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GP
新加坡站
Singapore
排位賽:2020/09/19 13:00 (台北時間 09/19 21:00)
正 賽:2020/09/20 12:10 (台北時間 09/20 20:10)
September 20, 2020
城市 Singapore
賽道名稱 Marina Bay Street Circuit
賽道長度 5.063 km
總圈數 61
比賽總長度 308.843 km
2019年的9月底,F1的狂熱再次降臨南亞島國新加坡。在海濱區的道路上,進行第12屆的F1大賽新加坡站。

強力燈光照亮濱海區賽道,F1第12次在新加坡舉行。

賽程時間表

2019年第15站F1新加坡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9/20 星期五1630-180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9/20 星期五2030-220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9/21 星期六1800-1900
排位賽09/21 星期六2100-2200
正賽09/22 星期日2010-2210

新加坡站增加第3個DRS區

過去新加坡站原本設置了2個DRS區段,分別是23彎之後的起跑大直線以及5號彎之後到7號彎之間的全油門路段。2019年新加坡站則在13號彎之後新增了1個DRS區段,讓比賽的節奏可以加快。

F1排位賽將改為衝刺賽?

據國外媒體指出,Ferrari車隊領隊Mattia Binotto表示將排位賽改成衝刺賽的形式,已經獲得各車隊的共識,亦即在比賽周將會多1場里程較短的比賽,並可能據此決定決賽的起跑位置。然後至今未獲得FOM的後續證實,仍有待觀察。

不過F1賽事總監Ross Brawn在日前接受採訪時提到,他的確對於比賽周的流程有修改的計劃,並認為技術規則改變不大的2020年,正好是進行測試的好機會。他可能會在2020年挑選幾個賽站進行調整,測試效果,包含將星期五的2場測試集中至下午進行、舉辦衝刺賽等,以求流程最佳化、賽事更為精彩。

不過Haas車隊經理Guenther Steiner則對於衝刺賽的舉辦表示,加入了衝刺賽,各車隊勢必需要準備更多零組件,以因應更多的磨耗,成本勢必墊高,對於中游車隊而言將是更大的挑戰。

Haas的車隊經理Guenther Steiner對於增加衝刺賽抱持保留態度。

Williams F1將繼續採用Mercedes-Benz動力系統至2025年

Williams F1車隊在9月13日確認,將繼續使用Mercedes-Benz動力系統至2025年賽季結束。

Mercedes-Benz動力系統是F1在2014年進入Hybrid時代之後最強勁的動力系統,雖然2019年賽季面對Ferrari的高輸出略居弱勢,但是其多年的穩定表現,仍是為人所稱道。雖然2021年的技術規則對於動力系統進行修改,但基本上仍維持1.6升渦輪引擎搭配Hybrid系統的設計,相信Mercedes-Benz的優勢仍能繼續保持,相信這是Williams車隊這麼早決定與Mercedes-Benz簽約的原因。眾多Williams車迷亦認為這份合約約對於Williams車隊的發展具有助益。

然而,相信這也代表Mercedes陣營在Williams車手席位的影響力將會延續。

Williams的賽車將繼續由Mercedes-Benz的動力系統驅動至2025年賽季。

Grosjean技術回饋能力獲得Haas續約

F1賽季進入第15站,各車隊2020年的比賽陣容自然仍是F1世界談論的重點。在Nico Hülkenberg失去Renault車隊席位之後,雖然Red Bull集團還有3個未定席位、Sauber車隊也還有Antonio Giovinazzi的去向不明,在3支車隊都傾向培訓自家青年軍的發展策略下,這幾個位置釋出的機會便不高。市場普遍認為,Hülkenberg最有機會的就是在Haas車隊取代Romain Grosjean的席位。

然而這個可能性就在新加坡站賽事之前被粉碎,因為Haas車隊宣布,2020年將會保持現有陣容。由於Kevin Magnussen在2018年便已簽下2年的合約,因此這項宣布就代表法國車手Romain Grosjean獲得多留1年的機會。

消息出現,全球車迷譁然,因為Grosjean從2018年賽季開始的表現就不穩定,尤其是在巴庫賽道在Safety Car的狀況之下失控撞毀,更是眾人所不解。而一直位居Haas車隊1號車手的身份,其表現在2019年賽季更糟,至今只取得8分,遠遠落後隊友Magnussen的18分達10分之譜,2位車手之間又屢次出現內鬥狀況,讓眾多車迷為此決定感到不解。

Haas車隊經理Guenther Steiner對此解釋,的確Grosjean這2年的表現不佳,讓車隊損失了一些分數。然而在車輛的研發過程之中,Grosjean針對工程問題、車況問題、設計問題等方面提供回饋資訊的能力,對於車隊而言極為重要,對於Haas車隊能讓車輛達到現今的表現,Grosjean居功厥偉。從結果來看Grosjean的確讓車隊掉了一些分數,但是若沒有Grosjean對車輛開發的貢獻,車隊根本不可能取得分數,更諻論掉了這些分數。

Steiner個人對於Hülkenberg的確給予極高的評價,但是Steiner認為,Haas車隊在2018年能夠取得車隊第5名的隊史最佳成績,Grosjean貢獻極為關鍵。而對於2019年的表現,Steiner認為車輛的因素是其中關鍵,如何改善賽車的戰力,是Haas車隊當務之急,亦是面對2020年賽季最重要的一環。Steiner與車隊老闆Gene Haas反覆討論,他們認為目前車隊還不能完全掌握車輛的問題所在,若輕易更換車手,面對全新車手全新的需求,以及全新的技術溝通默契培養,會讓問題進一步複雜化。因此2人最後決定讓Grosjean再續留1年。

Grosjean順利留任Haas車隊2020年賽季的車手。

硬漢終究需要面對現實,Kubica確定2019年賽季後離開F1

Hülkenberg雖然失去了1個機會,但是隨即出現了另1個可能性。因為Williams車手Robert Kubica已確定將在2019年賽季之後,離開F1,讓車手市場上出現了1個空的席位。

Robert Kubica最早在2006年為BMW Sauber車隊擔任測試車手,先在匈牙利站為正式車手Jacque Villeneuve代班,並在Villeneuve隨後離隊時,扶正成為正式車手,進入F1世界。Kubica在加入F1之後就表現出傑出的速度。最令人震驚的是,他在2007年的加拿大站發生嚴重車禍,幸運的全身而退,隔年的加拿大站隨即拿下冠軍,表現驚人。

Kubica強勁的賽車實力,讓他在2009年賽季後BMW離開F1之時,於2010年順利加盟Renault車隊,並獲得Ferrari的好評,與其簽下了2012年的合約。然而2011年2月,Kubica在賽季間參加地區型的Rally賽事發生嚴重意外,護欄刺穿他的右前臂,讓他的賽事生涯出現危機,Ferrari的合約自然失效,連Renault的席位也因為不能出賽而不保。一度被視為有取得世界冠軍速度的Kubica,黯然離開了F1世界。

然而Kubica並沒有放棄,努力復建,克服右手無力協助駕駛的問題,2013年便先在Rally賽事復出,並在多年努力後,於2017年取得Renault的試車機會,並參加Renault季間測試,完成142圈的,並做出第4快的成績。雖然未能進一步取得Renault席位,卻讓他有了與Williams對話的機會,並在2018年成為Williams的儲備車手,並終於在2019年成為Williams的正式車。

Kubica的回歸,讓許多車迷十分振奮,然而身體的受傷與年紀的增長,Kubica並無法再現當年驚人的速度。雖然他在德國站的雨戰拿下Williams本季唯一的1分,但是排位賽與決賽相對於隊友George Russell的絕對落後,讓他2020年沒有在F1繼續發展的機會。終於在新加坡站賽前,Kubica與車隊一起公布了離隊的消息,令人歎息。

傳奇式復出的Kubica,可惜未能恢復頂級身手,在2019年賽季之後,將再次離開F1世界。

Williams席位將可能由Hülkenberg與Hülkenberg爭奪

Kubica的離開,對於Hülkenberg而言自然是好消息。然而,市場均認為,Hülkenberg的機會並不大。Williams車隊財務的抓襟見肘已是全球公開的事實,取得這個席位的車手,肯定需要有大量贊助的支持才能坐得進Williams F1的賽車。加入F1達10年的Hülkenberg,至今1勝未得,贊助力道肯定有限。雖然2009年在Williams擔任測試車手並在2010年在Williams車隊正式出道,交情不差,但是現實的考量下,市場仍認為另一位加拿大富商之下、2019年F2賽事領先車手Nicolas Latifi出線的機會較大。

究竟這個席位會由新秀或是老將所拿下,相信在未來幾周內就會確認。

Hülkenberg是否能拿到2020年的席位?

2020年F1車隊已確定參賽陣容  
車隊名稱車手名稱 (合約年限)
Mercedes AMGLewis Hamilton (2020)Valtteri Bottas (2020)
FerrariSebastian Vettel (2020)Charles Leclerc (2020)
Red BullMax Verstappen (2020)
McLarenCarlos Sainz Jr.Lando Norris
RenaultDaniel Ricciardo (2020)Esteban Ocon (2021)
Alfa RomeoKimi Räikkönen (2020)
Racing PointLance StrollSergio Pérez (2022)
Toro Rosso
HaasKevin Magnussen (2020)Romain Grosjean (2020)
WilliamsGeorge Russell

輪胎設定

面對需要低速多彎的新加坡賽道,除了各車隊帶來最大下壓力的空氣力學套件之外,Pirelli倍耐力亦為新加坡站的街道夜賽,準備了C3至C5等3種最軟的配方,以供車手及車隊選用。

Pirelli倍耐力以歷史資料分析,新加坡路面的柏油抓地力表現是全賽季最差的等級,輪胎承受的壓力亦是全賽季最輕的幾站,雖然側向力需求低於平均,但是各車隊仍是以最大的下壓力方足以因應,而輪胎磨損的狀況則屬於中等。

高達23個彎道,讓新加坡站成為全年賽季中彎道最多的1站,讓車手十分忙碌,輪胎自然也會不變地進行轉向。而配合賽道的設計,左後輪成為各胎之中磨損最快的1只輪胎。

因為賽道的特性,新加坡站的胎壓是全年賽季中最低的一站,前後輪的最低起跑胎壓分別為19.0 PSI以及16.5 PSI,而內側角設定限制為前-3.75度,後-2.00度。


輪胎選擇

在抓地力不佳的街道鋪面,抓地力最好的紅色C5輪胎自然是最多的選擇。Ferrari雙雄選了9套、Red Bull雙雄及Renault雙雄均選了10套;善用較硬輪胎的Mercedes AMG雙雄僅選了8套C5紅色輪胎,白色C3輪胎則選了2套;最極端的選擇則是性能最差的Williams車隊,紅色C5輪胎僅選了7套,黃色的C4輪胎分別選了4套與5套,展現不同的策略。


賽事介紹

新加坡,是國人所熟悉的城市型島嶼國家,位於馬來西亞與印尼之間,總面積716平方公里。新加坡在19世紀起為英國殖民地,於二戰之後曾經是馬來西亞的一部份,在1965年獨立建國。雖然國土面積不大,總人口亦僅有540萬左右,然而由於地理位置在東南亞重要的麻六甲海峽南端,讓新加坡成為航運中心,加上政府的刻意發展成為南亞重要的金融中心,經濟活絡,人均收入超過5萬美元,名列已開發國家之林。

Singapore Grand Prix新加坡大獎賽雖然是近年隨F1賽事而為眾人所熟知,但其實在1961年開始,在當地的Thomson Road便已開始舉辦比賽,並在1965年新加坡獨立後改名為新加坡大獎賽,唯其比賽並非F1等級的賽事。隨著新加坡經濟成長、交通繁忙,封街辦比賽受到許多的反對意見,加上1972年與1973年的賽事均有發生人員傷亡,在1973年比賽之後,此系列賽事便宣告停止。

在歷經了東南亞金融風暴與2003年的SARS恐慌等2次密集的衝擊之後,新加坡政府決心大力發展觀光產業,除了導入環球影城、國際賭場之外,F1賽事的導入,亦成為新加坡政府新政策下的重點項目。

新加坡觀光局於2007年與F1正式簽訂契約,並找來德國賽道設計師Hermonn Tilke抓刀,在填海擴張的Marina Bay灣區沿岸,規劃了1條街道賽道,成為日後新加坡站的舉辦場地。

新加坡賽道環繞整個新加坡濱海中心,起終點分別位於濱海灣花園和摩天觀景輪附近,而由於賽道橫跨金融中心、海港、商業鬧區和市政府,因此主辦單位也利用周邊地形地物,讓Marina Bay賽道不只是一個賽車場,而可以說是一個大型賽車遊樂園。

為了進一步與其他賽事進行差異化,新加坡站亦提出夜賽的規劃,讓其成為F1歷史中首場夜間進行的比賽,讓F1賽事在現代化的高樓大廈間與強力燈光照明之下,形成獨特的觀賽體驗。

整條賽道共安裝了1500個聚光燈,並動用了108423公尺長的電纜與240個鋼質支架予以支援。預估週日正式比賽中的平均亮度將達到300流明。

歷史紀錄

自2008年開賽以來,新加坡站持續在F1賽曆上出現,至今共舉辦了11次的比賽,2019年將為第12次的比賽。

在目前為止的11屆比賽中,表現最佳的車手為Sebastian Vettel與Lewis Hamilton,均以4次冠軍並列最佳車手。Vettel其中3次為2011年至2013年在Red Bull車隊期間所創下,至Ferrari則在2015年拿下冠軍;Hamilton則是2009年、2014年、2017年、2018年。

暫離F1的西班牙世界冠軍Fernando Alonso則以2次居於第3位。Alonso是2008年首屆新加坡站冠軍,並在轉至Ferrari車隊之後又在2010年拿下冠軍。

從車隊角度來看,Mercedes AMG以4次冠軍領先,Red Bull則以Vettel的3次暫居第2位,Ferrari則是拜Alonso以及Vettel各有1次,Renault與McLaren各有1次。

2015年新加坡站,Ferrari展現強大戰力,拿下第1名與第3名,同時亦是Vettel在此地的第4勝。而Vettel前3勝是在Red Bull車隊期間拿下,而Daniel Ricciardo 2015年亦在此拿下亞軍及最快單圈,亦顯示Red Bull車隊不俗的競爭力。

目前賽道的最快單圈紀錄,是由Kevin Magnussen在2018年比賽中第50圈所創下的1:41.905,是Magnussen以及所屬Haas車隊所拿下的第1個最快單圈紀錄。其時間較Hamilton在2017年所創下的1:45.008快上3秒。

2018年的桿位由Mercedes AMG王牌Lewis Hamilton以1:36.015所拿下,比2017年Sebastian Vettel桿位的1:39.491快上2.5秒;比2016年Nico Rosberg的1:42.584快上7.5秒。Lewis Hamilton同樣拿下了比賽冠軍,以1小時51分11.611秒完賽,在2小時時限內順利完賽。

由於街道賽事先天不若專用型賽道來得寬闊以及擁有廣大的緩衝區,因此發生事故一直都是街道賽無法避免的特性,新加坡站亦不例外。新加坡站至今11屆比賽中,每場均有Safety Car出動的大型事故。而2017年的起跑更就造成桿位的Sebasitan Vettel、新秀Max Verstappen與世界冠軍Kimi Räikkönen與Fernando Alonso退賽,延續新加坡站年年出動Safety Car的紀錄。

從2008年首屆比賽2次Safety Car出動扭轉了比賽情勢以來,Safety Car在新加坡站年年出動,扮演重要角色。

頻繁的Safety Car出動,加上平均圈速僅有每小時175公里左右,讓新加坡站成為F1賽曆中耗時最久的比賽,2009年新加坡站耗時1小時56分原是歷年中耗時最短的比賽,2018年的比賽則成為最新的紀錄。由於有轉播需求2小時強制停賽的規定,11屆比賽中有4屆逾時,並有3屆未能跑完61圈比賽,分別是2012年僅比賽59圈、2014年僅比賽60圈而2017年僅比賽58圈。

2008年撞車門醜聞

然而,在短短11年的比賽歷史,或精確地說,在新加坡站首屆的比賽之中,就發生了不符合運動精神的比賽狀況。

新加坡站一如其他街道賽站一樣,路幅狹小、路面不平、沒有什麼緩衝區,容易發生事故。2008年首場F1賽事中,Renault車隊當家車手Fernando Alonso在自由練習時速度表現不差,但是排位賽因為賽車故障,提前退出排位賽,僅能從第15位出發。

Alonso因此採輕油量出發,利用初期對手高載油的狀況持續超車。當其在第14圈上升至第11位時,隊友Nelson Piquet Jr.發生事故,造成各車手必須跟隨在Safety Car之後繞圈,讓Alonso與前方領先車手之間的差距歸零。

Nelson Piquet Jr.在2008年新加坡賽的撞車,讓隊友Alonso得利獲得冠軍,事後證明是車隊高層指使,違反運動精神,最終造成Renault車隊退出F1競賽5年的時間。

原本取得桿位並領先的Ferrari車手Felipe Massa在Safety Car之後進站加油,卻過於急躁,未等油管拔除就起步,拉斷油管並造成技術人員受傷,Massa也不得不停在維修區出口等待油管被拔除,出站時已從領先地位掉至最後1位。而Alonso此時則已上到第5位,並之後再利用其他車手受罰之時,上至第1位,並拿下當年的第1場分站冠軍。

Fernando Alonso在2008年贏得新加坡站的首勝,不料卻是一場不名譽的行為結果。Alonso矢口否認知情,因此並未受到任何懲處。

驚奇的奪冠過程在當時成為美談,然而隔年Nelson Piquet Jr.與Renault車隊不歡而散時,驚爆新加坡撞車是車隊指令下所執行,以迫使Safety Car出動,為隊友創造勝機。此不符合運動精神的行為,讓Renault車隊高層Flavio Briatore離開F1賽事,並間接造成Renault於2010年賽季之後將車隊出售給Lotus,直至2016年才重回F1賽道。

當年的撞車門事件,讓Ferrari車手Felipe Massa原本的優勢不再,再因自己犯錯而未在新加坡站拿下任何積分,影響其年度積分,最終年度積分以1分之差輸給了在新加坡站第3名拿下6分積分的Lewis Hamilton。

在2009年事件爆發後,Massa原本期待賽會會取消新加坡站積分,讓其有機會拿下年度冠軍。然而F1認為僅是Renault車隊與Nelson Piquet Jr.之間的行為,Alonso及其他車手均不知情亦未受影響,未做出任何改變,Massa生涯最接近的1座世界冠軍確定無緣。

Felipe Massa已宣布將在本賽季後退休。在2008年拿下年度亞軍,是其職業生涯最接近世界冠軍的1次,新加坡站的撞車門無疑是讓他錯失冠軍的重要一環。相信最後一次在此出賽,他的心情肯定五味雜陳。

 
 

賽道攻略


新加坡賽道全名為Marina Bay Street Circuit,共有23個彎道,總長5.065公里,是個逆時針進行的賽道。總計需要進行61圈,總里程為308.828公里。然而2018年因為16號彎至17號彎附近有工程進行,賽道略做修改,讓賽道長度略縮為5.063公里,總里程亦變成308.706公里。

雖然賽事從2008年才開始舉辦,但是至今已有3次針對賽道進行細部的調整,目前所使用的是第4個版本的賽道。

比賽的起點,在新加坡著名景點摩天輪附近。在以濱海南北向道路做為起跑的大直線,並在大直線的西側設有維修區。

新加坡站的起跑大直線,在著名景點摩天輪附近。

在比賽中,這條可以加速至時速315公里以上的大直線之後,會穿過市區通往樟宜機場的高速公路下方後,急煞降至3檔,以每小時155公里的速度進入1號左彎,再以時速170公里,以進入向右的2號彎。但車手尚不能輕鬆,因為接下來向左的3號彎路線更為詭異,讓車手必須小心的操駕,方以2檔時速90公里通過而不會衝出緩衝區。

在3號彎之後的一小段Republic Boulevard並不平直,是賽道的4號彎道。但是因為曲率不大,車手會在此衝上時速205公里,並在5號彎之前加速至7檔的時速265公里,再重煞至時速120公里,以在5號彎右轉,駛上Raffles Boulevard。

這段Raffles Boulevard正是Ritz-Carlton Millenia麗池卡爾登飯店、Marina Mandarin文華酒店等5星級飯店的所在,F1賽車就將在這些頂級飯店門口呼嘯而過,十分刺激。Raffles Boulevard在後1/3處略呈右彎向北,是賽道的6號彎,但是曲率不大加上路面較寬,車手可以在5號彎之後一路全油門,直到7號彎入彎前,車速亦可以達到時速325公里以上。這段高速路段,亦是起跑大直線之外另一個DRS作動區,讓車手有機會可以在此進行超車。

比賽從畫面左側的Raffles Boulevard左轉7號彎,再進入右轉的8號彎。 8號彎與14號彎是利用同一個十字路口分隔而來,比鄰而立,畫面中被照亮成為白色的十字,右上部份為繞著音樂廳的14號彎,左下為繞著戰爭紀念公園的8號彎。

車手會在Suntec會展中心前進行高達5G的重煞車減速,以在7號彎左轉進入Nicoll Highway,並在經過戰爭紀念公園之後,右轉8號彎駛上Stamford Road,再左轉9號彎駛上St. Andrew教堂與政府大廈大草場之間的St. Andrew Road。3個依循都會道路所設定的直角彎,考驗車手對於煞車的控制,讓車手一直在時速200公里的入彎前速度與時速130公里間的過彎速度之間變化,同時考驗車隊對於車身平衡的設定及高G值的挑戰。

Fullerton Hotel之前的鐵橋以及連續彎道,是新加坡站路線更改的重點位置。

沿著政府大草場,車手可以在進10號彎之前將車速拉至近時速280公里,然後是新加坡站路線時常進行變更的路段,在直角向左的10號彎之後,車手會從歌劇院通過鐵橋,來到由郵政總局改建的Fullerton飯店,這路段有11號及12號彎形成的減速彎,並在Fullerton飯店之後,再來1個銳角過彎速度僅每小時75公里的13號彎,駛上跨海的Esplanade Drive,連續而細微的路線,再次考驗車手的操控。

由原本郵政總局改建而成的Fullerton Hotel,就在13號彎旁。

而一路筆直的Esplanade Drive,讓車手可以全油門加速,在新穎銀色屋頂的Esplanade音樂廳旁,達到時速285公里的高速,而2019年在此新增DRS區段後,若啟用DRS,將可以挑戰時速300公里。在DRS區後,必須重煞降至3檔,以時速100公里右轉14號彎,回到Raffles Avenue。14號彎與8號彎是利用同一個十字路口區隔而成,比鄰而立,亦成為街道賽獨有的景象。而14號彎的重煞,亦成為車手常選擇進行超車的熱點所在。

在14號彎之後的賽段,主要便是依著Raffles Avenue沿著Marina Bay前進,賽道設計師為了比賽的精彩,在此加入了大量的彎道,讓車手在15號至21號彎之間密集的左彎右轉,車速亦在2檔3檔4檔之間游移。在出21號彎之後,則是延著海岸地形有著2個高速的彎道,讓車手以時速240公里以上,繞過摩天輪,完成1圈的比賽,重回大直線,進行下一圈的競賽。

比賽的最後路段,就位於著名的金沙酒店對岸。F1賽車會從Raffles Avenue轉到活動浮臺附近,增加許多彎道,讓難度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