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GP
巴林站
Bahrain
排位賽:2020/03/20 15:00 (台北時間 03/20 23:00)
正 賽:2020/03/22 15:10 (台北時間 03/22 23:10)
March 22, 2020
城市 Sakhir
賽道名稱 Bahrain Inter. Circuit
賽道長度 5.412 km
總圈數 57
比賽總長度 308.484 km
熱鬧的澳洲站結束,時隔2周,F1再次來到中東的巴林,舉行2020年賽季的第2站比賽,再次以高昂的引擎聲浪,在波斯灣的夜幕中,競逐方程式賽車的最高榮譽。

賽程時間

2020年F1第2站巴林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03/20 星期五1900-20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03/20 星期五2300-24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03/21 星期六2000-2100
排位賽03/21 星期六2300-2400
決賽03/22 星期日2310-2510

 
 

賽事介紹

巴林是由33個群島組成,面積680平方公里,人口僅有65萬人的酋長小國,但它卻是中東第一個舉辦F1的國家。
前F1老大Bernie Ecclestone過去念茲在茲的,莫過於擴張F1全球勢力版圖、尤其是亞洲與中東。他的努力在2004年有了重大成果:Bahrain International Circuit (巴林國際賽道) 與Shanghai International Circuit (上海國際賽道) 都排入賽程中。埃及、杜拜、巴林亦與黎巴嫩都是曾經有意競逐取得在中東地區主辦F1賽事合約的國家。在這最後一輪的競爭中由巴林勝出,隨後在2002年9月14日與FIA簽定主辦F1賽事的合約,並且自2004年賽季開始將巴林以加入F1錦標賽的賽程之中,巴林站的賽事就此誕生。

巴林賽車場是在一片荒涼的沙漠地上所建造的,在所有工程完工之前就是這個模樣。
在與FIA的合約簽定之後,巴林王國請來了曾經參與建造雪邦賽道的著名設計師Hermann Tilke以及馬來西亞的WCT工程公司,為巴林在Sakhir設計和構築國際級的賽車場,興建全新賽車場的工作自此寫下開端。由於設計者的經歷使得我們從Sakhir的賽車場周邊硬體建築與賽道的規劃上,發現到許多與馬來西亞的Sepang賽道極為神似的畫面。巴林為這個在Sakhir的全新賽車場扎下了1.5億美元的投資金額,以及耗費了大約18個月的時間進行建設的工程;全新構築的賽道與周邊的硬體設施於2004年初逐一完成。

巴林是由33個群島組成,面積680平方公里,人口僅有65萬人的酋長小國。這個位居波斯灣的國家是第一個探取石油以及因輸出石油而致富的國家,卻也是第一個被榨乾石油礦藏的國家,從而瞬間成為富裕的國家逐漸轉變到賣盡祖產的地步,使得原油成為巴林的進口物資之一。由於早年開發油源的關係,使得巴林擁有中東地區數一數二的煉油廠。鋁製品的加工及出口,和造船成為現在巴林的主要工業之一;而採集波斯灣海底珍貴的?簿]已經成為巴林為富裕民生的經濟來源之一。

巴林賽道的路面很寬,如果賽車底盤先天上就有不錯的性能,有助於在此進行超越。
巴林地處歐亞空運的中途點,距離倫敦與香港等歐、亞洲的重要經貿中心的空運航程都在8小時以內,因而成為歐、亞二地的物資與旅客在空運交通上的重要轉運站。巴林與近鄰沙烏地阿拉伯之間以橋樑及公路做連接,以與波斯灣各國在陸運交通上產生了便利,也讓巴林更具有發展觀光的潛力。巴林政府希望跟隨附近鄰國Dubai的腳步,將首都Manama塑造一個消費休閒中心,數個大型購物中心早已落成、首度附近的休閒度假海灘與高爾夫球場也有國際水準。

整條賽道有70,000個座位,為了營造獨特的「中東賽道風味」、賽道當局在Pit維修區域後方規劃了綠洲區、與賽道另一半的沙漠景觀 (也省去了建置緩衝區的麻煩) 遙遙相對。

比賽時賽車將從位在維修區旁的大直路上的起跑區起跑。位在起跑區側邊的觀賞台主體建築的構型與特色,以及頂部建築採用連續半圓形天篷的設計,讓人很難不想起其與馬來西亞的Sepang賽車場的關聯。車手們將在這個融合了東方以及回教文化色彩的建築物旁邊的賽道上進行一場極限速度角力。

雖然自2004年便開始舉辦F1賽事,但是在2011年,由於巴林當地政治局勢不穩,該年的巴林站因而取消。因此至今僅舉辦了13屆的賽事,2018年將是其第14屆F1比賽。

此外,巴林賽事初期在白天舉辦,沙漠地區動則40度以上的氣溫,對於來自歐洲的車手以及高輸出的F1賽車,都形成極大的考驗。在經過10年的賽事之後,在2014年開始自當地時間下午6點開賽,自黃昏開始,夜戰結束,形成獨特的觀賽景致。

歷史紀錄

依照F1錦標賽的規則,巴林站需在長達5.412公里的賽道上進行57圈、行駛總長度為308.238公里的比賽,來爭取巴林站的冠軍獎座。

當初規劃,首屆2004年採用V10引擎動力的F1賽車可以在這個賽道上做出大約1分33秒的最快單圈成績,以及210公里的平均時速。而目前F1賽事的單圈紀錄則是2005年由Pedro de la Rosa以搭載Mercedes-Benz V10引擎動力的McLaren MP4-20賽車所做出的1:31.447秒,單圈平均時速達每小時213.25公里。

2018年最快單圈為Mercedes AMG車隊的Valtteri Bottas所創下的1:33.740,較2016年的1:34.482快1.7秒,但較2017年隊友Lewis Hamilton的1:32.798來得略慢。總比賽時間為1:32:01.940,由Ferrari的Sebastian Vettel所奪冠。而排位賽桿位亦是由Vettel所拿下,成績為1:27.958,刷新了場地紀錄。

就比賽成果來看,總計14屆的賽事之中,Sebastin Vettel在2018年奪冠之後,加上2012年、2013年以及2017年,累積4冠成為史上之最;本賽季退出F1的Fernando Alonso拿下過2005、2006、2010等3屆的分站冠軍,居於第2位。Lewis Hamilton(2014、2015)有2次的獲勝紀錄。

而就車隊來看,Ferrari以6屆勝利領先,其次為Mercedes AMG自2014年起連續3年的制霸。Red Bull以及原本的Renault車隊則各有2次的勝利。

Felipe Massa在Ferrari時代曾在此拿下2次冠軍。

賽道介紹

巴林國際級賽車場的位置是在巴林王國南部的Sakhir,這裡距離巴林首都Manama及國際機場約有30分鐘路程,總佔地面積1.7平方公里,可容納5萬名觀眾進場觀賽。在賽道設計方面有2.55公里長度和8個彎道的內跑道;有3.664公里長度和10個彎道的外跑道;有1.2公里長度的直線加速跑道;長度為2.5公里的橢圓型跑道;有5.417公里長度的F1賽事跑道,等5種不同路線的規劃,可以依比賽的需求而規劃賽道的使用。F1賽事所使用的跑道是將內、外賽道結合而成,總計有5個左彎、7個右彎、4條直線加速道,比賽以順時針方向進行。最大的上坡坡度為3.60%,下坡坡度為5.60%,並有三個容易超車的區域。


巴林主看台建築的構型與特色,跟馬來西亞Sepang賽車場極為類似,因為都是出自於Hermann Tilke之手。
賽車在起跑後很快的就會來到賽道方向變化為先右後左再右,有如折線般的3個連續彎,之後便進入第2個路段。由於第1號彎的轉向角度高達130度左右,且轉角有如折線一般的使得彎道的曲率半徑極小,因此所有的賽車在起跑後來到此彎道之前必須大腳踩下煞車,然後卯盡全力的與對手之間爭先及擠壓以找出有利自己在進出彎道時的位置與路線,以2 檔進入彎道再加速出彎;之後再以4檔進入第2號彎,並持續加速的以6檔脫離第3號彎。

依據2017年的排位賽資料估算,車手在1號彎必須重煞至時速90公里方能進彎,然而在彎中持續加速,2號彎出口已可達到時速180公里,3號彎的出口速度更已高達時速250公里。


大直路底超過90度的右彎,對車手的操駕技巧與賽車的煞車性能都是一大挑戰。
接著賽車就進入Sakhir賽道的第2段直路,賽車在這段直路上油門全開的使車速達到時速305公里以上。賽車在狂飆到直路底時,將再次預到一個轉向角度高達130度左右的彎道;車手們將再次的大腳踩下煞車並且急速降檔,以3檔時速125公里以下進入彎角然後再大腳踩下油門加速脫離4號彎以進入第2路段;第2路段是由二段直路夾著一段大曲率的右彎。然後做一個轉向角度超過120度左彎以進入與起跑區平行的大直路,在這條大直路上賽車將以極限馬力衝刺,再次顯示馬力在這條賽道上的重要性。據賽會的資料,F1賽車在這裡可以達到全場最高超過每小時320公里的速度。在直路結束後進入到一組先左後右的大曲線路段,這段賽道在安排上與馬來西亞Sepang賽道的第11號彎以後的走勢極為相似,車手將在較為傳統的連續圓弧型彎道上一較長短。在結束連續圓弧型彎道的第3路段之後,賽車將轉進Sakhir賽道的第4段大直路,速度再次催鼓至時速310公里以上,在直路底會再遇到一個轉向角度約90度的彎角,拜寬胎與空力套件之賜,眾車手將重煞之後以時速145公里進彎,並處理14號及15號彎道,以時速200公里進入直線區,然後賽車將再次回到起跑區的大直路,再次挑戰每小時330公里的高速後,進行下一圈的比賽。

F1 Youtube頻道:Valtteri Bottas的2019年巴林站賽道攻略

 
 


從Sakhir賽道的平面圖上來看,可以發現設計師Hermann Tilke在Sakhir賽道中,入了比馬來西亞的Sepang賽道更多也更長的直線賽道,讓F1賽車可以在賽道上將引擎的馬力與賽車的極速給完全的發揮出來。而在大直路的終點總是接著超過90度以上甚至高達120度以上的大角度彎道;讓賽車在進彎前必須大力的煞車,以及急速的降檔,才能夠在理想的路線上以正確的速度切入,再以正確的檔位及引擎轉速讓賽車再加速出彎,並拉開與後面賽車間的距離,而贏得比賽的勝利。在直線賽道上的高速須要大馬力、低風阻與角度較小的懸吊設定來成就高速度,大角度的彎道需要極大的下壓力來提升抓地力,以對應在彎道中的賽車因大馬力而產生高離心力的問題,而下壓力的增加卻使風阻隨之加大。而在直線賽道上所須要的低下壓力,與在彎道上所須要的高下壓力,兩者之間有存在著相當大的矛盾,如何將賽車的下壓力與懸吊角度調校到能夠在Sakhir賽道上做出最快圈速?無疑是給了車隊的工程師與技師一個前所未見的極大難題。再者在大直路上賽車以大馬力高速衝刺時,將會用到第8檔的最高檔位,而在進入大角度彎角時卻比須以低速過彎,這樣的檔位變化對於變速箱而言是一個相當大的考驗。大角度的彎角使車手在比賽中遭遇到的更大體能負荷壓力,如何在這條極須體力與毅力的賽道贏得比賽將是車手的一大考驗。

巴林賽道的沙漠景色非常特殊。

由於巴林的Sakhir賽道處於乾燥多沙的沙漠環境中,將使賽道上鋪滿塵土,使得從單數與偶數位置起跑的賽車會因為賽道的迎風面不同,排在Sakhir賽道上從偶數排位置起跑的賽車,將面臨從沙塵較多的路面起跑,使得車手面臨到比須以不同的技巧去控制起跑;這種問題在一般的賽道上並較為少見,也因為差距不大而比較不嚴重。在塵土較多的賽道上進行比賽時,散佈在賽道上的細微塵土會降低輪胎與地面之間的抓地力;對於不採用過濾裝置的賽車引擎以及引擎的冷卻系統而言是一項極大的考驗

黃昏起跑的巴林站,揭開夜晚激戰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