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GP
義大利站
Italy
排位賽:2021/09/11 13:00 (台北時間 09/11 21:00)
正 賽:2021/09/12 13:00 (台北時間 09/12 21:00)
September 12, 2021
城市 Monza
賽道名稱 Autodromo Nazionale Monza
賽道長度 5.793 km
總圈數 53
比賽總長度 307.029 km
近年來,在比利時站後就移師到義大利Monza的傳統,即在在2020年疫情的干擾之下,依舊幸運地能順利舉行。Monza與Spa-Francorchamps都是高速取向的賽道,Spa-Francorchamps的最快單圈平均時速在每小時235公里上下,而Monza最快單圈平均速度則在255公里,比Spa-Francorchamps快上每小時20公里,讓Monza成為F1賽季中最高速的賽道。

在這樣的條件之下,在Spa-Francorchamps具有絕對優勢的Mercedes AMG車隊,亦預期會有亮眼的成績,而展現進步的Renault以及McLaren,亦預期能有良好的表現。而近期表現低迷,在比利時站更創下本季最差表現的Ferrari車隊,如何能在高速的Monza賽道扭轉表現,能否有奇績出現,成為全球車迷最好奇的事情。畢竟Monza是Ferrari以及全球Tifosi的精神堡壘,如果Ferrari維持比利時站的低迷,不難想像義大利國人會對Ferrari車隊加以最嚴苛的評擊。

Leclerc在2019年義大利站奪冠,確立其成為Ferrari主將地位,但在2020年的義大利站,能跑出什麼樣的成果呢?

賽程時間

2020年F1第8站義大利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9/04 星期五1700-18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9/04 星期五2100-22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9/05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9/05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9/06 星期日2110-2310

2021年Red Bull車手人選


2019年的比利時站,最重要的變化之下就是在Red Bull適應不良的Pierre Gasly被集團降回Toro Rosso車隊,而以泰國身份參賽的Alexander Albon則升上Red Bull。2人在2019年下半季的表現均極為亮眼,Gasly駕駛Toro Rosso拿下32分,遠高於Daniil Kvyat的10分,而Albon升上Red Bull後除了與Lewis Hamilton碰撞的巴西站未能得分之外,場場得分,拿下76分的超水準表現,讓他確保了2020年賽季在Red Bull的席位。

然而在經過7場比賽之後,Gasly以AlphaTauri的賽車,在其中4場拿下18分的積分,是隊友Kvyat的9倍之多,比利時站甚至拿下最佳車手;而Albon雖然靠其中6場拿下48分,但是首場的表現不佳,以及與隊友Max Verstappen的110分有1倍以上的差距,讓眾多車迷對Albon的表現存疑,甚至認為Red Bull集團應該要再次執行車手交換,才符合最大利益。

對此,Red Bull領隊Christian Horner表示,這目前不會出現,車隊對於Albon的表現感到滿意,尤其Albon在比利時站的表現全面,目前亦已在積分榜上站在第4位。並表示Gasly是駕駛一輛相對容易駕駛的賽車,意指這樣的比較並不客觀。

有意思的是,Hamilton則是在媒體採訪時對Verstappen的處境覺得可惜,認為他只能自己跑自己的,缺乏了隊友的幫助,讓他少了與Mercedes AMG對抗的籌碼,很明顯認為Albon目前的表現並不夠格,無法讓Red Bull陣營對於Hamilton與Bottas的搭檔形成對抗。

然而,Albon與Gasly的事情或許更為複雜,因為泰國Yoovidhya家族依舊持有Red Bull高比例的股權,因此雖然是英泰混血,但是以泰國身份出賽的Albon或許獲得泰國股東的大力支持,在實力相當的狀況之下,其地位不見得會受影響,是目前許多輿論的推斷。而究竟事實如何,其實也很難說。不過可以確定的是,Red Bull最終的車手人事決定,仍是最高顧問Helmut Marko所主導,當Marko出面發表意見時,Red Bull的人事案就會一槌定音。

雖然Horner(左)支持Albon(右),但其命運是掌握在Marko的手中。

Williams家族將退出車隊的經營

在比利時站確定將出售給美國投資公司Dorilton Capital的Williams車隊,在義大利站的星期五自由練習期間宣布,實質的經營者Claire Williams以及Williams家族人員將在義大利站後退出Williams車隊的管理團隊,正式交給Dorilton的團隊接手。

這樣的變動並不讓人意外,以Williams近年每況愈下的狀況,新的所有者若不對經營團隊改組,將只是金主的角色,而以Williams近年的狀況,也看不到投酬增加的可能,因此Williams家族2代退出車隊經營是勢在必行,而且急如星火,這也是為何在接手後1周就把Williams家族請出團隊。

而對於Williams的車迷以及車隊成員而言,是否能利用這個特殊的時機點,將士用命,在義大利站跑出起水準的成績,歡送Frank Williams爵士,成為本站最令人期待的事。

即便因1986年車禍而半身不遂,Frank Williams(右)仍在F1賽場上堅持不懈,打造出90年代甚至21世紀前10年都很有競爭力的強隊,是F1場上令人尊敬的硬漢。近年則因年事已高交由女兒Claire Williams(左)打理,可惜在F1財務競賽之下,敗下陣來。

車手實力分析

高速取向的Monza賽道中,歷年表現最好的車手仍是Lewis Hamilton,參賽13次,拿下5冠,並有6次桿位,8度站上頒獎臺,累計積分183分。而第2位是Sebastian Vettel,有3冠,但是桿位僅有3次,頒獎臺則是6次,累計積分為141分。另外1位唯一拿下過冠車的車手,便是2019年扛起Ferrari中興大旗的Charles Leclerc,僅參賽過2場,第2場就奪冠,拿下了25分。

相對起來,Kimi Räikkönen對於Monza就不是那麼拿手,參賽17屆,僅有2次桿位,4次頒獎臺。同樣來自芬蘭的Valtteri Bottas亦不太擅長,沒有桿位的紀錄,在轉隊Mercedes AMG以來已3度站上頒獎臺。而擅長纏鬥的Sergio Pérez、
Daniel Ricciard、Max Verstappen,在Monza也都沒有太好的表現。Sergio Pérez唯一一次站上頒獎臺,已是2012年在Sauber年代的比賽。

2020年F1第8站義大利站車手實力分析
車手國籍參賽次數冠軍桿位頒獎臺累計積分
Lewis Hamilton英國13568183
Sebastian Vettel德國13336141
Charles Leclerc摩納哥211125
Kimi Räikkönen芬蘭1702492
Valtteri Bottas芬蘭700383
Sergio Pérez墨西哥
900150
Daniel Ricciardo澳洲900054
Max Verstappen荷蘭500020
Antonio Giovinazzi義大利100010
Alexander Albon泰國10008
Lance Stroll加拿大30008
Romain Grosjean法國80004
Carlos Sainz Jr.西班牙50004
Kevin Magnussen丹麥50001
Daniil Kvyat俄羅斯50001
Lando Norris英國10001
Esteban Ocon法國30000
Pierre Gasly法國20000
George Russell英國10000
Nicolas Latifi加拿大00000

輪胎的設定與選擇

Pirelli倍耐力在義大利站選擇較比利時站相同的輪胎,分別是C2到C4的3種配方,以做為車手硬、中、軟等3種設定的輪胎選擇,此設定亦與2019年相同。依據資料,Pirelli倍耐力分析,Monza對於輪胎的壓力是全年最高等級;車輛的偏向力偏小,地面抓地力也偏小,路面對輪胎磨耗在全年排起來為中等,但下壓力設定是全年最小的等級。

輪胎的組數依舊是紅色C4輪胎8組、黃色C3輪胎3組、白色C2輪胎2組。

在設定部份,前後最小起跑胎壓為26.0 PSI與21.5 PSI,比2019年分別大了2.5 PSI以及0.5 PSI,最小內傾角設定為-3.00度以及-2.00度,與2019年相同。



2019年輪胎策略回顧

2019年義大利站決賽的天氣涼爽,氣溫20度,賽道溫度34度,相對溼度55%。天氣晴朗雲略多,沒有下雨,相當良好的比賽氣候。

在此狀況之下,即便是對輪胎壓力極高的高速比賽,各車手仍以1停為主要策略,獲勝的Charles Leclerc在紅色C4輪胎起跑20圈之後,以白色C2輪胎跑完全場,在Mercedes AMG的壓力之下,取得冠軍。而打敗隊友拿下第2名的Valtteri Bottas,同樣以1停策略完賽。Lewis Hamilton比Leclerc早1圈進站換胎,但是黃色C3輪胎的耐用性不如白色C2輪胎,因此在第49圈必須再進站1次。

2019年的勝出,很大關鍵是Ferrari當時具優勢的動力,而在2020年明顯不再具有優勢之下,能有什麼表現呢?而其他車手會選擇什麼策略呢?


賽事介紹

義大利大獎賽擁有悠久的歷史。1921年,首屆的義大利大獎賽在義大利北部城市Brescia附近舉辦。然而自1922年開始,便移師至北義大城米蘭附近、專為賽車活動所打造的Monza賽道舉辦。而當1950年首屆的F1賽季展開時,在Monza舉辦的義大利站就已在全年的7站賽曆之中,至今除了1980年因賽道整修而移師Imola整修之外,全部都在Monza舉辦。

現今的賽站之中,亦僅有英國站同樣自1950年至今年年均在F1賽曆之中,然而其舉辦的場地卻有多次的轉變。換言之,在Monza舉辦的義大利大獎賽,是目前F1賽曆中歷史最為悠久的一站,其經典地位超群於其他賽站之上。

在1922年所興建的Monza賽道,是當時全球第3條專用型封閉賽道,僅次於英國的Brooklands賽道與美國的Indianapolis賽道。當時的Monza賽道可以看成是由2條賽道所組成,其中一部份是橢圓形的環狀賽道,一部份是現今常見彎道與直線組合的道路型賽道,兩個部份結合在一起,總長度約為10公里。

從賽車場的地圖可以清楚看出,在灰色的現有手槍型賽道之外,還有環型賽道的配置。

一如眾多具有歷史的賽道,Monza賽道的均速相當的高,而當時的安全防護設施亦是闕如,因此Monza在1928年及1933年分別發生了2次重大的車禍,前者造成1位車手、27名觀眾死亡,並有26名受傷;後者則造成3名頂尖車手的身亡。Monza賽道因此進行了修改,加入了幾組連續彎道以降低車速,同時修改路線,僅大部份的道路型賽段與部份的環狀賽段,形成現今Monza賽道的雛型。

中間隨著義大利賽車活動的發展與二次大戰的進行,有幾年的義大利大獎賽搬移到其他賽道,亦有幾年停辦,一直到1949年義大利大獎賽再次回到Monza賽道,並自此展開Monza賽車史全新的一頁。

在1949年回到Monza賽道時,環狀賽道的部份被排除在賽段安排之外,僅使用道路型賽道的部份,並針對兩段平行直線賽道之間的路線,改為2個90度直角彎的設計。而新賽道的設計,便成為隔年F1大獎賽所使用的賽道型式。

 
 

隨著F1賽事的進行,1954年開始賽道的更新,興建了新的建物,並將原本的大直線與雙直角彎路段,修改成著名的Parabolica抛物線彎。同時Monza賽道亦重建了原本的環型賽道賽段,讓Monza賽道恢復原有10公里長的面貌。當時Monza賽道的平均圈速可以達到每小時216公里以上,甚至高過純環型設計的Indianapolis賽道,表現驚人。

1955年及1956年,以及1960年與1961年的F1義大利站,採用了10公里長的複合Monza賽道進行比賽。據部份人士說法,之所以在道路型賽道與複合型賽道之間轉換,主要是當時主辦單位為了讓義大利車隊在比賽之中能獲得優勢。是否如此已不可考。然而1961年德國伯爵Wolfgang von Trips在抛物線彎發生意外,撞上環型賽道的結構喪命,同時造成14名觀眾死亡,從此Monza的F1大賽便改變了賽段,不再使用環型跑道的部份,也成了現今Monza賽道安排的模樣。

世界冠軍Jackie Stewart的F1生涯首勝,就是在1965年於Monza的義大利站所拿下。有趣的事,在1966年Ludovico Scarfiotti在此奪勝之後,再也沒有任何義大利車手在此拿下F1的分站冠軍。而1967年之後4年間有3年均是領先3~4位車手群競爭到衝線才以不到0.2秒差距分出勝負的景況,更讓Monza與義大利站大受觀眾與車手的歡迎。

史上唯一一位在死後奪冠的世界冠軍

1970年的世界冠軍Jochen Rindt,事實上是在積分領先的狀況下在Monza的排位賽中事故身亡。然而在後續的3站之中,其他車手並未能超越Rindt的積分,因而成為F1歷史上唯一一位在死後拿下世界冠軍的車手。

在後續的年代,Monza陸續加了幾個連續彎道以減速,並在1980年暫停比賽1年,以興建新的維修區。其後,Monza自1981年起繼續舉辦義大利站賽事。雖然隨安全意識的提升,Monza還是又多了幾個連續彎道,但是2002年Williams車隊的哥倫比亞車手Juan Pablo Montoyta還是在Monza寫下史上最快的單圈平均時速每小時259.827公里,至今仍未被打破,也讓Monza繼續站在F1最快賽道的頂點上。

在這些年代中,Monza賽道見證了1999年Mika Hakkinen因為失誤未能完賽而躲在樹叢後哭泣;見證了Ferrari在2002年至2004年的3連勝;見證了Michael Schumacher在2006年奪冠後的宣布引退;見證了Sebastian Vettel在2008年拿下F1生涯首勝,並改寫最年輕冠軍的紀錄。

1970年的世界冠軍Jochen Rindt,事實上是在積分領先的狀況下在Monza的排位賽中事故身亡。然而在後續的3站之中,其他車手並未能超越Rindt的積分,因而成為F1歷史上唯一一位在死後拿下世界冠軍的車手。 在後續的年代,Monza陸續加了幾個連續彎道以減速,並在1980年暫停比賽1年,以興建新的維修區。其後,Monza自1981年起繼續舉辦義大利站賽事。雖然隨安全意識的提升,Monza還是又多了幾個連續彎道,但是2002年Williams車隊的哥倫比亞車手Juan Pablo Montoyta還是在Monza寫下史上最快的單圈平均時速每小時259.827公里,至今仍未被打破,也讓Monza繼續站在F1最快賽道的頂點上。 在這些年代中,Monza賽道見證了1999年Mika Hakkinen因為失誤未能完賽而躲在樹叢後哭泣;見證了Ferrari在2002年至2004年的3連勝;見證了Michael Schumacher在2006年奪冠後的宣布引退;見證了Sebastian Vettel在2008年拿下F1生涯首勝,並改寫最年輕冠軍的紀錄。

Monza賽道與F1的合約原在2016年到期。原本傳聞F1將簽約由Monza與Imola賽道輪流舉辦F1義大利站的比賽,在2016年12月Monza與F1續簽了3年合約,讓Monza的經典地位繼續延續。而在2019年賽季又續約了5年,因而繼續舉辦義大利站至2024年。

歷史紀錄

在1950年F1大獎賽開始舉辦以來,義大利大獎賽共舉辦了69屆,其中僅有1980年因改建由Imola所代替,這已是一項獨特的紀錄。

在F1歷史中,義大利站原以德國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表現最佳,共拿下1996、1998、2000、2003、2006總計5次的分站冠軍。然而在Lewis Hamilton與2018年在此奪冠後,加上其原有2012、2014、2015、2017等4次分站冠軍,打平Michael Schumacher紀念,並列最多勝車手。表現最佳的車隊則是地主Ferrari車隊,總計拿下19次的F1分站冠軍,McLaren車隊則以10次居次,而Mercedes拿下9次,Williams拿下過6次,Renault與Red Bull各拿過2次。

現役車手除了Lewis Hamilton之外,僅有Sebastian Vettel拿下過3次義大利站分站、Charles Leclerc拿下1勝,均是Ferrari車手。

2012年義大利站從桿位出發的英國車王Lewis Hamilton在全場無人威脅的情況之下贏得勝利,摘下個人該賽季的第3座分站冠軍。Hamilton在2014年與2015年亦在此取勝,以3次紀錄與Vettel並列義大利站最佳現役車手。2012年季軍的Fernando Alonso則以2次奪軍居次。

目前決賽最快單圈紀錄是Rubens Barrichello在2004年所創下的1:21.046秒。2019年的最快單圈由Lewis Hamilton所拿下,成績為1:21.779,仍未能突破Barrichello障礙。

賽道紀錄由Kimi Räikkönen在2018年以1:19.119的桿位成績所拿下。2019年的桿位Charles Leclerc僅做出1:19.307,未能突破。全場比賽花了1小時15分26.665秒。

賽道攻略


目前Monza賽道的配置長度為5.793公里,共有11個彎道,總計必須進行53圈的賽事,總里程來到306.72公里。

現行的Monza賽道外型像是把自動手槍的輪廓,以槍口朝向接近正南略偏西、槍柄位於東北部的方式,座落在離Milan不遠的Monza市。一如眾多擁有悠久歷史的賽道,Monza的賽道寬度狹窄,而緩衝區及其他的安全設計則是陸續加入,與Hermann Tilke所設計的新式賽道有顯著的不同。

源自追求高速的20年代,Monza賽道的設計並沒有太多複雜的彎道,所有的直角彎道或是弧形路段都是採取大半徑的設計;近年來由於安全的需要,在過長而且單調的路線上加入了幾個小半徑的連續彎,以降低賽車在賽道上衝刺的速度。由於賽道的直線路段既長且多,再加上地勢的起伏不大,因此Monza賽道是一條極為高速的賽道,而成為在F1賽事中可以飆出最高速度的一條賽道。

這條賽道可說是「速度」的代名詞:F1賽車在這條跑道上仍然有70%的時間是油門全開,時速350公里的極速都在全年賽程內領先群雄。Monza賽道內的彎道多是低於4檔的慢速減速彎,最大的例外就是起跑後以全油門進彎的3號彎。所以多數F1車隊偏好越小越好的風阻與下降力,僅需大於通過3號高速彎所需要的抓地力即可。

比賽從位於西側長達1.1公里的大直線開始,採順時針進行。在比賽進行中,此處的速度可以高達每小時350公里,Prima這個先右後左的連續小彎。由空照圖可以看出,這個由1號與2號組成的連續彎正是Monza為了降低原本更長的大直線速度所硬加進去的減速彎,而過彎速度更分別為每小時90公里與每小時70公里。為了能順利過彎,車手必須將檔位降至2檔,並大量使用路肩,以讓行進路線更為流暢。

Monza賽道依然是條高速賽道,整場比賽下來平均時速將高達每小時250公里,而長達1.1公里的起跑大直線與副直線,則是挑戰時速350公里的地方。

賽車在以2檔全油門出彎之後進入以300公尺大半徑設計的3號Biassono彎道,在這裡F1賽車將可以加速到時速325公里左右,並在出彎後的直線路段上持續加速。在第2段大直線路段的減速連續彎之前,賽車的速度再次飆高到335公里;緊接的4號與5號彎組成的原名為Roggia的Seconda減速彎,又是速度必須煞低至時速130公里左右的急煞區域。

而在通過連續彎之後,車手確無法將車速拉高太多而僅能夠以270公里的速度進入Lesmo 1直角彎,這是因為距離太近,使高速出彎的賽車沒有足夠的距離做煞車及減速。而大半徑的設計,使得這個6號彎的彎點速度約在時速200公里左右。

而緊接著Lesmo 2又是直角向右的彎道,編號7號的Lesmo 2過彎速度約為4檔185公里。接下來進入Curva del Serraglio這個弧形路段,這是一個專為發揮極速而設計的路段,如何在出彎時,能夠以較低側向力的路線,盡可能的將抓地力保留賽車做為全力加速之用,就是致勝關鍵。只要與前車跟得夠近,在此亦可啟動DRS系統,展開追擊以及超越,是決定勝負的重點。而車手在穿過環型跑道下方之後,速度可以再次接近時速350公里,緊接著便是由8號、9號、10號所組成的連續減速彎。

這段名為Ascari的連續彎道,車手再次重踩煞車,用盡路肩,以4檔220公里的速度入彎,並盡可能拉直路線,在出10號彎時便已將車速提升至310公里的水準。

這裡的出彎速度對於比賽有絕對的影響,因為在此是一段極速可達340公里的副直線路段,緊接著則是經過11號的Parabolica抛物線彎,回到起跑的大直線。可以用7檔以時速近300公里速度離開Parabolica,路線特別,速度極高,對於車手的技術與膽識都是極大的挑戰。而出彎之後回到大直線,便又是時速350公里的全力衝刺。

著名的抛物線彎是Tifosi的最愛,聚集在這裡享受F1賽車以近時速350公里的速度飛馳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