renault肯定是對於世界冠軍有著強大的企圖心,但是Renault在2019年的表現卻與頒獎臺漸行漸遠,對於已年逾30歲的Ricciardo而言,時間是他最無法浪費的資源。而放眼全球車市,Renault-Nissan-Mitsubishi聯盟的經營陷入困境,能投資的資源受到限制,而場上Renault F1車隊的競爭力,連客戶車隊McLaren都還不如,動力系統表現又遲遲無法追上Mercedes-Benz,Riccardo的心生異動一點也不奇怪。

Ricciardo與McLaren的洽談在Sainz與Ferrari連繫之前或之後,無法證明,但是McLaren車隊強大的研發能力與換裝Mercedes-Benz動力的決策,很明顯吸引了澳洲車手。據傳McLaren為Ricciardo仍開出相當不錯的薪酬,然而在疫情之下,McLaren不但需要貸款紓困,甚至還需要出售股權,對於未來賽車的開發,蒙上了陰影。而開賽之後Renault甚至不願意提供McLaren引擎進行測試,亦讓Ricciardo的轉隊結果,帶來許多的不定。

年歲漸增的壓力讓Ricciardo在近年不斷轉隊。

Vettel、Alonso是否會出現在2021年F1?

而在Vettel部份,雖然目前去向不明,但是4屆世界冠軍與場上僅次於Hamilton的強力實力,讓其仍有相當高的市場魅力,包含Mercedes AMG、Red Bull、Renault等車隊,都曾傳出想要吸收Vettel加盟的消息,然而就實務面而言,可行的機會都不高。

最適合、最需要Vettel加盟的是即將轉型為Aston Martin的Racing Point車隊,然車隊已與有財務牽連的Sergio Pérez簽下至2022年年底的合約,另一位車手Lance Stroll則是最主要投資人Lawrence Stroll的兒子,都不容易處理。若車隊大方支付Pérez解約金,或是認真割捨血源關係,那Vettel就有最適合的去處。出現的機會不大,但是仍有待觀察。

此外,Fernando Alonso亦傳出有回歸F1的企圖。實力接近的2位頂級車手,到底會不會在2021年的賽場上出現,僅能等待時間來證明。

人氣依舊的Fernando Alonso亦不放棄重回F1爭冠的機會。

Rokit停止贊助,Williams改變塗裝

在Martini停止贊助之後,於2019年開始接手冠名贊助Williams車隊的英國電信商Rokit,因為疫情關係,在5月底停止與Williams的合作關係,讓Williams車隊在賽季重新開始前,發布新的塗裝,以因應Rokit的離開。

然而,國外消息指出,Rokit與贊助合約原本簽署至2023年,然而在2020年便片面解約,讓Williams車隊十分憤怒,預計雙方將會有一場官司方會正式落幕。

此外,就消息指出,Rokit停止對Williams的贊助之後,並未離開F1賽場,而是將在2021年起贊助Williams動力系統供應商Mercedes-Benz的廠隊Mercedes AMG車隊,但是Mercedes AMG車隊未對此證實,僅有待2021年賽季方能見真章。


Black Lives Matter!Mercedes AMG車隊改為黑色塗裝

在疫情問題還沒有停歇之際,全球各地均面臨極大壓力,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的Minneapolis發生白人警察執法過當,以膝蓋頂住黑人嫌犯頸部壓制卻造成嫌犯死亡事件,讓長期種族問題與疫情帶來的壓力一次爆發,在美國引爆抗議活動並進階成為大規模爆動,全球各地亦有大量活動聲援黑人人權不受重視問題。而Mercedes AMG王牌Lewis Hamilton亦是全力聲援的人士之一。

隨著聲援不斷,Black Lives Matter活動在全球各地擴散,Mercedes AMG車隊亦決定將車輛塗裝改為黑色基底,以做為對活動的支持。而F1亦發起We Race as One活動,宣揚平權概念。


輪胎設定與選擇


對於奧地利站比賽,輪胎供應商Pirelli倍耐力選擇C2至C4配方做為比賽由硬至軟的配方。Pirelli表示,奧地利站的抓地力、側向力、下壓力設定均是一般水準,煞車需要偏高,輪胎壓力與路面抓地力偏低,而路面磨耗則是全季最低的水準。

在輪胎的設定方面,前輪與後輪的最低起始胎壓為24.5 PSI與19.0 PSI,而前後的內傾角則為-3.50度與-2.00度。


至於輪胎的選擇部份,由於疫情的干擾,2020年賽季的乾地用輪胎不開放車隊及車手進行選擇,均以2組硬胎、3輛中胎、8組軟胎做為搭配,軟中硬的設定則由Pirelli倍耐力依各站特性進行指定。因此本站比賽乾地胎部份,各車手會有2組C2輪胎、3組C3輪胎以及8組C4輪胎可供使用。


Red Bull Ring賽道簡介

Red Bull Ring賽道位於奧地利的Spielberg,最早源自二戰後的1950年代。在戰爭壓力之後解放的歐洲社會,賽車活動再次在各地恢復興盛,加上眾多戰時的機場閒置,成為人們對於速度追求最好的遊樂場,Spielberg也不例外。

最早的賽道,是利用稻草及錐筒在Zeltweg機場圍出來的L型賽道。
當年Spielberg賽道位於現址西南方Zeltweg的一座機場附近,以乾草堆與錐筒排成L形的賽道,便成為當地車迷互相較勁的地方,並在1958年辦起了第1場國際賽事,由駕駛Porsche賽車的德國車手Wolfgang von Trips拿下冠軍。

隨後Zeltweg也於1959年和1960年舉辦過兩次F2比賽,由於賽道營運組織終極目標,就是在此舉辦F1大賽,終於在幾年過後願望成真,於1964年舉辦第一屆奧地利F1大賽,只不過因為賽道簡陋,崎嶇不平,因此在隔年F1便沒有回到此地舉辦。

Österreichring奧地利賽道的誕生

當年Österreichring的全新修築,帶來了F1比賽。
為了取代Zeltweg賽道,Österreichring於1969年落成。這個賽道的英文翻譯便是Austrian Circuit奧地利賽道之義,顯見其對於奧地利賽車運動的重要性。全新的賽道與Zeltweg機場賽道相距不遠,就在Styrian山的山腳,其原始設計是一條相當高速、且高低落差極大的賽道。

超越原有崎嶇路面的全新賽道設施,Österreichring順利地1970年至1987年間連續舉辦F1奧地利大賽。而高速的賽道設計,讓車手與車隊能一展性能極限,受到各方一致的歡迎。根據過去在此地擁有比賽經驗的車手說法,駕駛6速變速箱的賽車,幾乎用不到4檔以下的檔位,其高速的特性可見一斑。

正因為平均時速相當高,因此在過去奧地利賽道被視為一條危險的賽道之一,尤其是Bosche彎這個幾乎是180度的下坡彎道,也由於高速特性設計,因此在1980年F1賽車允許渦輪增壓科技的年代,一輛賽車在此可輕鬆飆出320km/h的速度,不過也由於平均速度相當高,因此對於賽車引擎與輪胎負擔相當大,也意味著事故很容易就發生。

於高速取向的特性,因此使得F1賽車在此的平均速度相當高,根據過去在此地擁有比賽經驗的車手說法,在一圈當中駕駛6速變速箱的賽車,幾乎用不到4檔以下的檔位。 (圖為1977年奧地利F1大賽)

安全意識高漲,1990年大幅翻修,更名A1 Ring

隨著賽車運動安全意識在1990年代高漲,因此Österreichring在1995年開始進行幅度相當大的重建工程,幾乎整條賽道都經過修改,單圈長度從原本的5.942公里縮減成現今的4.326公里,而這也就是現今Red Bull Ring的雛形,而由於奧地利電信商A1 Telekom為重建工程出資不少,因此這條賽道也就此更名為A1 Ring,並且在重建完成之後,於1997年開始重新成為F1奧地利大賽的地點,直到2003年被機能飲料大廠Red Bull買下為止。

Österreichring在1995年開始進行幅度相當大的重建工程,幾乎整條賽道都經過修改,單圈長度從原本的5.942公里縮減成現今的4.326公里,目前的Red Bull Ring也大致保持當時的設計。

Red Bull出手買下,從工程停擺到重生

在全球各地致力推廣極限賽事的Red Bull,對A1 Ring開發也有相當的興趣,因此於2004年Red Bull飲料出資買下A1 Ring、並著手全新的計劃擬訂,計劃中除了單純做為賽車場外,Red Bull共同創辦人Dietrich Mateschitz,還想要將其整建成為一個大型賽車主題遊樂園區。

2004年Red Bull飲料出資買下A1 Ring,Red Bull共同創辦人Dietrich Mateschitz,還想要將其整建成為一個大型賽車主題遊樂園區,雖然這項計劃最後告吹,但現在的Red Bull Ring周邊仍然有著相當豐富的休閒娛樂活動規劃。

當中包含了高級飯店、卡丁車場、賽車學校以及周邊各式休閒娛樂設施等等,而且這切設施都將會與原本的賽道串連在一起,而擬訂計劃後,Red Bull便開始進行大規模整建,正當大看台與Pit區都先拆除了之後,鄰近居民卻開始對這項工程抗議,最後因為得不到奧地利環境保護局的支持而就此停擺,這也就是奧地利大賽在當時缺席的主要原因。

到了2005年,奧地利政府認為A1 Ring有著存在的必要,因此決定要將這條歷史悠久的賽道重新整建,資助合作夥伴名單中除了Red Bull,據悉Volkswagen、奧地利機車公司KTM還有知名汽車零配件供應廠Mana也名列其中,只不過後兩者最後都放棄投資,Red Bull更曾揚言不會再投資此賽道。

眼看這條優美賽道將成為廢墟之時,2008年Red Bull獲得奧地利政府的許可展開賽道重建,只不過原本的大型主題園區計劃因為資金短缺而放棄,因此Red Bull只是將原本拆除的部分重建,整修賽道環境與賽道而已,賽道設計與原本A1 Ring大致相同,並自2010年開始舉辦KTM與F2等賽事,隨後Red Bull便於2012年和FIA開始交涉,希望重回F1年度賽程之中,直到2013年才宣布Red Ring成為2014年賽季其中一個分站。


目前這條賽道正式名稱為Red Bull Ring,賽道中央還立起一座氣勢凌人的公牛銅像,成為此賽道的新地標。

2008年Red Bull獲得奧地利政府的許可展開賽道重建,雖然只是重建整修原本拆除的部分,但最終仍讓這條賽道得以持續舉辦賽車運動,而圖中這座神氣的公牛銅像,已成為改名Red Bull Ring後的知名新地標。

 
 

歷史紀錄

在Österreichring時代,自1970年至1987年,F1在此舉辦了18屆的賽事,採用Ford引擎的Lotus車隊拿下4屆冠軍最多,車手紀錄則由Alain Prost的3冠領先。在A1-Ring時代,1997年至2003年共7屆的比賽中,使用Mercedes-Benz引擎的McLaren車隊與Ferrari車隊各拿下3勝,Williams則是1997年由Jacque Villeneuve奪冠。而該時代的2大強手Mika Häkkinen與Michael Schumacher則各拿下2冠。

2014年起的Red Bull Ring時代,正逢Mercedes AMG王朝年代,前4冠均由Mercedes AMG車隊所拿下,2014年及2015年為Nico Rosberg,
2017年則是Valtteri Bottas,近年最強的Lewis Hamilton則僅拿下2016年的分站冠軍。而Red Bull車隊入主多年,終於在2018年由Max Verstappen達成主場奪冠,並在2019年衛冕,達成主場2連冠的紀錄,而2019年亦是Red Bull採用Honda動力系統之後的首冠,別具歷史意義。比賽時間為1:22:01.822。

然而在賽道紀錄部份,原本最快單圈紀錄是由Lewis Hamilton在2017年所創下的1:07.411,打破高懸14年,由Michael Schumacher在2003年所創下的1:08.337。而2018年駕駛Ferrari的Kimi Raikkonen則以1:06.957,再度刷新紀錄。

2018年的比賽桿位由Valtteri Bottas以1:03.130,刷新自己在2017年所創下的1:04.251場地紀錄,紅軍小將Charles Leclerc則在2019年以1:03.003拿下桿位,再次刷新場地紀錄。

2019年奧地利站除了是Red Bull主場,亦是Red Bull採用Honda動力系統之後的首冠,別具歷史意義。

賽道攻略

儘管4.318公里的單圈長度在F1賽道當中不算長,但其座落在山谷中的位置,使其擁有極大的高低落差,賽道最低點至最高點落差達60公尺,更重要的是,Red Bull Ring大致維持A1 Ring的配置,仍為一條只擁有9個彎道的高速賽道,其中包含了4段時速可輕鬆飆破200km/h的路段。

儘管4.326公里的單圈長度在F1賽道當中不算長,但其座落在山谷中的位置,使其擁有極大的高低落差,從下圖2014年奧地利站練習賽的畫面,就可以看出這對於車手來說相當刺激的高低差。

為符合比賽規則,奧地利站必須進行71圈,使得比賽總長度達到307.02公里。依2017年的比賽,比賽需耗時1小時20分。

比賽的起點在賽道南側的大直線上,以順時針方向朝西。起跑線在大直線中段偏後的地方,為了其他賽事,可以看到起跑格線一路劃到直線前的9號彎處,但是僅有22輛賽車的F1,均可以在直線路段起跑。

在這條最高可超過每小時330公里的直線底,緊接著接近90度的1號彎,在路面明顯縮小的狀況下,車手在這裡必須要重踩煞車,並仔細在車陣中尋找路線,方能避免發生碰撞或是衝出寬闊的緩衝區,以時速120公里左右的速度,進入第2段向北的直線。

從上圖可以見到起跑經過一小段衝刺之後,便馬上迎接一個幅度極大的狹小彎角,勢必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因此此區觀眾席也是奧地利站的大熱門。

這段在1號Catrol Edge彎之後的直線,在地圖上看似平坦筆直,但事實上除了速度會一路攀升至時速320公里,海拔高度亦會一路攀升60公尺,來到整個賽道的最高點。

在山丘頂點迎接車手的,是一個右轉超過90度的急彎,除了曲率極大之外,車手還必須面對轉折向下的地勢,慣性加上急煞,車手必須精確調整重心的變化,以維持車輛的抓地力。而這個彎道的彎點速度,僅有不到時速70公里,變速箱亦必須快速降至2檔,對車手的操控形成一定的考驗。激烈的速度變化,亦讓2號彎成為超車的重點位置。

而在經過激戰的2號彎之後,車手再次碰到筆直的直線路段,只是這次是在下坡,車手可以輕鬆地加速至時速320公里以上。而這個路段亦是起跑直線之外另一個DRS作動區,在2號彎失去位置的車手將有機會在這裡再扳回一城。

山丘底的3號彎,路線較為詭譎,在高速下坡急減速至時速100公里以下,對於煞車與輪胎形成極大的壓力,而車手亦必須在高G值的側向力拉扯之下,以3檔通過。

通過3號彎之後車手不能有所休息,因為曲率不大的4號彎,是可以幾乎全油門加速的路段,車手在努力保持平衡的狀況下,還要加彎中加速至時速285公里以上,並不輕鬆。4號彎之後的接近定曲率的5號左彎,則讓車手能夠以時速155公里的速度通過,再次考驗體力與平衡的控制。

5號彎之後的6號彎前段看起來與4號彎十分相似,可以相當盡興的加速,但是在切到彎點之後,才會發現其後道變成轉而向右的7號反曲彎,讓車手必須在急煞之下仔細選擇路線,方能在時速185公里之下保持穩定,通過這2個彎點。

離開7號彎之後又是一段不短的直線,再次考驗賽車的性能。唯這段直線並沒有DRS作動的權利,因此各車隊賽車在這裡需要真刀實劍的進行較量,而車輛的速度將可以高到時速316公里。

直線底接著一個開闊的大半徑8號彎度,所以車手並不需要放開油門太多,彎道中的速度將可以高達每小時200公里左右。

在8號彎彎點,就接著維修區的入口,有需要換胎的車手在8號彎的速度很明顯會受到影響。而沒打算進站的車手則可以完整過了8號彎之後,再重踩煞車讓車速降至時速150公里,以精密的角度進入直角向右的9號彎,回到起跑的大直線,繼續下一圈的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