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GP
墨西哥站
Mexico
排位賽:2017/10/28 18:00 (台北時間 10/29 02:00)
正 賽:2017/10/29 19:00 (台北時間 10/30 03:00)
October 29, 2017
城市 Mexico City
賽道名稱 Autódromo Hermanos Rodríguez
賽道長度 4.304 km
總圈數 71
比賽總長度 305.584 km
在經過高低起伏極大的美國站奧斯汀賽道之後,F1大軍在1周之內移師至墨西哥的墨西哥市進行第19站的比賽。由於墨西哥市位處高原,平均海拔高度達2,240公尺,也使得這站成為全年賽季中海拔高度最高的城市。

在美國站澳斯汀賽道比賽之後,Lewis Hamilton以3連霸之姿衛冕了美國站冠軍,不但拿下個人F1生涯的第50勝,同時還在多項紀錄排行榜上有所推進。然而在2016年世界冠軍的頭銜爭奪上,Lewis Hamilton仍處於相當不利的態勢。

在僅剩下墨西哥站、巴西站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站等3站的情形下,Hamilton仍以26分落後隊友Nico Rosberg。從數學角度來看,Hamilton平均1站必須領先9分,才有機會扭轉,那就是:Hamilton即便場場奪冠,還必須Rosberg都在第3名之後才有機會。然而墨西哥站若Hamilton不幸退賽、Rosberg拿下冠軍,Rosberg就可提前封王。種種情況,都說明Hamilton必須承受不容任何犯錯的龐大壓力。

美國站結束,均渴望贏得世界冠軍的Hamilton與Rosberg都處於極高的壓力之下。

Red Bull車手Daniel Ricciardo在美國站後,積分來到227分,與Hamilton之前差距78分,與其後Ferrari的Sebastian Vettel差距為50分,因此最後3場亦是其年度第3名的保衛站。只是除了世界冠軍之外的名次,對於F1車手似乎已沒有任何意義。

在2017年的車手席次部份,Toro Rosso在美國站賽前確認了Daniil Kvyat將在2017年續留在陣營中,讓這支紅牛二軍車隊維持與2016年後期相同的陣營。而Kvyat在美國站也有相當不錯的表現,只是仍比不上隊友Carlos Sainz Jr.以第6名完賽那般耀眼。

市場同時謠傳,Williams車隊除了將續簽芬蘭車手Valtteri Bottas合約1年之外,亦將以年輕小將Lance Stroll補上Felipe Massa退休所留下的位置。然而這項訊息將在11月初公布,是否為真,有待時間證明。

表現不俗的Williams車手Valtteri Bottas在2015年墨西哥站以第3名站上了頒獎臺。但在2016年墨西哥站其最受矚目的,則是2017年的動向。

此外,Force India車手Sergio Pérez與Haas車手Esteban Gutiérrez均是墨西哥人,比賽中自然會有大量的觀眾為其加油,是否在家鄉父老的加持之下,可以表現出更強大的力量,值得觀注。


地主車手Sergio Pérez自然在墨西哥站擁有絕對的人氣優勢。

輪胎選擇


在墨西哥站,Pirelli倍耐力為車手提供與美國站相同的白色Medium配方、黃色Soft配方與紅色Supersoft配方輪胎。

Mercedes AMG對Supersoft配方輪胎的選擇仍然少於Ferrari與Red Bull,僅有5套,Ferrari與Red Bull均選擇了6套。而Hamilton則選擇了5套的黃色Soft輪胎,較隊友Rosberg多了1套。Ferrari雙雄亦有不同,Vettel選擇4套黃色Soft輪胎、Räikkönen則是5套黃色Soft輪胎。而Red Bull雙雄再次採用相同的輪胎選擇,均是4套黃色Soft輪胎搭配3套白色Medium輪胎。

選擇最極端的則是Toro Rosso車隊,2位車手均選擇了8套的Supersoft輪胎、3套黃色Soft輪胎與2套白色Medium輪胎。而地主車手Haas的Esteban Gutiérrez與Renault Sport的Kevin Magnussen則是另一種極端,均選了7套紅色Supersoft輪胎之下,Gutiérrez僅選了1套的白的Medium輪胎,Magnussen則是5套的白色Medium輪胎。


賽程時間

2016年F1墨西哥站賽程時間表 
活動項目臺灣時間
第1階段自由練習10/28 星期五2300-2430
第2階段自由練習10/29 星期六0300-0430
第3階段自由練習10/29 星期六2300-2400
排位賽10/30 星期日0200-0300
正賽10/31 星期一0300-0500

 
 

賽事介紹

跨越北美洲與中美洲的墨西哥,是全球面積第14大的國家,總人口達1.2億人,排名全球第11位。墨西哥是眾多中美洲文明的發源地,包含瑪雅與阿茲特克文化,均源自於墨西哥。唯16世紀為西班牙所征服之後,納為殖民地,因此西班牙語為官方語言,也讓其為全球最大西班牙語國家。

F1比賽所舉辦的墨西哥市,是墨西哥的首都,位於國土中部高原地區的中央,平均海拔高度達2,240公尺,是F1賽季中地勢最高的一條賽道。較為稀薄的空氣,亦讓F1賽車在此行駛時承受較低的空氣阻力。

墨西哥大獎賽的歷史相當早。在1962年,首屆墨西哥大獎賽便在墨西哥市的Magdalena Mixhuca賽道舉辦。當時雖然依F1規則舉辦,但是其並未列入年度積分的計算之中。自1963年起,墨西哥大獎賽正式列入F1積分計算之中,並繼續在Magdalena Mixhuca賽道舉辦至1970年。

此賽道是由19歲就為Ferrari車隊效力的年輕車手Ricardo Rodríguez所促成興建此賽道的。由於墨西哥當時欲提升國家賽車運動,因此1962年11月舉辦一場未列入積分計算的F1規格比賽,並邀請各國好手來參加,世界冠軍Jim Clark就駕駛Lotus賽車拿下冠軍。

由於非屬積分賽事,因此Ferrari車隊並未參與,Ricardo Rodríguez以私人名義跳進Rob Walker車隊的Lotus車輛參賽,以參與活動。不幸的是他就在這場比賽的排位賽中撞車身亡,當時墨西哥車迷對他的辭世感到十分扼腕。

Autódromo Hermanos Rodríguez賽道是為紀念Ricardo Rodríguez Pedro Rodríguez兄弟而命名,兩位是1960~70年代代表墨西哥精神的F1車手。

其兄長Pedro Rodríguez亦是賽車手。在之後仍繼續在F1賽事中打拼,並曾拿下2場分站冠軍與71分的積分,亦曾在1968年拿下Le Mans 24小時耐久賽的冠軍是相當成功的賽車手。唯其之後在1971年在德國的一場賽事中亦發生意外過世。

在意外發生之後不久,Magdalena Mixhuca賽道便改名為Autódromo Hermanos Rodríguez,意即Rodríguez兄弟賽道,以紀念卓越的墨西哥賽車兄弟檔。之後,賽道進行了修建,里程縮為縮短,設計更為安全。在修建之後,於1986年重新回到F1賽曆之中,直到1992年。由於主辦單位的經費不足,加上墨西哥市正因空氣污染嚴重而限制車輛行駛,讓賽車活動受到極大的壓力,在1992年賽事之後,F1再次離開墨西哥市,直到2015年,在當地主辦單位的努力之下,時隔23年,在Hermann Tilke進行局部修改、重新整修之後的Autódromo Hermanos Rodríguez重新回到F1賽曆之中,並由Mercedes AMG車手Nico Rosberg拿下冠軍。並在2016年再次迎來F1賽事。

賽道介紹

興建在墨西哥市東南的一座公園之中,大直線以接近正東正西方向設計的Autódromo Hermanos Rodríguez在過去幾十年中雖經過幾次修改,不過大致彎道設計還是保留原始模樣。在這個複合式順時鐘方向賽道的最西側,有1個橢圓形賽道的路線,其中的西側的大彎,亦成為這條賽道回到大直線前最後一個彎道。由於彎道外側略有墊高,有著橢圓賽道先天高速的優勢,讓這個名為Peraltada的高速彎道,成為傳統墨西哥站比賽最為著名的彎道。

亦有部份賽事僅利用橢圓賽道部份進行比賽。但因為隸屬於公園的一部份,在1992年F1離開之後,墨西哥市在環形賽道的中間興建了戶外活動空間,後來進一步興建了棒球場,球場的看臺建築物干擾了車手的視線,也讓這條環形賽道發生不少的意外。

在2002年的Champ Car在此進行比賽時,賽道出現了特殊的路線。Champ Car並未採用完整的Peraltada彎道,而是在彎前直線部份的中途就直角右轉進入棒球場區域,再直角左轉延著棒球場的中心軸線行駛,穿過主看臺中間的空隙,再右轉從Peraltada彎道的中間接回Peraltada賽道。獨特的設計,讓觀眾與車手都有全然不同的比賽體驗。

在墨西哥站取得2015年F1賽事的主辦權後,Hermonn Tilke再次主導賽道的修建設計,他在Peraltada部份保留了Champ Car比賽時穿過棒球場的設計,將原本單純的2個直角彎道,修改成更多的曲折,包含1個髮夾彎內的設計,讓比賽能在3萬觀眾前進行更多的貼身肉摶,讓觀眾享受更好的觀賽體驗。

此外,在賽道東南角落部份,他亦將原本大半徑的彎道拉直成小直線,再加上數個連續彎的設計,讓其有更多的駕駛挑戰。經過修改後的Autódromo Hermanos Rodríguez賽道為一條全長4.304公里,主要由10個右彎、7個左彎,以及長達1.314公里大直線所組成的順時針賽道,整體設計比1992年版本還要多出3個彎道,知名又危險的Peraltada彎道已由多組技術彎道取代。

賽道東南角落是Hermonn Tilke修改的重點之下,重新設計的雙彎點6號彎與之後的小直線,改變了墨西哥站的面貌。

重回墨西站賽道,目前僅有2015年1次的F1比賽,桿位與冠軍、最快單圈均由Mercedes AMG車手Nico Rosberg所拿下。桿位紀錄為1:19.480,比賽時的最快單圈為1:20.521。賽道長度僅有4.304公里,使得其比賽圈數達71圈,總比賽距離為305.354公里。2015年總比賽時間為1小時42分35.038秒,平均時速為178.597公里。

賽道攻略

起跑大直線就在第17號的Peraltada彎出彎處,是一條超過1.3公里的大直線,因此車手在此起跑直線上可以將速度飆上時速360公里,是全年賽曆中有數的高速路段。在大直線底,是向右90度的1號彎,並緊密接著2號左彎與3號右彎,是一段相當具考驗的連續彎道,因此車手在1號彎前必須降至煞至時速115公里並降至3檔,以通過這一連串低速的彎道。彎道中速度更會掉至時速100公里左右。

1號彎在1.3公里長的直線之後,又將進入連續彎道,是兵家必爭之地。


離開3號彎是朝向南南西方的副直線,F1車手在此可以再次加速至時速320公里以上,相當過癮。由於這條直線與起跑大直線是DRS的作動區,在貼身肉摶時,將有機會看到在大直線被超越的車手,在此收復順位。

直線底是左轉的直角4號彎,彎道狹小,讓車手必須重煞至時速100公里以下方能入彎,而在DRS作動之下的爭鬥不見得已分出戰果,讓這個煞車區亦會出現龍爭虎鬥的現象,在壓力之下,亦容易出現車手的失誤。而隨後的大角度5號右彎,過彎速度更僅有70公里,並延續雙彎點的6號彎,速度仍僅在80公里左右。讓車手在賽道的東南角落,必須持續以2檔行駛,負擔相當大。而坐在此處的觀眾亦很容易為賽車留下清晰的影像。

6號出彎之後的區域,就是Hermonn Tilke所修改的新路線。先是取代了原本Eses彎道的一條小直線,車手終於可以再次全油門加速,在不長的直線底,車速可以達到時速260公里。接著由7號彎至9號彎組成的中高速連續彎,車手以時速150公里左右進彎之後,可以逐步加油,彎中速度可達時速200公里,並在出9號彎時再加速至時速230公里,再煞車後以時速150公里進入10號右彎,然後加速通過和緩的11號左彎,再次可以在12號彎前的環形跑道直線路段,挑戰時速310公里。

12號右彎便是進入棒球場區域的彎道,Hermonn Tilke的略做修改,讓其不是單調的直角右彎,讓路線多了些變化。而在棒球場區3萬名觀眾的眼前,Hermono Tilke安排了13號至15號彎等3個緊連的彎道,大角度的設定,讓車手必須從接近時速200公里的高速,重煞至時速80以下,然後以時速100公里左右,通過3個彎道,讓看臺的觀眾可以近距離看到大量的F1賽車在眼前競逐,就像是在欣賞Race of Champion賽事一般,相當獨特。

13號彎至15號彎位處於棒球場的區域內,三面均有大看臺,坐滿3萬名觀眾,看著F1車手在眼前競逐,彷彿是年終的Race of Champion比賽一般,娛樂性十足。

在15號彎之後,車手便會衝向看臺中間的通道,就像是正面朝著觀眾衝去一般,更有一般不同的體驗。

15號彎之後,車手會以衝向觀眾的方式,從看臺中間離開球場區域,相當特別。

在看臺後方,車手再次以時速100公里右轉16號彎,接上了略帶有斜面的Peraltada彎,利用斜面設計,車手可以在彎道中安心地加速,在出彎時速度已達時速230公里,並接續起跑的大直線,進行下一圈的賽事。

在16號彎旁像是蟲繭的建築物,是Palacio de los Deportes體育館。車手在由Peraltada後半構成的Nigel Mansell彎便可開始加速,為下一圈做出準備。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17號之中,亦是維修區通道的路口。此賽道的維修區道路是全年賽曆中最長的一條,因此車手容易因為心急而超速,造成失誤。

此條賽道擁有全年賽季中最長的Pit連通道,進入Pit年車手勢必會在最後一刻才將速度降至法定速限內,或許在比賽中可見到車手為爭取時間而不小心超速或是遊走於超速邊緣的驚險畫面。

而2015年主辦單位亦將由半個Peraltada所構成的17號彎,重新命名為Nigel Mansell,以表彰這位在1987年與1992年兩度拿下墨西哥站勝利的英國世界冠軍車手傑出的賽車成就。第12號彎亦將在2016年F1賽事前改名為Adrián Fernández,以表彰這位墨西哥車手及車隊經營者對於賽車運動的貢獻。而Adrián Fernández正是Force India墨西哥車手Sergio Pérez的經紀人。

1992年英國車手Nigel Mansell第2度拿下墨西哥站冠軍。在墨西哥站正式列入F1賽曆之後,僅有Jim Clark、Alain Prost以及Nigel Mansell拿下過2次的冠軍,主辦單位亦將新的17號彎,以Nigel Mansell為名,以表彰其賽車成就。1992年墨西哥站,亦是德國世界冠軍Michael Schumacher以第3名首次站上F1頒獎臺的時刻,該站是其F1生涯的第8站。

綜觀墨西哥站賽道全局,高低速的交雜錯置,是對於車手極大的考驗,而全場熱情的觀眾,亦讓比賽的樂趣,提升到全新的層級。