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GP
比利時站
Belgium
排位賽:2020/08/29 13:00 (台北時間 08/29 21:00)
正 賽:2020/08/30 13:10 (台北時間 08/30 21:10)
August 30, 2020
城市 Spa-Francorchamps
賽道名稱 Circuit de Spa-Francorchamps
賽道長度 7.004 km
總圈數 44
比賽總長度 308.176 km
經過上半年12場密集的賽事之後,2019年F1賽季在匈牙利站後休息了2周,讓所有工作人員及其家人可以喘口氣,團圓一下,享受歐陸寶貴的陽光。而在2周休息之後,再經過1周的備戰,下半季第1場比賽在9月1日於著名的比利時Spa-Francorchamps賽道展開。這條賽道與英國Silversonte、義大利Monza及摩納哥的Monte Carlo,均是1950年F1首次舉辦時便使用的賽道,歷史意義自然不同凡響。加上其為全年賽季中單圈最長、又有著名高速的Eau Rough彎道,充滿挑戰性,眾多精彩的歷史對決發生在此,成為人氣最旺的賽道之一。

賽程時間表

2019年F1第13站比利時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8/30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8/30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8/31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8/31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9/01 星期日2110-2310

Red Bull集團車手陣容重組,Alexander Albon升上Red Bull車隊,Pierre Gasly降至Toro Rosso

2018年的暑假,由Daniel Ricciardo脫離Red Bull集團,加盟Renault車隊展開。而2019年的暑假同樣由Red Bull集團的人事變異,拉開序幕。

雖然車隊最高顧問Helmut Marko還說著會繼續觀察,讓Pierre Gasly在Red Bull車隊的席位似乎還有至少半年的時間,但是在8月12日,Red Bull車隊就對外宣布,將拔擢Toro Rosso的新秀Alexander Albon,而Gasly則回歸Toro Rosso車隊。

今年甫加入F1的Alexander Albon,在經過半個賽季的亮眼表現,升上了Red Bull一軍。

這樣的結束並不讓人意外,因為Gasly在升上Red Bull車隊之後,表現與隊友Max Verstappen相距甚大,近幾站除了追不上前3大車隊車手的速度,還屢次被Toro Rosso的Daniil Kvyat以及Albon所威脅,甚至超越,出現一軍慢於二軍的狀況。而在Ferrari主將Sebastian Vettel欲振乏力的現在,Red Bull有極大的機會在下半賽季逆轉,成為車隊亞軍。在這目標之下,Gasly得分能力不足,對車隊已造成實際的影響,因此雖然最高顧問言猶在耳,但是事實高額獎金之下,Gasly的失勢實在不足為奇。

也有部份車迷認為Kvyat在本季回歸之後表現穩定,應該升他至Red Bull才對。但是當年Kvyat被貶至Toro Rosso,便是因為他表現出不受控及情緒不穩定的性格缺憾,Red Bull在此關頭,更換有此問題的車手,需承擔過多的風險。換個角度想,若他們當年評斷Kvyat有改變的可能,中間何必將其解約外放。Kvyat的回歸,基本上是Ricciardo與Carlos Sainz Jr.接連離開造成培訓陣營青黃不接下的折衷辦法,並不是Red Bull對其有太多的期待。Kvyat表現超乎預期,是Red Bull集團賺到,並不會因此而對他有過多的期待。

Valtteri Bottas獲得Mercedes AMG續約

整個F1最為關注的車手動態,莫過於Valtteri Bottas。因為他正坐在場上最有競爭力的賽車,是所有車手想要全力爭取的。Bottas近期較為低潮的表現,讓大家有了許多的想像空間,包含在Williams車隊的George Russell,以及今年沒有席位的Esteban Ocon,都被認定是Mercedes AMG第2車手的熱門人選。而在暑假的最後階段,Bottas終於獲得Mercedes AMG車隊續約,拿下了2020年的席位,也讓原本已有備案打算、近期積極參與拉力賽事的芬蘭車手,吃了定心丸。

不過,Bottas仍是簽署單年期的合約,因此眾多車手與經紀人,想必已全力在爭奪2021年之後的機會。

Mercedes AMG車隊終於與Valtteri Bottas再次續約,確認其2020年席位。

Esteban Ocon取代Nico Hülkenberg,2020年起成為Renault車手

在暑休期間8月19日32歲生日當天仍在認真鍛練體能的德國車手Nico Hülkenberg,在比利時站的心情肯定沒有Bottas那麼美好,因為就在Bottas合約底定之後,Mercedes AMG也幫Ocon找好了席位,談定的正是Hülkenberg所在的Renault車隊。由於另一位Renault車手Daniel Ricciardo的合約被複數年約,此聲明也代表Hülkenberg正式失去2020年的Renault車手席位。

時隔1年,Ocon終於穿上法國廠隊的制服。

在剩下的數個月內,在其他車隊找到席位,成為德國車手續留在F1的唯一方法,然而對於Hülkenberg而言前景並不樂觀。年紀是Hülkenberg最大的敵人,在年輕化的浪潮之下,32歲的Hülkenberg顯得高齡。過去30年僅有Nigel Mansell、Damon Hill、Nico Rosberg是超過30歲才拿下個人第1座世界冠軍。不僅如此,Hülkenberg至2019年匈牙利站止,登錄170場、參賽168場,仍未能站上頒獎臺,是這項不光彩的紀錄保持人。

當然,與Lewis Hamilton、Sebastian Vettel、Fernando Alonso等世界冠軍同場競技,讓頒獎臺位置顯得珍稀,但是168場未能站上,也說明Hülkenberg戰力的不足。2020年賽季究竟能否看到Hülkenberg出賽?就看最後幾個月了。

Esteban Ocon以法國車手的身份,加入法國廠隊,想必會如魚得水。然而是否就代表他將會與Mercedes AMG漸行漸遠,相信仍是有待其2020年表現來決定。只是Renault近年來賽車的戰力不佳,連客戶車隊McLaren的表現都優於Renault,是否會在其職業生涯造成阻礙。

Sergio Pérez續留Racing Point至2022年

在比利時站的周五,亦即是8月30日,Racing Point車隊亦宣布將與墨西哥車手Sergio Pérez續約3年,至2022賽季為止,讓Racing Point車隊將成為未來3季F1賽場中車手陣容最為穩定的車隊。Racing Point車隊承接原本的Force India車隊,新加入的資本陣營是以Lance Stroll家族為主,而轉換之時,Pérez原本就是原有車隊的債權人代表之一,加上墨西哥財團的大力贊助,讓Pérez順利留在陣營之中。而在經過1年多的合作之後,顯然雙方對於合作的各個環節及結果相當滿意,因而順利簽下合約。

Sergio Pérez續留Racing Point至2022年。有意思是,至匈牙利站,其同樣登錄170場比賽、參賽167場,已有8次站上頒獎臺,拿下4次最快單圈、生涯積分542分,比賽成績優於同樣登錄170場的前隊友Nico Hülkenberg。

2020年F1車隊已確定參賽陣容  
車隊名稱車手名稱 (合約年限)
Mercedes AMGLewis Hamilton (2020)Valtteri Bottas (2020)
FerrariSebastian Vettel (2020)Charles Leclerc (2020)
Red BullMax Verstappen (2020)
McLarenCarlos Sainz Jr.Lando Norris
RenaultDaniel Ricciardo (2020)Esteban Ocon (2021)
Alfa RomeoKimi Räikkönen (2020)
Racing PointLance StrollSergio Pérez (2022)
Toro Rosso
HaasKevin Magnussen (2020)
WilliamsGeorge Russell

2020年F1賽程草案,史上最高22場分站

F1從1990年代末期便不斷地擴張,而在Liberty Media接手之後,亦沒有減緩。就在比利時大賽之前,FOM公布最新的2020年F1賽季草案,分站數來到史上新高的22站,讓2020年的賽曆變得更為密集。

與現有賽曆不同處,德國站在2020年無意外地退出,荷蘭站的回歸與越南站的全新加入,加上原本有意退出的英國、西班牙、義大利都同意續約,讓其達到22站的規模,而越南站亦成為史上第34個舉辦F1賽事的國家。而2018年備受爭議的3連戰並沒有復出,而是全年會出現7次的雙連賽事,包含澳洲站/巴林站、荷蘭站/西班牙站、亞塞拜然站/加拿大站、法國站/奧地利站、比利時站/義大利站、新加坡站/俄羅斯站、美國站/墨西哥市站。可以想見,車隊以及相關的工作人員,將會面對更為忙碌的1年。

2020年將是F1的第70年,這亦是FOM以如此忙碌賽曆慶祝的原因。不過Liberty Media從不隱藏擴大至25站的企圖,以及加強北美地區賽站的計劃,雖然邁阿密站最後未能成形,相信在2020年將仍會繼續聽到FOM擴展的計劃。

此賽曆草案將在10月4日的FIA世界賽車運動大會上提出,待確認通過後正式施行。此外,義大利站目前尚未完成續約動作,但是合作意向已確定,將在近期簽約。

2020年F1賽季草案
場次日期分站名稱賽道/城市 (合約年限)
13月15日澳洲站Albert Park / Melbourne
23月22日巴林站Bahrain
34月5日越南站Hanoi
44月19日中國站上海
55月3日荷蘭站Zandvoort
65月10日西班牙站Barcelona-Catalunya (2020)
75月24日摩納哥站Monaco
86月7日亞塞拜然站Baku City
96月14日加拿大站Gilles Villeneuve
106月28日法國站Paul Ricard
117月5日奧地利站Red Bull Ring
127月19日英國站Silverstone
138月2日匈牙利站Hungaroring
148月30日比利時站Spa-Francorchamps
159月6日義大利站Monza
169月20日新加坡站Marina Bay Street
179月27日俄羅斯站Sochi
1810月11日日本站Suzuka
1910月25日美國站Americas
2011月1日墨西哥市站Hermanos Rodrigues (2022)
2111月15日巴西站José Carlos Pace
2211月29日阿布達比站Yas Marina Circuit

輪胎設定

Pirelli倍耐力依歷史資料分析,高速、急彎的Spa-Francorchamps,對於輪胎壓力、側向力需求,都是所有賽道中最高的等級,而地面的抓地力是平均偏高的,同樣帶來偏同的輪胎磨耗。而為了求追高速,各車隊所設定的下壓力則是偏低。

對此磨耗極高的賽道,Pirelli倍耐力指定最硬的C1至C3配方輪胎,供各車隊選擇。而在起始設定部份,前後輪的最低胎壓分別為24.0 PSI以及20.0 PSI,而內傾角前後分別為-2.75度以及-1.50度。


輪胎選擇

雖然賽道的磨耗狀況極高,但是在2018年比賽中,大多數車手均是以Supersoft搭配Soft輪胎跑完比賽,僅有2位車手使用了最硬的Medium輪胎。有此經驗,除了George Russell之外,所有的車手均僅選擇1套的白色C1輪胎。Mercedes AMG的黃色C2輪胎選擇仍是最多的4套,而Ferrari與Red Bull及其他多支車隊則選擇2套黃色C2搭配10套紅色C3的組合應戰。


賽程時間表

2019年F1第13站比利時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8/30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8/30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8/31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8/31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9/01 星期日2110-2310

賽事介紹

比利時站所使用的是全球知名的Spa-Francorchamps賽道。這條以舉辦F1賽事、24小時耐久賽以及1,000公里耐久賽而聞名的賽道,是許多車手與車迷所深愛的賽道。擁有全F1賽季中最快的比賽節奏,加上大幅度的起伏與多彎的設定,加上傳統經典賽道不同區域氣候不同的多變面貌,對於賽車手及車隊形成極大的挑戰,自然也造就多變刺激的比賽內容與令人大呼過癮的觀賽體驗。其受到各界的歡迎,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佔地廣大,平均速度極高,加上多變的氣候與地勢起伏,成為全球最著名的賽道之一。 (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位於比利時東部城市Spa東南方10公里處,所處的城鎮名為Francorchamps,正是其名稱的來源。不過,就行政區劃分,Francorchamps並不屬於Spa的管轄,而是另一個城市Stavelot。賽道位置,距離德國邊境僅20公里,與德國著名賽道Nürburgring僅有70公里的直線距離,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則位於西北西方120公里遠。

自羅馬時代起因有溫泉吸引貴族與富豪

Spa的人口並不多,約莫僅有1萬居民。但其開發極早,早在羅馬人統治時期就在附近的山上找到品質優良的泉源,富含鐵質具有療效,因而具有名氣,成為著名的休憩渡假景點,吸引了王公貴族與富豪前來,而連帶的娛樂產業亦在周邊地區形成,包含賭場以及賽車。

Spa-Francorchamps賽道位於比利時與德國邊界附近,距離Nürburgring僅70公里。

最早在1902年,在附近的Ardennes森林,便有一條封閉型的賽道。在賽車發展初期,城市至城市之間的競逐還是賽車的主流,這條Ardennes賽道是相當先進的想法。然而賽道長度從一開始的85公里繼續延長至近120公里之後,並未受到歡迎而淡出歷史。

現在的Spa-Francorchamps賽道,原型在1920年代所設計,是一個近似三角形的設計,賽道利用附近的公用道路所組成,長度達15公里之多,並在1922年舉辦首屆的24小時Francorchamps耐久賽,首屆的比利時大獎賽則在1925年舉辦。

在當時的氛圍下,這條賽道以讓車手可以開出更快的速度為目標進行持續的調整,甚至削掉了原本的髮夾彎,以求車手能夠開出比歐陸其他賽道更快的速度。這段在1939年被拉直的路段,就是跨越了Eau Rouge溪的Eau Rouge與Raidillon路段。

紅線為現有賽道路線,藍線則為1939年拉直後的14公里路線。

1950年,第1屆的F1比利時站在此舉行,著名的阿根廷車手Juan Manuel Fangio拿下了首座冠軍。之後除了1957年與1959年之外,一路在此舉辦至1968年。

在1970年代之前,這條賽道就是當地日常使用的公路所組成,在民宅、路樹、與電線桿之間,沒有太多的分隔與緩衝區,讓車手若是失控,完全無法預期將會碰撞到什麼物品,安全性並不佳。而密集的起伏、彎道以及高速,讓車手隨時都需要聚精匯神,對於車手體力與耐力的考驗極高。

Spa-Francorchamps的比賽以氣候多變著稱。
除了賽道的設計問題,不穩定的氣候亦是Spa-Francorchamps賽道的特色。雖然這對傳統幅員廣大的長距離賽道而言都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但是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其氣候特別不穩定,東山飄雨西山晴是常見的場景,往往有一段賽道因為滂沱大雨而路面全溼,森林外的另一段賽道則正豔陽高照。這讓車隊與車手對於賽車調校與輪胎的選擇很難拿捏。

綜合這些因素,Spa-Francorchamps賽道與眾多歷史悠久的賽道一樣,常常發生嚴重的意外,包含著名車手Stirling Moss曾在1960年的比利時站自由練習中受到重傷;世界冠軍Jackie Steward亦在1966年翻出賽道,車底朝天撞在農舍的屋頂上,不但撞斷了肋骨並被破損油箱流出的汽油澆淋全身。

隨著F1對於安全的重視,1969年的F1比利時站被抵制而取消,賽道為此新增了護欄,並為了1970年的賽事增設了臨時的減速彎,結果平均時速還是高達每小時240公里,安全防護仍不能讓F1滿意,因此F1比利時站比賽自1971年移至其他賽道舉辦,直到1982年。

F1的離開,加上1970年代前半24小時耐久賽多起車手喪命的意外,以及賽車界對安全的重視,讓Spa-Francorchamps賽道到了1978年已幾乎陷入停用的狀態。賽道亦於1979年進行了改建工程。

 
 

1979年大幅改建為如今配置

1979年的改建工程,刪除了原賽道中總計近5公里的大直線以及位於大直線中央讓Jackie Steward翻出賽道的Masta彎,將賽道大幅縮短至7公里。雖然縮短了超過一半的長度,並增加了不少彎道,但賽道本身仍盡可能保持原賽道的高速及起伏特性,並仍穿梭在Ardennes森林之中。

直到1983年Spa-Francorchamps賽道才又獲得F1賽事的主辦權,並在此進行比賽。經過重建之後的賽道取消了最危險的一段賽道,並且盡可能的保留了賽道的原始風格,以及在Les Combes與原有賽道的Blanchimont之間做了精心的規劃,以符合那些最具天賦的車手的需要。

除了1984年F1比利時站賽事仍在Zolder賽道舉辦,1985年至2002年,Spa-Francorchamps一直承辦著F1比利時站比賽。

2003年因為菸草廣告管理而停辦

2003年,比利時政府決定提早實施反煙草廣告法令,F1車隊因為贊助商問題,抵制比利時站比賽,使其消失1年。比利時政府在考量經濟利益上的損失,修改了法令後,比利時站主辦單位還對Ecclestone承諾支付更多的主辦權利金以說服F1車隊再次走入Spa賽道。在主辦單位及FIA的努力之下,才使這條車手最愛也最為經典的賽道,被重新排入到2004賽季的F1賽程當中。

然而,主辦單位在2005年年底破產,Spa-Francorchapms賽道的整建進度因而落後,雖然政府進行資助,但仍未能及時完成,因而停辦了2006年的賽事。從2007年至2017年,Spa-Francorchamps繼續在F1的賽季中,吸引著全球的賽車迷與車手。

歷史紀錄

在這條備受歡迎的賽道上,表現最出色的是德國7屆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其於1991年賽季升級至F1賽事,接替Jordan車隊入獄2個月車手Bertrand Gachot的首場賽事,便是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的比利時站。未曾在此出賽的Schumacher,在排位賽取得第7位,是Jordan車隊該季的最佳排位,技驚四座。雖然正賽因為離合器問題而在首圈退賽,但已經他獲得F1業界的關注,並在賽後獲得Benetton車隊的合約,正式展開F1職業生涯。

隨即在1992年,Schumacher便在比利時站拿下了F1首勝。總計至Schumacher於2012年退休之前,他共在比利時站拿下6次冠軍,史上最高;第2位的車手則是巴西世界冠軍Aryton Senna的5次。現役車手中最多的則是芬蘭世界冠軍Kimi Räikkönen,與英國世界冠軍Jim Clark同樣拿下於4次冠軍。Sebastian Vettel與Lewis Hamilton則同樣拿下過3次冠軍。

德國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在Spa-Francorchamps賽道表現不凡,不但1992年在此高難度賽道拿下職業生涯第1勝,生涯共計拿下1992年、1995年、1996年、1997年、2001年、2002年等6次冠軍,表現非凡,是史上最高,比巴西世界冠軍Ayrton Senna的5次還多。圖為2002年比利時站頒獎臺合影,亞軍由巴西隊友Rubens Barrichello拿下,季軍則是Williams-BMW的哥倫比亞車手Juan Pablo Montoya。

目前的單圈紀錄是由Valtteri Bottas在2018年賽事駕駛Mercedes AMG賽車所創下的1:46.285,刷新Sebasitan Vettel在2017年所創下1:46.577。2018年排位賽後段天雨,Lewis Hamilton的第3階段桿位時間僅有1:58.179,全場最快為Sebastian Vettel在第2階段創下的1:41.501,Vettel亦以1:23:34.476拿下冠軍。

賽道攻略


Spa- Francorchamps賽道的全長有7.004公里,共有19個彎道,是現今所有F1賽道當中最長的一條賽道。為符合比賽長度超過305公里的規則,F1比賽要在這條賽道上進行44圈的賽事,總比賽里程為308.052公里。

Spa-Francorchapms賽道的大直線是朝北北西方向建設,賽車在一起跑之後,馬上就遇上一個掉頭的髮夾彎。在比賽中,車手必須在入彎前重煞,將時速300公里以上的車速降至用2檔以大約90公里的時速繞過這個名為La Source彎道之後,會有一段直線,並有起跑格位的線條劃在路面上,這裡原是1981年之前F1的起跑直線。而現在,這成為Spa-Francorchamps賽道最精彩路段的開始。

尖銳的La Source髮夾彎,是Spa-Francorchamps賽道起跑後的第1個彎,競爭激烈自是不難想像。(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賽車在直線路段的底部接上一段略成彎曲形狀的上坡路段,第1個向左跨過小溪的彎道,便是著名的2號彎Eau Rouge,向右的3號Radillion小彎,再接著4號彎後,接上著名上坡的Kemmel Straight大直線,並在直線底部進入名為Les Combes的5號右彎與6號彎組成的減速彎。

這段賽道就是比利時站最引人入勝的一段賽道。為了衝上落差達40.8公尺的Kemmel Straight上坡道,F1車手在3號至5號的連續小彎中,必須精密控制,以全油門時速310公里以上進行衝刺,方能在上坡路段不落於對手之後。而由於空力套件設計的緣故,F1賽車在這個部份亦必須全力衝刺,才能換來最好的下壓力,通過彎道路段。

從圖片中不難看出Eau Rouge之後坡度提升之中。而在進入Eau Rouge之前又有一段小下坡,加上路線彎曲,車手往往用雲霄飛車來形容。

因此車手從La Source出彎到Les Combes入彎前,有超過2公里的全油門衝刺,並必須在最高速下面對不算簡單的連續彎道,並承受超過3G的加速度,其考驗難度之高,不難想像。尤其其中還包含有平面轉上坡的重心轉移與抓地力分配,更提高了考驗的難度,但這亦成為Spa-Francorchamps最精彩刺激的一段。加拿大世界冠軍Jacque Villeneuve在1998年與1999年連續2年此處以時速300公里失控,至今仍令人印象深刻,Villeneuve亦稱其為「人生最華麗的撞車」。

而在通過Eau Rouge彎之後,在Kemmel Straight上,賽車在直線路上持續的以全油門到底做衝刺,因此車速可以達到令人驚訝的時速335公里之上,此處的DRS作動,將對車手的超越產生額外的助力。高速亦讓車手在進出第5號彎之時的減速與過彎的過程,可以產生4G的加速度。在以時速170公里進出第5號與6號這一組連續彎道的過程中,可以看到車手紛紛的在下坡之後畫出漂亮的S型弧線,並為時速220公里幾乎油門全開的第7號Malmedy彎之後的小直線路段做準備。

從畫面下方的Kemmel Straight進入,車手必須從2公里全油門的高速中重踩煞車,以進入5號的Les Combes的右彎與6號的左彎,再以時速175公里進入7號的Malmedy彎,為之後的直線做準備。(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在小直路之後會遇到轉向角度達180度的8號Bruxelles髮夾彎,車速必須降至時速135公里左右,並經過一小段直路後左彎,而後再進入一段的直線路段。為爭取第9與第10號彎之間的直線速度,車手會選擇以時速190公里以上的速度通過第9號彎,並且讓身體在過彎時承受高達2.5G的側向力,以在進入第10號Pouhon彎之前再次挑戰時速305公里的高速。

Bruxelles髮夾彎,車速必須降至時速110公里,再經過像是方型的9號彎與10號彎,挑戰時速250公里。(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在第11到第15號彎之間的賽道,地勢的起伏程度較小,賽道的蜿蜒卻提高了,由於彎道都相當地圓滑,因此車手屢屢在高G值狀態下以高速通過,以走出最佳的路線。在通過15號Curve Paul Frere彎道後,出現一段弧度相當大的弧形路線,讓車手在以295公里出彎後,可以再次享受以時速300公里與2.3G的加速快感,並以每小時325公里以上的高速經過16號彎與名為Blanchimont的第17號彎之後,必須重踩煞車,在130公尺的範圍內,在1.5秒內讓車速降至時速110公里,然後在通過小巧的第18及第19號的「Bus Stop巴士站」連續彎之後,賽車再次回到起跑區,進行下一圈長度7.004公里的賽程。

14號及15號彎內側區域內,設置有汽車技術學校以及1座Go Kart場地。(圖片來源:http://spa-francorchamps.be/)

經過了漫長的暑休後,F1車手們以最佳狀況回到了賽道、準備迎接本週末的比利時站GP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